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纪念雷锋之崇高运动 >> 详细内容

(四)雷锋的螺丝钉精神还要不要发扬?

来源: 大学网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2年3月03日 08:41 1166次浏览 1条评论 62次顶

(四)雷锋的螺丝钉精神还要不要发扬?

1.螺丝钉精神就是一种实干精神

改革开放以后,对雷锋的评论主要就是“雷锋就没有人性,因为他说自己要做一颗永不生锈的革命的螺丝钉,这个多残酷,中国革命最后就是把大家都当成螺丝钉了”,所以,当他们要求解放人性,要求“人道主义”的时候,就要去否定雷锋精神。我后来就越来越体会到,其实现在的这个社会是变了一种方式来提倡螺丝钉精神,比如说《细节决定成败》,前一段时间当老板的就特别愿意把这本书推荐给他们的员工看,因为细节决定成败,所以每一个细节都要很用心。后来,我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让工人认认真真地当好他那个工厂里面的螺丝钉吗,是不是这样?那么给社会主义当螺丝钉不行,给资本主义当螺丝钉就行吗?反过来说,社会主义需要螺丝钉,资本主义就不需要螺丝钉吗?其实螺丝钉精神就是一种实干精神,而我们今天整个时代最缺乏的就是实干精神,因为今天是“劳而不获”和不劳而获呵,于是就没有人想实干呀,都想不劳而获,都想投机。我还专门讲过一个课叫做“投机之道”,因为这个时代你讲实干就没有人听,知道吗?那就只好去给他讲投机,但是“投着投着”就去讲实干了,这是个辩证法。今天所有的孩子为什么都想上大学?因为上大学在父母看来是一个可以不劳而获的通道,而不上大学就只能去实干,只能老老实实干活。所以,你就会发现,哪怕是那些在工厂里干活的人,受这个风气的影响,他也不见得老实,也不想认认真真地给老板干活,所以老板不得不弄出来什么《给加西亚送信》、《细节决定成败》,是吧?其实不就是雷锋说过的那个螺丝钉精神吗?只不过给谁当螺丝钉的问题。

2﹒制度型螺丝钉和文化型螺丝钉

我还进一步体会到有两种类型的螺丝钉:制度型螺丝钉和文化型螺丝钉。比如说我们街头经常会看到报刊亭和小杂货店,你仔细去体会一下,那个报亭里的主人和杂货店的主人,他为了要卖更多的东西赚钱呵,就把所有的空间都堆满了报纸、杂志、货物,对不对?自己的位置是非常狭窄的,就只有一张凳子,一转身就碰到各种货物,甚至连转身都极费劲。那么他们在干什么?按照定义来说,他们是拥有自己的生产资料的,看见没?他在给自己当老板,是吧?但是实际上他在干什么?是在当螺丝钉,而且是特别自觉地在当螺丝钉,因为他也没有办法,他被这个逼,被那个逼,最后就只能去弄一个杂货摊,去当这个螺丝钉。

这个情形还算是好的呢,你若是到了工厂的生产线上,可能是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作生产线上的螺丝钉的时候空间就更狭小。那么你不这么干行不行?不这么干你就没饭吃。所以,在有制度逼迫的情况下,在细致的、社会化分工的情况下,分工越来越细密,制度越来越严密,这个螺丝钉转身的余地就会越来越小,这个就叫做制度型螺丝钉,契约用工嘛,就是这个道理。契约用工,看上去是自由的,实际上的角色就是螺丝钉。

