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aodaxue.net

您的位置:首页 >> 大道师说 >> 非常政治

第 12 期 :2012-03-18

03日薄西山的普世价值

主要内容: 本期节目中,韩德强老师评述了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对于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意义,他认为普京高票当选表明俄罗斯人民已经看穿美国扶持亲美派的“民主”阴谋,普京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独裁者,也是美国霸权的巨大挑战,世界需要普京这样的独裁者,只有像普京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强人,才能够团结和领导广大人民起来反抗美国霸权、防止国家分裂、遏制软弱腐败,普京的胜利象征着西方...

视频全文整理

王者归来——普京大选获胜

阅读提示:

本期节目中,韩德强老师评述了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对于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意义,他认为普京高票当选表明俄罗斯人民已经看穿美国扶持亲美派的“民主”阴谋,普京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独裁者,也是美国霸权的巨大挑战,世界需要普京这样的独裁者,只有像普京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强人,才能够团结和领导广大人民起来反抗美国霸权、防止国家分裂、遏制软弱腐败,普京的胜利象征着西方普世价值的没落。

内容提纲

成熟的人民拒绝颜色革命

践踏法律精神的梅普二人组合?

日薄西山的普世价值

 

主持人:世界大事,风云变幻。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大学网大道师说之非常政治栏目。

今年2012年是世界大选之年,而俄罗斯的大选日前已经尘埃落定根据俄罗斯选举委员会公布的结果,现任总理普京以63.75%的得票率赢得了此次总统选举。俄罗斯作为世界上一个重要的国家。普京,自从2000年,2004年到今年,这是他第三次入主克里姆林宫。他的当选对于俄国,对于中国,对于美国,对于整个世界的局势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就请到了韩老师来与各位网友进行交流。韩老师好。

韩老师:大家好。

 

成熟的人民拒绝颜色革命

主持人:刚才咱们看了这么一段视频,不知道韩老师您对普京当选这个事您第一印象是什么?

韩老师:我当然很高兴普京顺利当选。今天中国国内围绕普京是否当选它也分成两派,一派是南方系民主派,是反对普京当选,因为普京当选就意味着俄罗斯政权独裁化;另一派是支持普京当选,认为唯有普京当选才可以维护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唯有普京当选中俄之间才能结成良好的战略同盟。我是属于欢迎普京当选的这一派。

主持人:这次普京总统的选举在3月4日胜选之后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很多人也做出了不同的解读。刚才您讲有很多各种不同的观点,他在胜选的集会上,普京流泪了。很多人说他是总统选举很艰辛,终于胜利了,流泪了。不同的人也作出不同的解读,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么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韩老师:普京大概有这么一段话说:这次他的当选意味着俄罗斯人民政治上成熟了,是意味着俄罗斯人民独立自主了。他流泪是为谁流泪,是为俄罗斯的国家利益而流泪,是为俄罗斯能够排除各种各样的外来力量的干扰,排除各种各样的俄罗斯内部奸细的影响最后获得胜利而流泪。所以我感觉普京这段话确实意味深长。俄国的选举牵动着世界各国的心,他是一件大事,决定着未来五年、十年的政治走向。如果美国要面对的是像普京这样一位强硬的领导人,能够独立自主的制定他的外交政策。美国统治世界的野心就会受挫,他的霸权就不能够顺利的实施。对美国来讲,怎么样利用大选的机会搞掉普京这是他们处心积虑的事情。这次选举不简单是一次国内政治事件,他是一个国际政治事件。那么普京显然感受到了来自西方的巨大压力,来自国内的亲美派的挑战。可是美国人确实是有能力在世界各国扶植亲美派,我们这也得承认这是美国人高明的地方。美国人打了个旗号:人权高于主权。美国人认为世界各地的人权受侵犯,那美国人都要出手相助。听上去美国是世界的解放者,他要帮助俄罗斯国内的普通民众,夺回他们的政治权利,帮助俄国国内民众反对腐败,认为普京是那些寡头的后台,是腐败力量的后台。他们现在制造的舆论都是这么说的,所以反掉普京就是为俄罗斯人民争取了民主、自由、公平的权利。那么许多人 ,包括中国国内的人都是上当受骗。美国真的是关心俄罗斯国内政权是不是独裁吗?美国关心的是俄罗斯的独裁对美国有利还是无利!如果俄罗斯政权是独裁对美国是有利的,我估计美国会非常欢迎俄罗斯的独裁,非常欢迎普京的独裁。就像美国在海湾地区支持了一连串酋长国,沙特阿拉伯酋长国,阿联酋酋长国,这些酋长国干脆连封建专制都不是,他是酋长专制,美国照样支持。因为这些酋长都投靠美国。普京不投靠美国,所以美国要借民主的名义去反掉普京。可是美国没有得手,俄罗斯人民终于能够明辨是非了,终于知道支持普京就是保卫俄罗斯国家的根本利益了,保卫自身的根本利益了。腐败不腐败的问题这是肉烂在锅里,你美国人管不着。我看这个态度就是俄罗斯人民政治上成熟的一个态度。这个意义上说美国这次失算了,俄罗斯人民明白过来了。

