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aodaxue.net

您的位置:首页 >> 大道师说 >> 非常道

第 3 期 :2011-10-27

囚徒困境:“道”的现代性解读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意思是天下人都有了美的观念,自然也就有了不美的观念,天下人都知道善,自然就知道不善。但是另外一种说法,“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是说天下人都知道这是美,都去追求美,这样的话,这个美就不是美了。后一种意思似乎也有道理。两者之中,不知道哪种更接近《道德经》“道”的本意?

视频全文整理

囚徒困境:“道”的现代性解读

 

阅读提示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意思是天下人都有了美的观念,自然也就有了不美的观念,天下人都知道善,自然就知道不善。但是另外一种说法,“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是说天下人都知道这是美,都去追求美,这样的话,这个美就不是美了。后一种意思似乎也有道理。两者之中,不知道哪种更接近《道德经》“道”的本意?

 

内容提纲

“囚徒困境”物极必反,导致社会问题

分工专业化使人头脑简单,丧失生活意义

资本为逐利发展技术,不利于社会全面发展

 

“囚徒困境”物极必反,导致社会问题

主持人:今天,我们继续和韩老师一起解读老子的《道德经》。学习《道德经》第二章的时候,我对一句话产生了一点疑问,“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wu)矣;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之所以对这句话产生疑问,是来源于两个解释。其中有一个版本是这么讲的,“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wu)矣”意思是天下人都有了美的观念,自然也就有了不美的观念。天下人都知道善,自然就知道不善。这是一种说法,我认为有一定道理。但是另外一种说法,我认为也有一定道理,“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wu)矣”是说天下人都知道这是美,都去追求美,这样的话,这个美就不是美了。后一种意思似乎也有道理。两者之中,不知道哪种更接近《道德经》“道”的本意。想听一下韩老师的解释。

韩老师:我认为,不见得把本意说得那么清楚。一千个人读《道德经》,其实读出一千部不同的《道德经》。我们这里不是说对《道德经》进行权威解释,实际上是对《道德经》作联系实际的一种阐述。如果联系实际联系得好、联系得丰富,我看这个就行;联系得不丰富,我看这恐怕不行。我是这么想。你刚才讲的那句话叫“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e)矣”,还是“斯恶(wu)矣”?中国话里善恶(e)对应,“恶”是“厌恶”的“恶”。现代汉语中,“美”是跟“丑”对应的。按照现代汉语,如果写的是“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丑矣”,可能更好一点;然后“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恶(e)矣”,这个对应得更好。

主持人:它是“斯不善矣”。

韩老师:是啊,因为它已经把“恶”字用掉了,只好是“斯不善矣”。我认为不见得一定要拘泥于原文。其实可能原文表述会有不精准的地方。如果老子来到今天,重写《道德经》,他可能就会这么写。把“美”和“丑”对应起来,把“善”和“恶”对应起来。但是字面上的东西还是次要的。比较奇怪的是,“美之为美”怎么就“丑”了?“善之为善”怎么就“恶”了、“不善”了?这个道理恰恰可以从经济学的一个概念来说。“博弈论”里有一个概念叫“囚徒困境”。什么叫“囚徒困境”?两个囚徒被分别单独囚禁、审问,他们是同案犯。囚徒甲被审问的时候,人家告诉他说,你把乙供出来,你就可以放出去了;你要不供,乙把你供出来,那你就要被关着了,乙就放出去了。你搞清楚,现在乙已经把你供出来了。甲听说乙已经把他供了,那他也供了。乙也听到同样的说法,甲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你供不供?其实这也是个诈骗,不见得是真供了。所以双方做最佳选择的结果就是,双方都把对方给告发了,结果两个人都在里头。你看,站在囚徒的角度来讲,他想不被关在监狱里头,这个是一件好事。都想不关在监狱里,最后两个人都关进去了。“美之为美,斯丑矣;善之为善,斯恶矣”。“囚徒困境”实际上是对经济学基本观点的根本颠覆,“博弈论”实际上是对主流经济学观点的基本颠覆。主流经济学说,我们每个人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整个社会利益就最大化。如果把利益最大化看做一种“善”,人人都追求自身最大的善——利益最大化,“斯善矣”。按照斯密的讲法就是“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善矣”,每个人都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整个社会利益就最大化了。老子的说法正好跟斯密的说法是相反的、截然对立的。老子的说法跟“囚徒困境”的说法是很接近的,说我们大家都去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整个社会利益就最小化了。这个恐怕更有现实意义。比如说,我们都去买房子,我们认为房价一定会涨。认为房价一定会涨,都去买房子,房价果然就涨了。果然涨了,你得到印证之后,继续去买房子,房价继续疯涨。最后哪一天高位接盘、房市崩溃,所有人都砸死了。天下皆知房市要涨,结果房市砸盘了。这个就是“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恶矣”。