再说文化型的螺丝钉。其实雷锋就是一颗文化型螺丝钉,为什么说是文化型螺丝钉呢?对于他来说,有什么严密的制度吗?没有。汽车队刚刚建立的时候,汽车队对司机的管理是很松懈的,靠的就是司机的自觉,提倡擦车、保养、开车时不开莽撞车,这样才能让车保养得比较好,对吧?雷锋在汽车队刚成立制度还比较粗糙的情况下,完全是靠自觉的。至于说他在休息的时候,就跑到附近的工地去帮人家推小车,去街上帮人家抱小孩、背行李,这种螺丝钉完全是自觉主动的,根本没有人逼迫他,是没有压力的,完全是出于自觉。其实这种螺丝钉的感觉就不是螺丝钉,或者说他既是颗螺丝钉,又是个主人;而我们今天杂货摊上的螺丝钉或者生产线上的螺丝钉,同时又是个奴隶。雷锋他是颗螺丝钉,但是同时他也是主人。要是进一步去思考的话,我愿意称雷锋是一颗“具有世界历史视野的螺丝钉”,这颗螺丝钉做得可大气呢!因为这个世界要生产、要生活,客观上有分工,那就一定是有螺丝钉的;但是他又是有整个世界历史的视野,有整个阶级翻身得解放的视野,所以他就会自觉、积极地工作。我们需要的就是雷锋这样的螺丝钉精神。

3.雷锋精神在全面所有制企业中是如何运行的

紧接着我想探讨一个问题。前面我初步说了,雷锋精神和公有制的结合,就可以搞好国有企业,具体是怎么结合的呢?这里我想说的是雷锋精神在全面所有制的企业里面是怎么去运行的?应该是《鞍钢宪法》。但是我在这里讲的《鞍钢宪法》是想扩展一点的,以前也讲过鞍钢宪法,后来仔细看,觉得讲得不完整,因为以前光讲“两参一改三结合”,而“两参一改三结合”只是其中一条,还有党的领导、政治挂帅、群众路线、大搞技术革新与技术革命,一共是五条。什么叫党的领导?站在雷锋的汽车队的连长、营长或者团长的角度来讲,他们的感受就会比较深。我后来看到一个鞍钢宪法的重要参与者——一个姓宋的工程师(他对鞍钢的贡献比较大)的儿子后来写了一份东西,他说:我父亲他们搞的鞍钢宪法,就是两参一改三结合,就是大搞技术革命与技术革新,后来的政治家又给加上了党的领导、政治挂帅、群众路线,那是为了服务于政治的需要,其实是弄错了。

但是我认为当年的这位姓宋的工程师的儿子还真的是不理解鞍钢,不理解鞍钢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比如说你设想自己是当初鞍钢某一个分厂的厂长或党委书记,什么是党的领导,是不是你党委书记的领导?错!党的领导就是整个新中国的历史要进入人的头脑中的领导。假如说我是雷锋汽车连的连长,那么是我在领导雷锋吗?我能把雷锋的能量调动发挥到这种程度吗?调动不了的。雷锋这种积极性是来自全社会的教育,来自党的教育,来自翻身得解放的事实,不是哪一个党委书记能够领导的,任何一个党委书记都无法培养出雷锋这样的人才、雷锋这样的精神。可是雷锋不是一个呀?也就是说,越是站在高的领导岗位上,比如说你是一个团长,你就会发现自己所在的团中那么多人积极性那么高,莫名其妙呵!而那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党的领导。就是你不理解人家为什么积极性那么高,不理解为什么你说了那么几句话之后人家很激动。其实是社会给你做的铺垫,那叫党的领导。

那么那个姓宋的工程师的儿子为什么不能理解“党的领导”?因为后来把这套东西都给抹煞掉了,同时也可能他父亲自己站的角度也没有那么高。什么叫做党的领导?就是他父亲工作特别积极,而那个使他工作积极的原因就是党的领导。他父亲工作很积极,这一点让他很自豪,觉得父亲当年做了很大贡献。可是父亲当年为什么那么积极呀?如果是给资本家干活还会那么积极吗?他就不问这个问题。可是就是这个人家不问的问题就是奥秘所在。党的领导还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作为一个团长或者党委书记,想干点坏事行不行?不行,因为我下面的同志都是按照党的领导,要建设社会主义,所以如果我想装满自己的腰包,那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而群众的眼睛是哪里来的?是党给他的。这个就叫做“党的领导”。所以说在原来的全面所有制企业里面,你要想干坏事,不容易呵,要像今天这样腐败,多困难呵!因为今天已经失去了党的领导了。今天是说大家都可以自私自利,那也就是把党的领导从根本上撤销掉了。