主持人:普京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这次选举证明了任何人和任何东西是不可能强加于俄罗斯人民头上的。

韩老师:俄罗斯国内今天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腐败,就像中国国内为什么今天会变得这么腐败一样。其实都是美国造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毛泽东时代其实中国真的不腐败,1978年以前中国共产党这个群体大概就是世界上最清廉最勤奋的公务员群体。后来听了美国的话,搞私有化、市场化、民主化,还有自由化,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中国国内两极分化,黑恶勾结,腐败公行。这实际上是我们像美国学习的结果啊!如果中国国内我们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中国国内绝对不会有这些腐败问题。现在中国腐败了,腐败之后美国过来说,既然是腐败了,那就应该推翻。你这个共产党有问题就应该推翻。他不知道这个问题恰恰是美国价值观所造成的,美国思想引导所造成的。要是普通老百姓不明白这背后的道理,真是被美国的指挥棒指挥着走,先把共产党搞烂然后再把共产党搞垮。共产党搞垮之后,谁来代表中国国家利益?那就是美国来代表中国国家利益,是吧?所以和俄罗斯人民相比,中国人民今天还不成熟,但是已经开始觉醒,开始成熟起来了。

主持人:俄罗斯人民在这次选举中有人喊出这样的口号,虽然这次是他们的总统选举,但是他们在支持普京的游行中说,我们反对颜色革命。谁反对普京,谁就是要反对俄罗斯人民走向富强。

韩老师:颜色革命这件事我们现在看的是越来越清楚,背后都是美国在插手。比如说这次叙利亚要被美国颠覆,美国和西方国家公开支持叙利亚国内的反政府武装,要去颠覆叙利亚国家政权。这时候中国外交部应该怎么发言?中国外交部应该发言说:叙利亚之所以动乱原因是西方力量插手,原因是霸权主义在叙利亚国内捣乱。这样说中国的外交部就硬起来了。但是我们外交部怎么说的呢,我们说叙利亚的问题要由叙利亚人民自己来解决。就不敢说叙利亚的问题为什么会有问题,本来没多大问题,都是被西方挑起来的问题。说叙利亚人民要坐下来和平谈判,那你如果说美国西方的势力不停止支持叙利亚的反对派,他是坐不到谈判桌上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这种和事佬,不敢得罪西方的心态,实际上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中国也是一个大国,中国在所有国际问题上都不敢表态,表态也是含含糊糊的表态,那只能是让其它国家对中国瞧不起,觉得你就是一个缩头乌龟。就是要在各种问题上剥夺你的发言权。

主持人:你刚才讲他们在叙利亚搞的这么一套模式是美国惯用的一套模式。他不管是在拉美也好,在海湾啊,中东、北非都是这样一种模式。

韩老师:这种模式甚至可以联想一个问题,跨国公司是怎么打开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说我这有高性能的计算机。我们这真没有,但是我们这必然会有,是吧。他说我这有高性能的立邦漆,那我们这儿确实没有。他说那既然你没有那我给你提供高性能的立邦漆啊,好,我们的消费者就接受了。消费者接受跨国公司的产品,反过来是什么,就是中国的公司都被跨国公司给占领了。我们中国的这些消费者,一旦不能再自己本国的企业里工作,要到外国的企业工作,就意味着我们本国的企业就大量倒闭。本国企业大量倒闭之后,对中国人究竟有好处还是有坏处?所以美国就是特别善于玩这种挑拨离间游戏的高手。他诉诸消费者,然后把中国的生产者干掉,他诉诸中国的民主,然后来把中国自己的国家政权给干掉,然后扶植美国人所喜欢的政权,幸好美国人这段时间因为玩的太多,所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清醒过来了。