主持人:对,在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您刚才举了一个买房子的例子,现实生活中很多大学生都希望毕业以后工作几年能有房有车。买车也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觉得有车很便利。这样也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大家都觉得买车了便利,于是就堵车了。

韩老师:对。看所有的汽车广告,我们就会发现无论是丰田还是奔驰,你在汽车广告的画面上看不到堵车的。你只知道它风驰电掣、平稳运行。汽车好不好?真好。这个就是“天下皆知善之为善,皆知汽车之方便”,结果都去买的时候,“斯不善矣”——堵车了,开不动了,对不对?不单是堵车了,开不动了。而且你想,为了买那辆汽车,你得付出多大的努力呀。白天黑夜起早贪黑的去干活,身体还垮掉了。不单堵车了,身体还垮掉了。

主持人:确实是双重损失。

韩老师:对,双重损失。这就是“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类似的事情,比如说读博士、读硕士、读学士。我们大家都觉得博士很好,读完硕士读博士,天下人都去读博士的时候,这个博士就滥掉了。硕士满街走,博士多如狗。最后博士毕业还想去找好的工作,找不着了。博士像白菜一样的便宜了,你投入的成本可是收不回来了。所以这个就是“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恶矣”。站在整个社会角度,其实问题可能更大。你就会发现,这些博士出来找不着工作,但他还愿意回去再种田吗?他不愿意再种田了。结果出来了一批游手好闲的人、一无是处的人。找不着工作,百无一用吧。这个就叫“皆知善之为善,斯恶矣”。

主持人:其实刚才我们举的汽车这个例子,还有另外一种危害。除了交通堵塞、搞坏身体之外,随着汽车尾气的排放,对空气、环境的污染也很严重。

韩老师:不光是尾气、环境污染这些问题。对于人类而言,今天已经是一个汽车泛滥的时代。现在每年汽车的产量大概是在五千多万,全球的汽车总量大概是在二十亿左右。具体记得不太准确。这意味着要消耗多少铁矿石、要消耗多少铝合金、要消耗多少铜、要消耗多少橡胶?要制造多少污染?最后由于汽车的泛滥,造成高速公路的不断的修建、农田不断的被侵占、矿山不断的被开采,然后还天天堵车。所以汽车这个东西很可能已经是工业文明的最大的毒瘤。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们去追溯的时候,发现跟社会很多行业、很多产业息息相关。这个确实很让人感到震惊。不过,反过来说,我们在买汽车的过程中,在用汽车的过程中,确实有一段时间,确实像大家想的一样,“皆知美之为美”,或“皆知善之为善”。它确实也有善的一面,在最后的崩溃到来之前,似乎给人感受还是非常好的。

韩老师:只能说短期、暂时是好的。当你开在一条高速公路上的时候,汽车便利是实实在在的。或者车流量比较小、比较畅通的时候,那个便利也是实实在在的。可是正是这种实实在在的便利吸引更多人去买车。然后买完车之后就堵车了。堵完车之后修路,修完路之后买更多的车,买更多的车继续堵车。这个基本上就是世界各大城市为什么“堵城”的原因所在。

主持人:有个调侃的说法,说北京不叫“首都”,叫“首堵”;成都不叫“成都”,叫“城堵”。都是把“都”字换成“堵”字了。

分工专业化使人头脑简单,丧失生活意义

韩老师:“都市”,现在变成“堵市”了。这是又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常常是好的;但是大家都去做同样的事情,有可能就坏了。这个基本的逻辑就是物极必反。可能看上去真有争议的第一句:“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这个才是有争议的。那我打扮得漂亮一些,比如美按今天的没得理解,比如化妆啊,拉个双眼皮啊,不是美了吗?

主持人:隆个鼻啊!

韩老师:隆个鼻啊!我碍着谁了,我总不能说大家都拉双眼皮,然后造成双眼皮堵车,没这事啊。是吧?