第二个叫政治挂帅。什么叫政治挂帅呢?我后来仔细地体会了一下,我们现在的企业叫做什么“挂帅”?叫“利润挂帅”,对不对?就是总有一个挂帅的吧,也就是一切工作的总纲是什么。现在一切工作的总纲是利润,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它才不管油价高老百姓是否受得了呢,“爱受不受,反正是自由买卖,我这儿的汽油就是六块钱一升,你爱要不要!”这个就叫做利润挂帅。那么什么叫做政治挂帅呢?就是要考虑:这个汽油的价格是不是太高了,大家买不起,所以哪怕是亏损,那也要两块钱一升照买。那中石油亏损了怎么办?没关系,财政部可以给你贴,因为还有其它的东西可以卖得贵一点呢。总之吧,所谓的政治挂帅,是指企业要服从全国经济建设的大局,甚至是要服从国家出口的需要,服从国家战争的需要……在服从这个大局的情况下,你再去有自己的利润积累,这个是可以的。所以,政治是“挂帅”的;那么利润是干什么的?利润是“挂将”的。也就是说,不是不讲利润,谁说不讲利润呢?只是说利润不能做主帅,政治才能做主帅。其实指标还多着呢,比如说节能、减耗呀,那个可能叫“挂校”吧,就是说“帅”下面还多着呢,以为“政治挂帅”就是只有政治啦?那是我们的简单理解。所谓政治挂帅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它可以解释我们国有企业哪些部分、什么时候效率高,其实都是服从政治挂帅的。

有一次我去武汉,听到一些朋友讲了这样一件事情,他们说据武汉纺织厂一个当年的女工讲:她们那个棉纺织厂开工五分钟就可以生产出这个厂一个月的工资来,我估计有点夸张啊!如果开工五分钟就能生产出一个月工资的话,那后面的时间就全是在生产利润了,这利润就实在太高了。我觉得这种说法可能是夸张了,但是,原来的棉纺工业利润很高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毛主席当年为什么说“我们要优先发展轻工业,优先发展农业”?其实就是要用轻工业、农业的发展去积累、去支持那个重工业,就是因为看到沿海地区的轻工业都属于利润特高的企业,只不过这个利润不能留在你这个企业里头,要被财政部收走,收走之后就去建设比如上海的棉纺厂,去建设重庆、西安、昆明的棉纺厂,或者去去建设攀枝花的钢铁厂,这就是政治挂帅。它的好处是什么呢?是不是因为攀枝花钢铁厂亏损(攀枝花钢铁厂前期可能是亏损,甚至可能是连年不断的亏损),所以它就不发工资或者低工资啊?是不是因为棉纺织厂利润很高所以那里的工人工资就很高呢?不是的。当时全国工人阶级不论干什么活,通通是一样的八级工资制,这样的情况下就不容易使人产生投机心理。不管你在什么工厂,只要是同一种技术级别,只要是同一种工龄,拿的都是一样的工资,这样就有利于大家老老实实干好工作,因此效率也就很高,要不然的话他就会老想跳槽。比如说我是攀钢的,因为我们现在还处于亏损阶段,我就要跳到那个棉纺织厂去,最后攀钢的工人都到棉纺织厂去了,那谁来建设钢铁工业呢?是这个逻辑吧!就像我们今天,不是因为我的工作不累、不多、不重,而是因为我在运输行业,这个行业本身利润很薄,因此工人的收益就很低;反过来,比如说我在中石油、中石化,我可能啥事都不干,但是那个薪水还会高得不得了。于是就会导致全社会形成这样一种风气:不想好好干活,都想跳槽。从这个意义上讲,计划经济时代就是杜绝了跳槽的倾向、投机的倾向,知道吧?

