对于二十世纪的中国人来说,最为熟悉的一个话题莫过于“国民性批判”。然而,所谓的国民性究竟是什么?是否真的存在一种为中国人所独有的“国民劣根性”?中国的传统文化真的是像柏杨先生所说的那样犹如“酱缸”吗?中国在21世纪怎样实现再次崛起?让我们重新翻开历史,与那些否定这个民族的文化的言论进行对质,让一个优秀的古老文明的美丽光辉重新照耀世界!

什么是国民劣根性?

国民劣根性是近代以来“国民性批判”思潮的重点攻击对象。国民性批判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研究课题,也是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思想活动的一个主项。中国国民性批判作为一个学术问题,出现在近代被殖民、被掠夺的境遇中。西欧殖民掠夺者为西欧之外所有被掠夺、被殖民地区的居民建构了大致相同的负面形象,比如:说美洲人没有灵魂,不是人,印第安人不热爱生活,不热爱劳动,喜欢集体自杀;说非洲人智力低下,接近动物,很可能没有灵魂;说中国人欺骗、愚昧、奴性、邪恶、保守、迷信、没有理性;等等。说穿了就是一句话:中国人只适合像古希腊的奴隶和非洲黑人一样为他们服役,服务于他们的利益。中国精英群体喋喋不休叨咕了一百余年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一种刻意建构底层群体的卑贱与愚昧的人文学说。

国民性批判:文化政治的利益旨归

西方殖民者用枪炮征服了中国,同时用这一套国民性批判话语,摧毁中国人的文化尊严,诱导中国人自觉地服务于他们的利益。中国的精英群体在漫长的失败与绝望中,全面接受了西方殖民者对于中国国民性的否定性评价,而且进一步将殖民者概括的“国民性”概念发展为“国民劣根性”[详细]

国民性批判中的双重权力关系

国民性批判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所批判的内容是否真实,而在于必须通过这种言说建构批判者与被批判者的权力关系。被批判者如果企图通过改过自新、洗心革面摆脱那些被建构的劣根性,以便得到批判者的认可和赦免,那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妄想。这就是国民性批判的核心机密。[详细]

梁启超对国民性问题的经典论述

西方列强想征服东方国家的时候,其议院、报刊天天都在嚷嚷那个国家政治如何腐败,官吏如何渎职。中国国民劣根性这道精神枷锁,就是首先由西方殖民者精心锻造打制,然后由一部分中国精英学者给中华民族戴上的。[详细]

“国民性批判”是否可以终结?

近代以来,中国与西方不但在政治上、军事上构成权力关系,而且在文化上、精神上也构成权力关系。所谓权力关系,也就是统治与被统治、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模式。[详细]

国民劣根性问题的历史渊源

1840年以后,尤其是甲午一役,清朝的惨败重创了国人的自信心。一百多年来,一代代知识分子在反思中国失败的原因时,大多认为是我们的国民性有问题,最后把矛头指向我们的文化。严复批评我国民众“弱而愚”,提出要通过改良教育来改善民智(“开民智”)。梁启超认为国家的衰弱在于“民之愚”,在于“不读万国之书,不知万国之事”,他尖锐地批评了中国人的“奴性”,提出了“维新我民”的口号。当然,对“国民性批判”最有分量、影响最大,也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位,要算鲁迅。他强烈地批判中国传统,甚至主张青年人不要读中国书。海峡对岸也同声合奏,柏杨痛斥“丑陋的中国人”的“酱缸文化”在两岸都引起巨大回响。可以说,百年来,对国民性的批判一直没有中断过,反传统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新传统。

“国民劣根性”学说是怎样兴起的?