主持人:也不破坏环境啊。

韩老师:也也不破坏环境啊,不造成污染啊 。第一个层面,就是说,无论拉双眼皮,隆鼻啊,隆个乳啊,这些东西实际造成众多的毁容案,他本来是想美的,结果一拉你双眼皮,可能拉斜了,拉歪了。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这样的医疗事故。

韩老师:想隆鼻,哪那么容易去隆呢,你这个硅胶材料填里面之后,可能你还不通气啊,你可能得各种疾病了,都有这些问题,这也就是"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

主持人:你刚才说的这个例子,让我想到一个巨星迈克尔杰克逊,迈克尔杰克逊在刚刚去世之前,通过媒体报道他面目已经发生大量的变形,抱过他的鼻子啊脸啊,其实已经毁容了,当年整容之后,美的暂时的效果过去之后,几年之后,造成更大的效果,

韩老师:迈克尔杰克逊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它实际上歌唱得非常好,他本来可以很自信,像韩红这样的那么胖,但唱歌就是好听,人家就还是喜欢爱听。

主持人:像刘欢。

韩老师:像刘欢,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变成标准模特呢,这个实际上就说明一个问题,迈克尔杰克逊到了国际巨星的地步,他的内心还是自卑的,他特别是对他的黑皮肤自卑的,这种自卑感说明内心是不美的,内心是没有自信的,没有做人的自豪感的,特别没有做黑人的自豪感,别人说这黑人不好说,他也觉得黑人不好,他非要把自己打扮成白人,结果就把自己毁了。但杰克逊的故事真不单是杰克逊的故事。据说我们今天屏幕上的美女基本都是整过形的,他在人前的那种风光、那种漂亮,其实背后在忍受着身体里被破坏、被毁容的痛苦的时候,那你就会发现,他实际上是在拿命去换一时的炫耀和风光,因此其实是丑的,心灵是丑的。不但心灵是丑的,甚至身体过一段时间也被毁掉了,甚至你为了一时之美最后毁了自己的身体就变成丑了。类似的故事实际上还发生在体育界,如果说影视界想把自己怎么拉双眼皮儿啊,或者瘦身啊什么的,可是在体育界是什么,是兴奋剂,他要获得一时的运动成绩的提高,从10秒提高到9.99秒,为了这0.01秒(主持人:为了破纪录,为了拿冠军。)冠军好吧(主持人:大家都知道冠军好),大家都知道冠军好,然后为了冠军去不择手段地去吃兴奋剂的时候,结果冠军是拿到了,但是身体可能就被毁掉了,他就变成短命了,这个就是“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丑矣”它的内在含义。

主持人:很可能这种追求美的方式,反而得不到美。甚至是破坏,是插图双重的破坏,加倍的破坏。其实您刚才讲到体育这个问题,我刚才想到破坏了运动员的身体之外,还破坏了这种精神,大家本来是想通过体育“以赛会友”,去追求这种精神的,但后来就因为去追求成绩,破坏了公平的竞争,或者破坏了大家这种友好的氛围,所以我觉得它的这种破坏可能不单单是对运动员身体的一种破坏。

韩老师:对,当然也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一种破坏。因为他不择手段去提高瞬间成绩的时候,实际上是违背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因为那个宗旨它是希望通过运动使人的身体变得健康,我估计没有哪个奥林匹克的前辈希望通过运动使人的身体毁掉的,但实际上我们今天的奥林匹克变成了毁坏运动员身体的大会。

主持人:其实除了奥运会之外,我们今天这种商业经济体育,大概也是这么一个状况,现在比较流行的,咱们年轻人比较了解的这个NBA啊,还有欧洲五大联赛啊,都有这样的情况,就是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几乎没有一个运动员在他的运动生涯不受伤。更严重的是很多运动员在退役之后还留下伤病。

韩老师:运动员的伤痛,实际上不简单是身体上的,其实也是心灵上的。当这些运动员有冠军光环的时候,他所到之处其实还有一种声音让他感到很难受,就是所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你就是一个傻乎乎的东西而已,你除了跑得快,除了跳得高,你还会啥,你啥都不会。就是整个今天运动竞技化本身可能就是一个丑陋的社会产物。

主持人:对,运动员为了争冠军,为了能够练出成绩,在早年,在最该上学受教育的这个阶段去从事体育锻炼。他在年轻的时候,在最好的年华时候做了体育工作,但是一旦最好年华过去之后,他以前那些该积累的那些文化、教育,都没有,后半生的话如果不在运动巅峰时期把后半辈子的钱赚足赚够,可能后半辈子过的会更窘迫一些。