主持人:这次选举结束之后,奥巴马对选举的态度非常有意思,3月5号普京胜选的大局基本已定,但奥巴马直到9号上午才与普京通电话以表示祝贺,这中间就有很多人调侃说:奥巴马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祝贺普京胜选的总统,奥巴马的这种行为您怎么看?

韩老师:这是美国很高明的地方,他先是破坏捣乱,实在反对不成,他也得承认现实。美国是要颠覆俄罗斯政权不假,但俄罗斯人民真要硬起来了,他就往回缩了。这典型的叫做欺软怕硬,所以我们中国人应该吸取这个经验教训。也就是说,美国希望怎么样,这只是他的希望,一旦我认定了自己的道路了,美国也不得不承认,不得不退步。不是说美国的什么话我们都得听,美国的什么要求我们都得答应。这次我觉得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们国资委的前主任李荣融发表了一个言论,这个言论是朝着佐利克的世行报告去的。李荣融的说法大概是这样:佐利克你应该好好向我学习。你们世行那套政策,把美国的企业都搞垮了,我不听你世行政策,我中国国有企业利润又丰厚,规模越做越大,我们做的越来越好,你就应该向我学习。你过去到中国来夸中国好,既然夸中国好,为什么不向中国学习中国国有企业的经验呢?李荣融这番话,我觉得说的理直气壮、有理有据。李荣融说佐利克为什么到中国来发表这通报告?他说中国现在已经有38个国有企业进入世界五百强了,排在前十名的六、七、八三个都是中国企业。我们已经有三家进入前十名,是中国做大做强了,西方人看的眼红嫉妒了,所以要来分裂拍卖中国国企,这个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所以我看李荣融的这番讲话戳到西方人的脊梁骨上去了,揭穿了他们的阴谋。我感觉这也是中国人民、中国政府官员正在清醒过来的标志。

主持人:但是对这么一件事情,其实普京最近也有一个表态,他说上台之后要清算在九十年代私有化过程中被富豪和寡头侵吞的国有资产。

韩老师:也就是说普京才是真的反寡头的,普京才是真的反腐败的。这里有一个奥妙,就是什么力量能够反腐败?西方认为民主的力量能够反腐败,认为人民的声音充分表达出来,腐败力量就会被反掉,但是,我认为专制的力量才能反腐败、独裁的力量才能反腐败。这个话怎么讲呢?你比如说,薄熙来在重庆,他反腐败吧,靠什么力量?靠的是铁腕手段,一把手专政,才有可能空降到重庆去反重庆的腐败。如果重庆市委真的是民主投票一人一票的话,谁的发言权都是一样的话,薄熙来到重庆绝对反不了腐败。因为腐败是谁,腐败可能就在常委里头,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你让他自己反自己的腐败,不可能的事情。普京在俄罗斯也会面临这个问题,如果普京真的被选下去了,实际上就会使那些腐败寡头所支持的人当选了总统,你还可能去反腐败吗?那为什么那些腐败寡头有可能把自己的人扶上总统宝座呢?因为民众分不清楚哪个总统是腐败力量支持上去的,他分不清楚,而且越是俄罗斯的腐败力量,越有能力、越有资金去支持自己的人去当选总统,然后来保护他们的腐败。因此说,实际上腐败是必须要靠专制独裁的政府才能反掉的,要害是靠好的独裁、好的专制。西方政治思想就认为专制独裁一定是坏的,但是我们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无论古今中外,都有好的独裁,我们把这种好的独裁叫人民领袖,人民领袖跟人民群众的愿望结合,去反应人民群众的呼声,用他的铁腕手段才能去反掉腐败层,所以俄罗斯的经验实际上是在告诉我们,靠民主反腐败的说法,实际上是个美丽的谎言。

 

践踏法律精神的梅普二人组合?