中国国民性批判问题,并不是中国本土的产物,而是一个外来的问题。从孟德斯鸠开始,西方思想界试图在现代世界观念秩序中确立中国的国民性,经过赫尔德的发展,最后完成于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中。中国的国民性话语,以学术建制的方式为西方的征服、掠夺、屠杀提供了正义理由。[详细]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的变迁

任何一个固定形象的生成,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总要由大量相似的材料和叙述,经过长期累积汇聚才能形成。西方的中国形象同样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结合不同时期的历史背景,我们就可以把握形象变迁背后深刻的政治、经济、军事原因和隐秘而复杂的文化心理,进而识破国民性问题的殖民本质。[详细]

周宁,厦门大学教授。主要从事戏剧学与跨文化研究,著作有《比较戏剧学》《幻想与真实》《想象与权力:戏剧意识形态研究》《中西最初的遭遇与冲突》《永远的乌托邦》《中国形象:西方的学说与传说》等。

国民劣根性是中国特色吗?

事实上,这几代知识精英所发掘的所谓国民劣根性,绝大多数都不是独属于某个民族的缺陷,而是人性的普遍缺陷。退一步说,即使这些品性为中华民族所独有,也很难说它就是中华民族的基本属性。因为在中国历史上,许多中国人表现出“勇敢、勤劳、智慧、奉献”等非常高贵的精神品质和个性,这些品性也完全可以作为中华民族大众的品格。究竟哪些品性才能真正代表中华民族的“国民性”,这需要仔细辨认。翻开西方世界的历史,我们发现,西方列强之间的掠夺和残杀,比起中国的战国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跟他们自己所标榜的所谓“文明”相距十万八千里,他们所表现的残忍、凶狠、诡诈、贪婪,无不达到人性的极至。如果有所谓国民劣根性,还有比这些殖民者更加丑恶的国民劣根性吗?

国民性批判:一个文化的谎言

按照一般的理解,国民性大体上就是指爱面子、自我安慰和满足、瞒骗,以及被抽象化的愚昧、落后、不觉醒,等等。我们很难相信这就是近一个世纪来整个民族的知识分子长篇累牍的针砭对象,因为这些品性在任何时候、任何民族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并非中华民族所独有。这样的批判难免陷入简单而片面。[详细]

欧洲史:是文明史,还是野蛮史?

名噪一时的《丑陋的中国人》和《河殇》把中国传统文化比做污秽的“酱缸”,把中国一百余年落后的原因归咎于祖先创造的文化,尤其是《河殇》,盛赞欧洲的蓝色文明,痛贬中国的黄色文明。但是,翻开欧洲史,我们可以看到什么?屠杀,掠夺,对外侵略……一部欧洲史,到底是文明史,还是野蛮史?[详细]

柏杨是用西方自由主义的观点来解读中国文化,这种解读视野狭隘,不进行政治经济和中西比较的分析,是逆向种族主义的典型表现。柏杨对国民劣根性的表述,恰恰体现出其奴颜卑膝的深层性。[详细]

重新认识中国文化

近代中国的思想史是一部由屈辱而丧失自信的历史,是一部用西方左右两翼理论武装自己,而最终失去方位感的历史。这是中国的悲哀,更是中国思想界的悲哀。五四以来的知识分子,在谈论中国问题的时候,犯了一个视野上的错误。他们认为中国近代以来之所以遇到变局,是因为中国的特殊问题,是因为中国文化出了问题。于是,近代西方任何一位稍有影响力的思想家,都成了中国人顶礼膜拜的对象。相反,中国诸子百家造就的世界历史性的思想高原却很少有人涉足。其实,我们的传统文化讲仁爱,重礼义,信天道,崇德政,具有极为丰富的人文主义传统。同时,五千年文明史一直突出强调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具有最为丰富的社会主义思想资源。不是我们的文化太落后,而是我们这些后人根本不了解我们的文化!

中国文明的断裂和重建:三个中国、两次转型

中国和世界、集权和民主,这是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思考最多的话题。对这些问题的讨论是伴随着西方的炮声和西学的流传进行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逐渐接受了西方中心论的历史叙事,失去了中国人自己的世界、历史和文化的方位感。那么,中国人自己的历史视角是怎样的呢?[详细]

摩罗:反思五四,回归传统

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利用殖民国家的文化资源,以他者的心态来看我们自己的国家、社会和文化,并对这个社会给予整体性的批评。民国时期的历史学家就是用这种模式来建构中国近代史的。到了八十年代,知识界竟第二次建构这种颠倒黑白的中国近代史。我们应回到五四以前,重新用我们古人千锤百炼的文化资源来教育我们下一代。[详细]

重新认识中国历史

孔夫子的大同社会,和耶酥的天国,佛家的极乐世界,都希望消除剥削压迫,在这一点上与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并无根本区别。孔子的学说实际上是希望使“善”成为历史前进的主动力。[详细]

重新发掘中国文化之美

中国落后于西方,是科技落后而不是文化落后。中国的科举制选拔道德良好的人做官,比西方单纯重视专业知识的公务员制度更有利于社会和谐,中国文化更注重社会和人内心的和谐。[详细]

中国,挺起你的精神脊梁!