韩老师:所以它是青春性行业,这个要说下去的话,这个青春性行业对运动员而言,真能够用前半辈子的辉煌去换得后半辈子的享福的,还是在运动员当中极少数,绝大部分运动员实际上是海面以下的那部分冰川,真能够到世界冠军宝座上的能有几个,寥寥无几,到全国冠军宝座上的有几个,寥寥无几。但是从事百米赛跑的,从事跳高跳远的,从事铁饼铅球的运动员,专业运动员有多少呢?无数!他们最后也没挣到钱,也没有名,但是他头脑还变得简单了,然后还变得一无是处了,所以最后这些人只能是说当保镖啊、当流氓啊,这没办法,他不会别的,他只能帮人打架,因为他肌肉好, 跑得快,身强力壮,这实际上是西方社会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今天,社会我们是叫一个专业分工的社会,我们都知道专业化好,专业化就不好了。你比如说运动这个事情,实际上运动是每个人都需要的,适度的运动是每个人都需要的,不能把这个作为专业来对待。当把运动作为专业来对待,绘画当作专业来对待,钢琴作为专业来对待,甚至一直分工细化到流水线上拧螺丝钉的动作的时候,这实际上社会的技术都发达了,人都被毁掉了,所有人因为专业分工而都变傻了,这就是“皆知专业之好,不知专业之弊”。

主持人:您说这个情况我想起来在上大学期间体会比较深,生活中经常发现同学间经常有这样的对话,就说咱们一块儿去打打球吧,运动运动吧,有同学就会说你看我又不是这个专业的,我的专业是读书,是学法学,我的专业是学新闻的,他就愿意说我的专业是这个专业,那我做事就只做这个事,然后只要不是我专业的这个事似乎都被看成不务正业,专业变成正业了,这样时间长了的话,如果每个专业的人都这么想、这么来做事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个人成为单一的人。

韩老师:是高度简单的人。你比如说我们的公交车司机、地铁司机,当他每天穿行在路上的时候,他开车他是非常专业的,但他天天重复同样的动作,其实这个人是真的变傻,真的会变傻。马克思曾经有一个希望,是说未来的社会应该是人全面发展的社会,但今天用我们专业化分工,人都变成是螺丝钉了,人的作为“万物之精华,天地之灵长”的这种巨大的潜力就被毁掉了。然后既然是专业化分工,既然像螺丝钉一样工作,那工作就变得毫无意义,那毫无意义的工作那怎么过呢?那就只能说还能挣到一点钱,还能够养家糊口。最后也就是说技术越来越发达,人变得越来越往动物的方向堕落了,越来越头脑简单,越来越变得没有意义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现代社会最大的缺陷。

资本为逐利发展技术,不利于社会全面发展

主持人:您说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到这个镜头,可能韩老师也看过卓别林的著名电影《摩登时代》,当时卓别林扮演的就是一个工人,他就是个拧螺丝的工人,到最后机械到什么地步呢?机械到在街边看见一个妇女,穿着一个裙子,裙子后边有一个纽扣,他以为是螺丝,他拿着扳子就要拧,都机械到这种程度了。我在想这个问题按说在卓别林那个时代就已经被艺术家以这么生动的形式表现出来了,可为什么到今天这个趋势似乎不但没有遏制,没有说放慢,反而还会变本加厉继续呢?

韩老师:这个实际上就涉及到更深层次的问题,关于技术怎么看待。因为专业化分工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就是技术会因为专业分工而不断提高和进步。比如说我们面前的这个摄像机,摄像机有几千个、上万个零部件,每一个零部件都在以专业化分工的形式在合作,所以我们会看到镜头的进步,我们会看到镜头盖的进步,我们会看到摄像机包装盒子的进步,或者摄像机包的进步,我们会看到发光装置的进步,我们会看到分辨率的提高,等等。这是无数企业,专业企业分工,在形成这种摄像机全面的细节上的进步。所以专业分工确实有一个重大的好处,技术是不断的进步,但是人却变得越来越局限,越来越局限。人变得越来越局限,变得越来越单调,生活也就变得越来越单调。所以说技术进步了,但是人的心灵变得平滑了,变得单调了,生活变得枯燥无味了。这个究竟是好还是坏,我认为恐怕是坏了。但是有人说因为有了摄像机之后,我们的业余生活有了电视了就丰富了,对不对?但是这样一个专业化分工的社会,一个人他主要的时间是在工作场所度过的,如果工作场所是单调的、乏味、枯燥的,那么他的整个生活就是单调的、乏味、枯燥的。工作之余看个电视无法弥补,无法补偿。在这个意义上说,这样一种技术进步就恐怕是以人的毁灭,人的丰富性的毁灭,人的潜力的毁灭为代价的。

主持人:技术进步难道不需要吗?