主持人:但是这次有可能会引起很多的人的误解或者不解,比如说这次很多西方人或者俄罗斯的反对派,他们会攻击普京说,你在2000年和2004年当了总统,然后你又跟梅德韦杰夫像是达成的私下的交易,你又当了总理,今天你们俩又搞二人转,你又来当总统。这个其实对国家的宪法和民主是一种公然的践踏和调戏,这听起来也是很振振有词的一种说法。

韩老师:普京肯定不会同意这种说法。他说,你看,我2000年和2004年连续两届当总统,这是按照宪法规定允许的吧。那后来我第三届不当总统了,这个是没有违背宪法的吧。2008年的那次是梅德韦杰夫,我不是没有当总统吗?宪法没有规定说2012年我不可以再竞选,那我通过竞选我又上来了,我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符合宪法的。既然普京都是符合宪法的,那为什么中国国内或者西方都认为普京违反宪法呢?认为梅普二人转是践踏宪法呢?这是因为他实际上践踏了立法精神。立法精神是什么?是认为说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不可以跟别人打成默契,不可能形成一个共识,那个共识也只能是短暂的共识,不可能形成持久的共识。他们认为两个人或者三个人形成某种持久的共识,这个就叫阴谋。按照这个定义的话,两个人或者三个人之间形成持久的共识的话,梅普二人就形成了一个阴谋小集团。这个阴谋小集团今天你当,明天我当,这次你当,下次我当,这个就叫对宪法的践踏,也就说你在宪政框架下出现了一个小的阴谋集团,是吧?这种分析其实确说它有道理,但是在我看来,梅普二人你要说他有阴谋吧,按照西方的定义,人都是自私的,你只要有谋一定就是阴谋,但我看梅普二人是个阳谋,也就说他们是有谋、他们是有默契,但他们是愿意为俄罗斯人民服务的,他们用他们的言行做到了这一点。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梅普二人的二人转,实际上是对依法治国思想的一种挑战,也就是说真正能够治理一个国家,实际上得靠梅普这样的为国家利益服务的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团结,只有团结在为人民服务的人那里,才能团结,如果没有这些人,人民很可能是分裂的,分裂成亲美派、亲俄派、亲日派、亲中国国内的南方集团派、亲中国国内的北方集团派,人民会被分裂成无数利益集团。

主持人:其实对这个事情,中国国内一些人也发表了他们自己的看法,比如凤凰卫视的评论员邱震海,他就说对3月4号的选举,对俄罗斯来讲是个黑色星期一。他还讲在2024年之前,如果普京再当两届总统的话就到了2024年,他说在2024年之前,俄罗斯人民很难拥有真正的自由,他们会从这样一个角度去解读普京连选连任这样一种事情。

韩老师:邱震海这个思想,其实就是对民主和自由这些概念有着无条件的信仰和崇拜。邱震海这个言论就是普世价值言论的典型代表。我们纵观世界各国的历史,民主实际上都有可能分裂国家的,民主都有可能是被利益集团操纵和利用的。而且从逻辑上讲也是,无论是卢梭还是孟德斯鸠,他们都知道民主是有可能被利益集团操纵的。因此卢梭要求,人民投票的时候,你平时可以自私,但你在投票的这一刻你得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每个选民都得这么做。如果你在投票那一刻代表自身的利益,那就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但是卢梭、孟德斯鸠对利益集团的这种警惕,被我们后来邱镇海这样的人给忘记了。以为民主就一定是人民利益的代表,他忘记了可能民主被利益集团所利用、所分裂、所操纵。今天为什么美国在全世界各地大力推广民主这种所谓普世价值呢?就是因为民主实际上是美国操纵分裂各国的最重要的政治手段。民主这个概念本身就有着重大的缺陷。