一百年来,中国人在精神上始终跪在西方人面前,虔诚地顶礼膜拜西方人,一味地崇洋媚外,不自觉地戴上了“唯我独劣、封闭愚昧、迷信落后”的精神枷锁。别人诋毁中国不可怕,中国人主动自我妖魔化才是真正的危险。我们要尽早摆脱殖民时代所加给我们的精神创伤,挺起精神脊梁,以饱满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走向崛起之路,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伟大气魄,将今天崛起的趋势变为明天崛起的现实。今天的中国,真的到了砸碎昔日歹徒强加给我们的精神枷锁的时候。四百年的期盼,两百年的浴血奋战,终于迎来了这次崛起的机遇。无数前辈的鲜血、汗水、智慧、祝愿,化作沙砾和碎石,铸就了我们今天崛起的基础。我们承续着前辈的血脉,我们牢记着前辈的祝愿和嘱托。我们必须为一部悲惨的近代史续写出壮丽辉煌的篇章。

打造中国主流文化:回归两个传统 锻造核心价值

中国五千年文明史具有最为丰富的社会主义思想资源。革命战争年代,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进行的第一步结合,锻造出了指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革命文化;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第二步结合,将会锻造出帮助国际社会走向公平、正义、和谐相处的“大同文化”——这就是我们所要寻找和锻造的社会主义主流文化。[详细]

治疗“百年脑震荡”,再造中国“文化基因”

中西方文化碰撞百年以来,我们应站在新的历史高度,创造出能够化解人类生存和发展危机的新文化。这种新文化,既要吸收西方现代科学的成就,也要防止用科学思维解释一切事物的弊端。简单说,就是一种以东方文化为主导,西方文化为基础的文化。我们要给人类文化再造基因。[详细]

摩罗孔庆东谈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

国民劣根性做到最后是一种自虐体验。当中国逐步摆脱被殖民,特别是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后,就应该从这种自虐体验中摆脱出来,自信地做一个地球上的居民。[详细]

摩罗孔庆东谈中国怎样站起来

中国在器物层面站起来是很容易的事情,但如果没有解决精神上的问题,富强起来又有何用呢?中国只有在精神上真正崛起,真正站立起来把自己的路走好,才能走出一个真正强大、自立的伟大国家。[详细]

中国人并不比其他人具有更多的野蛮、愚昧、专制、残忍,即使他们摆脱不掉这些罪性,可是他们在这些方面的罪恶绝对不会比那个杀遍天下的殖民种族更多一些。任何社会的底层群体都应该理直气壮地、坦坦荡荡地挺立在阳光下,跟那个肆意诬陷他们、批评他们的精英群体平等地生活。任何被殖民、被压迫、被掠夺的国家及其人民,都应该理直气壮地、坦坦荡荡地挺立在阳光下,跟那个、那些肆意诬陷他们、批评他们、掠夺他们的殖民国家平等地生活。中国人,尤其是伟大的中国人,更加不应该被“国民劣根性”的枷锁压弯了精神脊梁,不应该被八国联军和日本军队的枪炮压弯了尊严和志气,而应该迅速崛起,跟那些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霸权国家平起平坐地参与国际事务,维护人类和平,保护自己的利益,掌握地球的命运。

天朝遥远 中国站起来 中国的疼痛 太阳的朗照 月亮的寒光 人性的复苏 丑陋的中国人研究
大学网电话:010-62468558   投稿邮箱:haodaxuenet@163.com   QQ: 1833049550                 备案号:京ICP备11001451号-2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