政治挂帅要说到这个地方就涉及到价格体系:西方主流经济学就认为计划经济无法制定价格,价格是靠市场来形成的。按照计划定价,凭什么一块手表就要一百块钱啊?凭什么一斤糖就要三块钱啊?其实,这个时候制定出来的那个价格就是政治挂帅。怎么讲?比如一斤糖要卖三块钱,实际上那个糖的成本可能就三毛钱,为什么这个贵?就是要对高收入的人收消费税,知道吗?中国人过去的工资差距相对于我们今天是小多了,可是在工资差距小多了的社会条件下,比如说我一个教授在五六十年代拿两百块钱、三百块钱的工资,那其实是非常高的薪水,可是他要花起钱来就会觉得那么多钱也不见得禁花,因为手表100块钱一块,其实那个手表的成本没准就十块钱。国家就是要用那个轻工业的积累去支持重工业,因此就要给那些奢侈品、消费品定高价,让你工资高的人在消费环节再去补偿穷的那部分。它形成这么一套机制,这个也就可以叫做定价上的政治挂帅。

在经过我这样解释之后,你是可以理解定价上的政治挂帅的;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个概念,那还真的就不好理解。比如说我们航空部,按国家计委的规定,航空部产品怎么定价啊?就是成本加成,比如说你这架飞机成本一共是一百万,那最终怎么定价啊?就定成一百零五万,也就是就成本加百分之五的利润。如果按照成本加成定价,你会发现这个航空部效率不高啊!的确就是不高。可是如果航空部这么算,它效率可能就比较高。怎么算呢?1952年到1990年,中国财政部往航空部里投入的资金一共是128亿人民币,90年之前的钱都比较值钱啊,一定得搞清楚这个基本事实,那128亿也不是一笔小钱啊!航空部所生产的飞机、发动机、机载设备、导航设备和各种各样的零部件,所有这些东西在同等性能条件下到国际市场上去采购,需要花多少钱?这么一算就算出航空部的效率来了。这些飞机、发动机、机载设备、电子设备如果是到国际市场上去采购,所需要的钱就是128亿乘以20。这么一算你就会发现,航空部的主要缺陷不是效率太低,而是太高了。

航空部的效率为什么这么高呢?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啊:航空工业是一个高技术工业,这高技术工业特点的要害就在于高技术人员的工资收入特别高。为什么美国那个飞机价格高啊?其实说到底,它的技术人员都是高薪的呀,所以飞机价格就很高;可是我们航空部的工程师们在50年到90年这段时间,拿的是多少钱?他们跟钢铁厂、棉纺织厂工人拿的工资是一样的。他们以极其不可思议的低工资干着西方国家那些高工资的工程师们还没有做到的活,这效率能不高吗?简直是开国际玩笑!我为什么要强调“同期比”啊? 1970年时,对于波音707那些工程师、工艺师而言,他们是有现成的图纸、现成的工艺装备、现成的研发队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再往前改进,那个工作量是比较小的;而1970年我们那些“运十”的工程师们就得没日没夜地干,并且还得拿着低工资。所以,我认为航空部的主要缺点就是效率太高,效率太高就意味着工资收入不高,因此生活水平也就不高呀。这个类似的现象在各行各业都可以观察到。你不是说国家计委不按市场定价吗?是没按市场标准定价!可是你为什么用市场标准去衡量它的效率呢?既然国家计委不是按市场定价,那就不能按照市场的标准去衡量它的效率!80年代批评航空工业没效率,航天工业没效率,其实就是按照国家计委的成本加成定价在批他们的效率。