主持人:有人把选举说成是民主与专制的对决,因为说普金这么长时间来统治俄罗斯这个国家,有人就把他联想到以前的沙皇,说普金是俄罗斯新的沙皇。

韩老师:当你站在民主迷信者的角度,站在这种民主宗教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那普金和梅德韦杰夫这种二人转它实际上是恢复了独裁制。但在我看来它独裁的好,为人民服务的独裁才是一个国家最好的政治制度。为自己服务的民主很可能就是利益集团分裂国家,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主持人:俄罗斯人民这次也是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其实也证明了他们是选择了一个正确的道路。

韩老师:对!何况人家是人民选举了一个彼得大帝呢,是吧?但是那些民主宗教的信徒们认为人民选了一个彼得大帝那也不行。因为比如说希特勒是人民选举的,人民选举了一个希特勒,但这个希特勒是专制的,对吧。这个他们是这种逻辑,这种逻辑实际上背后有个深刻的信念就是认为人都是自私的。你只要掌握绝对权力一定是绝对腐败,是吧。但是,我们的历史告诉我们,实际上人不是绝对自私的。人是分很多层次的,有些人可能会有高的境界,有些人可能完全是为人民服务的。那他才能代表凝聚整个国家的意志,对吧。你让一群自私自利的人去选举的话,这个很可能形不成任何国家的意志,这个国家就会被分裂成无数小块、小碎片、小集团。

主持人:其实很多人去采访俄罗斯民众的时候说:“你为什么选择普金?”他们一般回答都是说:“普金是能代表俄罗斯人民的利益的。”所以他们才会做出这种选择,他们其实并不在乎所谓的民主也好,独裁也好。

韩老师:这才是真正的民意。这个真正的民意跟那些民主宗教的信徒是非常不一样的。只能说那些民主宗教的信徒根本不懂民主也不懂政治。可是这些人却操纵了世界舆论,这个事情怪就怪在这个地方。那么为什么是这样的?就是因为世界上最强大的一个国家——美国,它要在世界上推行美国专制的的时候就必须要让世界各国四分五裂。怎么样让世界各国四分五裂呢?就是用这个民主理念

 

日薄西山的普世价值

主持人:这些是美国人对普金当选这么一个态度,其实也反映了它们背后有一种担心。这个普金当选之后,很多人就说普金上台之后会不会和中国达成一个某种联盟的关系去反对当前美国这样一个全世界的霸权。

韩老师:今天阻碍美国霸权在全世界实现的主要障碍还确实是中国、俄罗斯和伊朗,这三个国家又都是欧亚大陆历史悠久的国家,也都是版图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是美国一直搞不定的国家。你可以对付利比亚,你可以对付叙利亚,但是你要拿伊朗,拿俄罗斯,拿中国开刀那恐怕就难了。在这个过程中,美国自己可能就垮掉了。美国为什么会垮掉呢,为什么要考虑这个前提呢?美国会被它自己的民主制度所分裂。比如说美国南北战争时候分裂成一个北方集团,一个南方集团。今天会被分裂成一个债主集团,一个债务人集团。那分裂下去的话就是比如说华尔街游行,其实是美国分裂的某种先兆。就会分裂成1%的美国人和99%的美国人,是吧。美国可以分裂成不同的东部集团、西部集团,也可以分裂为富人阶级和穷人阶级。美国实际上是被国内民主制度给分裂掉的,如果美国被它的民主制度给分裂掉,然后俄罗斯、中国、伊朗强大起来,那美国人倒霉的日子才来了。

主持人:但很多这个美国人离间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他讲俄罗斯在西伯利亚的问题上或者在这个输送天然气、石油这么一些问题上与中国还存在很多矛盾,尤其是俄罗斯和这个越南也好,印度也好……

韩老师:这个俄国、中国、伊朗之间有矛盾,俄国内部有矛盾,中国内部有矛盾,伊朗内部有矛盾,美国要利用这些矛盾毫无疑问的事情,可是美国内部也有无数矛盾呀!也可以被俄罗斯利用,也可以被中国利用啊,也可以被伊朗利用啊,对吧,这是一个相互关系的问题。现在问题是说美国对外用民主制度去分裂其他国家,对内实际上也是独裁。比如说利用9·11事件取消公民的隐私权,监听公民的电子邮件和电话,这不是美国变成警察国家独裁国家吗?美国用9·11事件实际上是一个阴谋手段,去迫使过会通过一个对外作战的计划。就是美国的统一靠的不是美国两党政治,美国的统一靠的是美国的阴谋集团。它在本国用阴谋集团去维护美国国家统一,然后在国外用民主制度分裂对手,这个才是美国的两手。

