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 >> 详细内容

说罗马有法制,是在演小品——扯淡出来的西方文明(二十四)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生民无疆    时间:2012年5月09日 09:06 1059次浏览 0条评论 74次顶

罗马议会的悲喜剧

由若干个村庄或者部落联合而成的罗马共和国,有一个权力很大的元老院。元老,就是代表各大家族和各方利益的有钱有闲之人;元老院,是罗马共和国的董事会。共和国的大事,都是由董事会商议、拍板之后,由选举出来的总经理----执政官负责实施。广大公民是罗马共和国的股东,组织有一个所谓的百人队会议,也就是能服兵役的壮年男子的会议,类似于希腊的公民大会,也就成了共和国的股东大会。

罗马共和国是靠祖宗传下来的乡规民约来进行村民自治的。随着地盘越来越大,鉴于有些人不自觉遵守风俗习惯,世风日下了,大伙儿便找来一块铜牌,刻上 “约法三章”立此存照,这就是所谓的“十二铜表法”。此后几百年,共和国便据此实施“法制”。

罗马元老们没忘记专门制定“罗马八旗子弟权益保护法”。吉本说:“意大利人的产业全都免税,对意大利人,地方司法官也无权随便加以处置,他们的完全依照首都的形式建立的市自治机关被授权,在最高权力机关的直接监督下,行使司法权力”。当然,还包括管吃管住管玩等内容。

平心而论,在董事会领导下的罗马共和国,发展得是很不错的,可以说又好又快。他们指挥将军们东征西讨,硬是将巴掌大的罗马,扩展成地跨欧亚非的大帝国。

遗憾的是,这些董事们并不懂事,没有一点与时俱进的头脑,犯下了两大错误,惹来了杀身之祸。

一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干些过河拆桥、背信弃义的事儿。在对外战争中,征服地区的“那些貌似出于感激或慷慨暂时被容许握住权杖的王公,一旦完成了分派给他们的任务,把那些被征服民族完全置于控制之下,他们立即便会被从王座上踢开。”这些混帐行为,招致各地不断的强烈报复,仅仅“在亚洲被控制后的约40年中,在米特拉达特的残酷命令下,一天之内就有80万罗马人被杀。”

在对外战争基本结束后,为罗马人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的意大利人,一再“和平请愿”要求加入“罗马公民”行列。在元老院的心中,只有自己那几个部落的人,才是上等人。他们坚持将意大利人当作小跟班,拒绝给予“国民待遇”。意大利人受不了了,联合起来自建国家挑战罗马,亚平宁半岛烽烟四起长达两年之久。鲜血教训了元老们,意大利居民得以全部农转非,升格为“罗马公民”。

二是不知进退,不能准确把握将领们的需求。吉本说(以下未注明出处者,均引自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虽然“选择谁作为罗马的敌人的权力一般操在立法机构手中。关于战争与和平的事关重大的问题,先需由元老院讨论决定,最后由人民批准”,但是,随着罗马持续的对外战争和地盘的不断扩大,元老院培养、任命的军事首长们,不再满意这群大腹便便的龙钟老迈们的指手画脚了,他们想自己说了算,要当CEO。“在胜利的掩护下,特别是在他们不再受到元老院的代理人的控制的时候,他们实际行使着没有任何限制的权力。当庞培在东方用兵的时候,他随意奖赏他的士兵和同盟者、废除某些国家的君主、重新划定一些国家的疆界、建立殖民地,并任意分配米特拉达特的财富。”

终于,“罗马宪法的一道道防线一道一道全被独裁者的野心所攻破;所有的樊篱也全都毁在三执政的无情的铁腕之下。”自此,“立法院”丧失立法权,最终,“议员”们连自己的脑袋都保不住了。

公元前88年,苏拉率领罗马军队杀入罗马城;公元前82年,苏拉再次率军杀入罗马城,被元老院任命为无限期独裁官。孟德斯鸠在《罗马盛衰原因论》中说:“他发明了放逐制度,并且给那些不属于他的一派的人们的脑袋定出了价钱。” 恺撒更牛,孟德斯鸠说:“有一天元老院把某些荣誉授给他,他却连站都不屑站起来;……他把元老院竟然蔑视到他自己做出元老院决定的程度;他想到哪些元老,他就用哪些元老的名字来签署这种决定。……恺撒曾傲慢地说过共和国根本不算什么玩意儿,而他的言语就是法律”。通过数以十万计的罗马人死于争权夺利、自相残杀,罗马完成了从共和制向帝制的过渡,CEO们很快完成了股权变更,共和国变成了一人有限责任公司。

议会始终是存在的。不过,皇帝们或呆在尼科米底亚,或定居拉文纳,或住在君士坦丁堡,或者呆在其它什么地方,总之,不与元老院在一块。“在行使司法和行政权力时,君主只是和大臣们商量商量,而不必听取全国性议会的意见。直到帝国的最后一段时间,元老院这个名称仍然能引起人们的敬畏,它的虚荣的成员仍然以拥有元老这一光荣称号而沾沾自喜;但是,这个多少年来一直作为权力来源和权力行使工具的会议,却被人们恭而敬之地逐渐全部遗忘了。与皇帝的朝廷和实际行政机构失去一切联系的罗马元老院,实际已成为卡匹托里亚山丘上的一座令人起敬但毫无用处的古迹纪念碑了。”