韩老师:我们肯定是需要技术进步的,问题是技术是以什么方式去进步?以什么作为动力去推动技术进步?我们需要哪些技术进步?这就产生问题了。我们今天的技术进步基本上是资本推动的技术进步、利润推动的技术进步。

主持人:除了资本推动的技术进步之外,可能还有其他方式推动的技术进步?

韩老师:今天如果不是以资本利润最大化作为技术进步的动力,那我们可能会推进什么技术的进步?比如说,我们会推进地震预测技术的进步,我们至今还不能预测地震。

主持人:专家说地震不可预测。

韩老师:至少按照西方地震学的概念,地震是不可预测的。但是,按照中国的观点,地球是一个整体,实际上我们是可以对地震进行预测预报的。这个要不要进步?但是按照中国的地震预测预报的思想,地震预测预报技术的进步需要许许多多人的协同,群防群测。这种技术是需要进步的,但是它没法带来利润。因此今天这个技术就被搁置了。再比如说,河流污染治理技术的进步,河流污染治理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但是谁来出钱?如果谁出钱谁受益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河流的污染可能就不容易治理,哪怕有技术也治理不了。更何况在治理技术上投入的力度就会减少。也就是说,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我们实际上遇到了环境的污染、疾病的泛滥、资源的枯竭等等重大的问题,需要去处理。但是有些问题不跟利润挂钩,所以资金就不投进去。

主持人:因为这种技术无关资本,所以就得不到发展。

韩老师:对!

主持人:听完之后我觉得跟韩老师刚才讲的人的丰富性有些关联。刚才韩老师讲的技术进步,比如治理环境污染、预测地震,这种技术进步是对人的丰富性的保障的基础。技术进步是否跟人的丰富性成为矛盾呢?

韩老师:我刚才讲的,第一个,技术以什么为动力进步,是不是可以以人类利益、社会利益、整体利益作为动力去推动技术进步?那样的技术进步,负面后果会比较小。第二个,技术进步是以什么组织方式去推进的?以高度细分化的方式去进步,还是以集体攻关的方式、相互交流的方式去推进?是以专利化的方式去推进,还是说没有专利,技术上透明交流的方式去推进?这是技术进步的动力机制的差异。第三个,技术进步的程度。不可能说想想我们就停留在燧人氏时代,停留在神农氏时代。我们需要技术进步,但是是不是需要技术无限进步?这也是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一种适度进步?美国也有一些人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技术进步带来的巨大的负面效果在美国其实是显现得最明显的。70年底有一本书叫《小的是美好的》,舒马赫的一本书。这本书提倡,我们不需要大规模的技术,我们要适度技术。为什么飞机非要是A380的呢?我们如果能把洲际交通的要求降下来也行,那么中小飞机是不是也可以呢?甚至不用飞机,我们就用火车行不行?我们不能想象技术是不停的进步。

主持人:您认为技术不能是无限度的发展?

韩老师:对,技术的发展必须服务于人,服务于人的尊严、个性、生活的丰富化,这样的技术进步才是好的。

主持人:可是,如果技术不进步、科技不发展,社会岂不就不发展、不进步了吗?

韩老师:要害就看什么叫社会。在我看来,如果人的心灵变得丰富多彩,人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人的潜力能够发挥,这就是社会进步。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最大的问题,是把技术进步跟社会进步混淆了。我们以为只要技术进步了,社会就进步了。其实很可能的情况,技术进步跟社会进步是相反的,技术越进步,社会可能越倒退。这就是老子的思想,天下皆知技术进步为进步,不知道技术进步其实意味着社会倒退。“斯恶矣”。老子的表述是很简洁的,他也没有学过现代经济学,也不知道斯密的“最大化理论”,也不知道“博弈论”的“囚徒困境”理论。但是他实际上用简练的哲学语言把后世争论不休的问题做了一个高度概括。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