主持人:他们在国内会把他们的独裁冠用一种爱国主义的旗号,他们说我们都是美国人,大家都爱国,所以在这种爱国的旗号下团结起来。但是当俄罗斯人民以爱国的名义去选择普金的时候,他们就把他指示为独裁。

韩老师:怪异独裁者,是吧?所以这个就是对美国这样一种双重标准,对美国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的本质,现在很多人慢慢在认识。这个糊弄一时是可以的,糊弄一世还是不容易的。在这个1991年之后,美国才有机会去真正实施它的全球战略,真正去形成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新秩序,世界新秩序。那么1991年以前因为有苏联,美苏冷战,那么双方相互批判,这个美国没有巨大的话语优势。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拥有了话语优势了,自由民主制度怎么样终结,是吧?人权怎么样高于主权。所以实际上美国的这个话语优势其实到现在才21年,可是这个21年美国已经把它的话语优势给用尽了。这个21年里头颠覆了海湾国家——伊拉克,打了阿富汗,又打伊拉克,又打利比亚。美国包括对科索沃肢解南斯拉夫,对科索沃作战。美国这一连串的动作已经把它人权高于主权这个话语优势给耗尽了,在往前走,世界人民都不相信了。所以,我看这个美国实际上说到底是太愚蠢太近视,你要知道这个话语优势也会有用尽的时候,你在世界各国的亲美派也是逐渐会被孤立的。但是你看它就滥用它的资源。所以,当美国的走狗也是要小心被美国给抛出来扔掉的。

主持人:那可不可以这么说,普金当选俄罗斯总统是不是对美国这样一种做法也好,对它们所宣扬这样一种民主也好,自由也好,对这样的普世价值的这么一派势力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韩老师:这个普金在俄罗斯的当先,当然是对普世价值的一种沉重打击,是对俄罗斯国内的亲美派一种打击,也是对中国亲美派的沉重打击。所以这个2012年,我就讲它是一个变化之年,这个变化之年在中国国内而言,因为王立军的出事,所以对亲美派是有利的。

亲美派欢欣鼓舞。他们觉得王立军终于倒台了,这个重庆的独裁者终于倒台了。但人民看来是重庆的一个反腐打黑的英雄倒台了。可是呢,在俄罗斯问题上,普金问题上,让中国国内的亲美派感到很沮丧,发现弄来弄去俄罗斯人民不受他们忽悠。俄罗斯人民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金作为他们的总统,俄罗斯巩固了,中国政权是不也会巩固啊?这样他们在美国主子面前就不好去表功啊,是吧。你看我做了这么大的努力,最后中国政权还是巩固下来了,那这个你在美国主子面前这么交代啊?

主持人:所以就面临这么一种状态,就是不管是普金当选也好,还是王立军啊,薄熙来这么一些一系列声音也好,对于同一个事件,不同的势力做出不同的解读。而在这个利益博弈的背后冠以一种所谓民主与专制的对决也好,自由与法制的胜利也好这么一些名号。

韩老师:实际上是分裂与统一,和平与战争。民主自由胜利了,来的就是分裂与战争,把民主自由压下去了,来的是和平与统一,这个才是要害。至于说反腐败的问题,在和平与统一之下去反腐败,这才是反腐败的正道。因为反腐败而让国家分裂,让国家权力削弱消失那是反腐败的邪道。而今天中国国内普世价值派就实际上是取消权力的方法,用瓦解国家权力的方法去反腐败,这个就是正中了美国人的下怀。

主持人:虽然美国在全世界推广这么一套模式,不管是俄罗斯国内也好,中国国内这么一些亲美派在鼓噪也好,俄罗斯这一次行动也好,还是中国人民对王立军薄熙来这么一种支持也好,他们已经用一种行动表达自己的选择,表达自己的立场。

韩老师:嗯,是!这就是它普世价值日薄西山的时刻。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