瓦勒良和伽利埃努斯时期发生的一件事值得一说。正当这两位老大领兵在外作战的时候,一大群野蛮人越过多瑙河,很快烧杀抢掠到罗马城下。呆在罗马城的元老们万般无奈之下,一边调集留守的军队,一边就地征兵,出门迎战。野蛮人看到罗马军队如此众多,便放弃攻城,带着大批珍宝回家了。在元老们弹冠相庆之际,得到这一捷报的伽利埃努斯大为震惊----元老院竟有如此力量,这太可怕了!他立即下令:禁止元老踏入军营半步。从此,元老院变成彻底的养老院了。

罗马法的黄金时代

据说,帝国时代是创造与运用“罗马法”的黄金时代。

以 “愚昧、残酷的提比略、狂暴的卡利古拉、软弱无能的克劳迪乌斯、荒淫残暴的尼禄、禽兽一般的维特利乌和胆小如鼠、不齿于人类的图密善”为开端,独裁的君主与他的文官政府孜孜不倦地创造着“法律”,而傲慢无礼的军队始终无视法律。“卡利古拉和图密善都是在皇宫之内,被他们自己的家臣刺杀的:前者的死在罗马引起的骚乱只限于罗马城的四门之内。而尼禄的败亡却使整个帝国都被卷了进去。在短短的18个月中有四位帝王倒在短剑之下”。

打打杀杀中,强势皇帝诞生了。“是戴克里先的傲气,或者正是出于政策考虑,使得这位机智的皇帝把波斯宫廷中的盛大气派引进到罗马来了。”

罗马皇帝和中国皇帝的气派分毫不差了:“由于不断增加一些新的仪式和礼节,要想当面一睹圣颜一天比一天更加困难。皇宫的钱财有一些一开始被称作内宫官署的机构严格看守着。寝宫则交托给一些十分警惕的阉人看守。他们的人数和影响的日益增大可说是皇权日益专制绝对不容怀疑的标记。一个臣民如终于能面见圣颜,不论他的地位如何,都必须俯伏在地,按东方的规矩,对他的主人或主子的圣体膜拜。”中世纪贵族见到主子不顶礼膜拜,是蛮子们不懂得高贵的“罗马宫廷礼仪”。

自屋大维以来,皇帝们无不骄奢淫逸,胡作非为。中国有一个爱逞英雄的项羽,康茂德也热衷于用刀剑刺死奴隶格斗士,或者和狮子老虎打架;中国明朝有个木匠皇帝,埃拉伽巴卢斯热衷于穿着女装纺纱织布;中国有个搞“花石纲”的宋徽宗,君士坦丁热衷于搜罗天下珍宝装扮他的“君士坦丁堡”;张献忠一天不杀人就难受,卡拉卡拉也爱看他的士兵满街追杀百姓;隋炀帝习惯在扬州办公,罗马皇帝很少有长期呆在罗马的,有的恐怕一辈子没去过罗马。不过,阅读中国历史,绝对难以找到这样的感觉-----孟德斯鸠说:“在翻阅皇帝们的历史时,人们感到难以卒读的是:竟有无数的人被处死,就是为了要没收这些人的财产”。

当然,在确保皇位稳固这一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帝国的皇帝们是十分用心的。

首先,是确保军官们老老实实,不敢乱说乱动。“终日沉湎酒色,或一味施行暴政的早期那几位罗马皇帝,几乎从不在部队或在各地方省区露面;他们也绝不容许他们手下的将领自行其是,表现出极大的勇敢去取得他们自己由于疏懒,无心取得的战功。一个臣民享有善于用兵的名声被视为是一种侵犯皇家政权的无礼行为”。在武大郎开店精神的统领下,罗马军队更加窝囊废了,这样,皇帝们也就放心了。

接着,他们将国家分成几块,分别交给信得过的几个跟班管理。几个保镖出身的“禁卫军卫队长则逐渐从最低贱的地位步步高升,直至真正掌握着罗马世界的行政和军事大权了。从塞维鲁到戴克里先的统治时期,卫队长和皇宫,法律和财政,军队和行省全部都被置于他们的监督之下;他们就像东方帝国的总理大臣一样,一手握着玉玺,一手握着帝国的大旗。……钱币、公路、邮政、粮食储备、制造业等一切对帝国的繁荣有利的生产活动都受禁卫军卫队长的控制。他们是皇帝陛下的代言人,有权在宣布一项饬令时按自己的意图对他进行解释、加以实施、有时甚至作某些修改。他们监督着各省总督的活动,免去玩忽职守者的职务,对犯有罪行者予以惩处。下级司法机关的人和重要案件,无论是刑事还是民事案件,如须上诉,都可以被送到卫队长的公案前进行审判;他的判决是最后的判决,绝不容改易;皇帝本人也绝不容任何人对这种判决或对他如此信赖,赋予无限权力的官员表示不满。”