政治挂帅不简单是上面这些问题,不简单是定价问题,还意味着其它一系列的方面,包括意味着员工是第一位的,职工、工人是主人,主人的需要、主人的福利是第一位的,而不简单是要利润的问题,也不简单是要服从全国大局的问题,还要优先尊重职工的参与权,这个也叫做政治挂帅。所以,定价上的政治挂帅和全国一盘棋的政治挂帅以及对于职工的尊重,发挥职工主人公积极性,这些意义上的政治挂帅合起来可能是政治挂帅比较丰富的内容。

第三项就是群众运动。所谓群众运动,在整个后三十年的历史当中都是被妖魔化的。他们说“群众懂个啥呀?一切都应该专家说了算,领导说了算,群众老老实实干活不就完了吗!干嘛要发动群众啊?”我认为群众运动其实是政治挂帅的延伸。比如鞍钢、宝钢、首钢,比如上海国棉一厂,既然工厂是属于全体职工所有的,是全体工人阶级所有的,凭什么你们几个人说了算?没有群众运动行不行?没有群众运动、一切都听领导的情况下,领导之间会相互包庇,他们内部滋长的那种腐败倾向就会被忽视掉;而有了职工、有了群众监督之后,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怎样才能让我们的干部不懈怠、不腐败?主要靠什么?应该说主要还就得靠群众运动。我印象可能有些不准呵,毛泽东时代啥事不能干呢?除了拉关系、走后门等,至少是有两条不能干,就是 “房间不能走错,口袋不能摸错。”一个是搞女人,一个是贪钱,这两件事是不能干的;而现在是随便干,知道吧?那时候为什么不能干呢?就因为群众的眼睛老盯着他。我们今天的反腐败为什么不容易反下去?你不把群众的能量调动起来,那个腐败肯定是抑制不住的。所以这是群众运动的要害。

群众运动有没有缺陷?有啊。群众运动容易伤人呵,有些复杂情况群众也可能考虑不到呵,一不小心连好人带坏人一起批判,是吧?有没有这个可能?有啊。所以不是说只有群众运动,要害在于前面还有党的领导,还有政治挂帅呢,群众运动只是其中的一条,它有一个恰当的位置;不然群众运动放大到无限,此外就没有别的,所有的东西都破掉,只有群众运动,那可能就会出问题,所以还得跟党的领导结合呀!那咋结合呀?群众自有无数办法去结合的。像雷锋这样的群众怎么跟党的领导结合?其实谁要做雷锋的领导实际上是会挺累的,明白吗?雷锋很认真干活的时候,领导就有点不好意思,是吧?但是如果雷锋的领导也是好领导,那他就会觉得非常高兴。它是这样一种群众运动跟党的领导相结合,而且可以结合的很好。诸位,一旦把精神的因素加进去,整个就会“化腐朽为神奇”!

然后就是“两参一改三结合”,这方面的意义崔之元他们讲的比较多、比较好,我这里也不多讲了。如果仅是有后面这两条,其实日本人可以学,美国人也可以学,德国人同样可以学;而前面三条却是只有社会主义国家可以搞,只有全民所有制国家那个企业可以搞。

总之,我认为这样去理解雷锋的螺丝钉精神会比较丰富一些。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学网无关。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学网:http://www.haodaxue.net

TAG: 雷锋精神 人道主义 社会主义 中国革命 资本主义
顶:62 踩:71
【已经有278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55票
感动
29票
酱油
27票
高兴
35票
难过
36票
搞笑
32票
愤怒
31票
无聊
3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学网 - 新青年 新文化 新主流!北京市铁通网友 ip: 61.232.*.*
2012-03-03 08:47:21
说得好,“具有世界历史视野的螺丝钉”,既能够将五千年、八万里装在心里,具有宏大而开阔的世界历史视野,同时又肯躬行点滴,从身边的小事做起,踏实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样的螺丝钉的确是“大气的螺丝钉”!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精华推荐

点击排行

回复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