再接着,建立庞大的特务机关。不少的皇帝,原本是靠犯上作乱起家的禁卫军头领,因此,他们绝不会相信禁卫军。罗马交通十分发达,为调动军队修建的官道,深入到了帝国每个角落,每隔五、六英里设有一个驿站,每个驿站备有40匹马。这些驿站变成了皇帝派驻全国的情报站。“在一种软弱无力的有害的统治的影响之下,使他们的人数令人难以置信地增加到了10000人,他们全然不顾当时虽然无力却也三令五申告诫他们的法令,竟把那有利可图的驿站业务变成了掠夺性的压榨工具。这些经常与皇宫有联系的密探在常常能得到好处的奖励的鼓舞下,急切希望能发现某种在进行中的叛乱计划,从轻微的甚至暗藏的不满到打算进行公开叛乱的准备活动。”

相比明朝东厂、西厂、锦衣卫,罗马的秘密警察厉害得多。“罗马法”有一个创新,就是发明了“尊严法”----皇帝认为冒犯他的尊严,那就是十恶不赦的。孟德斯鸠说:“在罗马有一种尊严法,这种法律是针对着想危害罗马人民的人们的。提贝留司利用了这个法律,不过他不是用这个法律来对付原来规定的对象,而是用来对付他所憎恶的或不信任的一切人。受这个法律所管束的不单单是行动,而且有言语、表情、甚至思想,因为在两个朋友之间相互倾诉的由衷之言时只能被视为思想的。在宴会上面于是不再有自由,亲戚之间也不再相互信任,奴隶中间也不再存在着忠诚。……从共和国时候起,元老院这样一个机构从来不审理私人的事务,……提贝留司则要它审判一切他认为对他所犯下的大逆罪。这一机构因而犯下了难以容忍的罪行:元老们争先恐后地做奴颜婢膝的表示;在谢亚努司的庇护下,最先贵的元老就干着告密人的勾当。”吉本也证实道:“在意大利以及整个帝国到处是蛆虫一般的密探和告密人。”“没有任何证据,不经过任何审讯,不容有任何辩解的机会,马格努斯便被同另外4000个据说是他的同谋者一同处死了。”

罗马皇帝们狠得心下得手,决不搞什么“胁从不问”,要求手下积极地滥杀无辜。伽利埃努斯下令:“让那些说过一句反对我,反对我,瓦勒良的儿子,许多王子的父亲和兄弟的话或抱有反对我思想的人全都死掉。”如此先进的“尊严法”,中国皇帝似乎创造不出来。

对于百姓,皇帝也是动辄加以雷霆之怒。骇人听闻的“塞萨洛尼卡大屠杀”便是一例。塞萨洛尼卡博特里克“手下的奴隶中有一个漂亮的男孩引起了马戏团中一位车术表演者的欲望。这个凶残无理的情人被博特里克下令关进了监狱……因为军队的主要兵力被抽调去支援意大利战争,又加之常有士兵逃走,剩下的兵力已不足以保护住不幸的将军不受狂怒的人群的袭击,致使博特里克和他的几位主要官员惨遭杀害。有人还拖着他们那遍体鳞伤的尸体在街头示众。……火爆脾气的提奥多西不能等待司法部门按部就班的审讯,他匆匆决定他的副职将军的鲜血必须用行凶手的鲜血来偿还。……于是一座罗马城市的复仇计划就这样盲目地由一群不分清红皂白的野蛮人执行了;而且这一敌对行动的计划还是和一个阴暗、险恶和非法的阴谋一同进行的。塞萨洛尼卡的市民们得到一份以皇帝的名义发给他们的请帖,假意邀请他们前去观看马戏;由于他们对这类娱乐永远也看不够,又加上观众是如此众多,一切恐惧或怀疑念头竟全被打消了。在观众全部来到以后,事先埋伏于竞技场周围的士兵们就在一声号令中行动起来,不是进行比赛,而是开始大屠杀。这场不分外地人与本地人,不分年龄、性别,不分有罪、无罪的血腥的大屠杀持续了3个小时,被杀人数,根据最保守的估计,不下七千人;更有些作家肯定,至少有15000人成为奉献给博特里克的英灵的牺牲品。一位外国来的商人可能不曾想到自己会被杀,因而提出用自己的生命和全部财产来换取他的二子之一的性命,正在他对两个儿子都同样舍不得,不知该选定哪一个、牺牲哪一个犹豫不决的时候,士兵们帮他做出决定:用匕首同时刺进了这两个毫无防卫能力的孩子的胸膛”。

说起来颇有些滑稽:创造塞萨洛尼卡大屠杀的皇帝,正是西方法学家的祖师爷之一,著名的《狄奥多西法典》的“主编”。

说罗马有法制,不只是笑话。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学网无关。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学网:http://www.haodaxue.net

TAG: 罗马 文明
顶:74 踩:68
【已经有345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61票
感动
34票
酱油
37票
高兴
40票
难过
38票
搞笑
56票
愤怒
36票
无聊
4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精华推荐

点击排行

回复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