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反思西方 破除迷信 >> 文章正文

孔庆东:小赵与民主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孔庆东   时间:2012年7月22日      点击:3182 讨论:11

小赵,本来是我们小区外边的野猫,《山海经》上所不载。后来混进我们小区,再后来赖皮赖脸,天天从窗口混进我家,吃喝睡觉,上蹿下跳,东看西瞧,搜集情报。第一次跳进来时,我问它姓啥,这厮张口说了个“赵——”,俺便叫它“小赵”。

自从强行租住我家后,这位赵爷渐渐修齐治平,勤于梳理毛发,把自个捣扯成一副家猫模样,颇能迷惑善良之辈。但其实仍然经常出去,或者从事单独渔猎,或者参加各种国际会议和多国行动。所以实际上,这厮是个没有祖国但却拥有殖民地的“海盗猫”。

从去年两会开始,小赵不知受哪家猫狗的启蒙,新添了个毛病。只要我们家里人一谈论问题,它马上凑过来嗷嗷几声,表示也具备了参政议政能力。不论是研究晚饭的搭配,还是计划孩子的学费,小赵都要发表意见。有时候那腔调呼应得还挺到位,加上煞有介事的表情,倘遇不明真相的民众,还真以为汉奸报系就代表了白宫的声音呢。

这毛病很讨厌,开始那阵儿,我们都呵斥它、驱赶它。但小赵坚持不懈,轰走片刻旋即返回,从眼前轰走便又转到你身后;倘关到窗外,便立在窗台上继续叫,我们害怕引发邻里干涉,说俺家没有言论自由,只好放它进来。而只要它在屋里,那是每会必到,每到必叫。如果不搭理它,它就越凑越近,或者蹿到桌子上、沙发上抢镜头。后来连讨论的细节也要参与,越叫越碎嘴,大叫嘈嘈如急雨,小叫切切如私语。俺家领导有时候恼火起来,过去给它一嘴巴,或把它从高处推下去。我说哎呀你何必呢?民主就是要让人说话呀。领导曰,胡说!它是人吗?

孔和尚低头冥思,民主的权利与范围,这确实是个问题。富豪们是不跟穷棒子讲民主的,美国的全球战略,也不跟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商量,俺家领导时不时买些瓶瓶罐罐,从来也不征求俺的意见。即使古希腊的民主,也是建立在奴隶制基础上的。汉奸们天天巴结美国,但美国爷爷还是经常狂抽其嘴巴。可是这个小赵呢,不管你听不听,逢事即鸣,重在掺和。时间久了,也就形成了客观上的民主党派。偶尔碰上我们拿不准主意的时候,它那一票,还真起了作用。比如一条鱼,是煎着吃呢,还是炸着吃呢,家人意见相持不下,小赵吼了一声:“熬!”于是我们就熬着吃了。开始以为是谐音巧合,后来发现,煎鱼和炸鱼,猫都不是特别爱吃,熬鱼的味道,才是猫咪的最爱。还有一次某企业送给我一部功能复杂的新手机,我跟领导摆弄半天,也没整明白。小赵在旁叫道:“蛮。”于是这部手机就送给阿蛮了。

说到电话,小赵这厮更可恨。只要你一打电话,它不管离你多远,马上风驰电掣千里走单骑地奔过来,一通咆哮。有时候是老师长辈的电话,或者内容很严肃的通话,中间夹杂着不时的喵喵声,实在失礼。我就把它踢出去,关上门,然后走到阳台上通话。通话完毕一开门,小赵还站在那儿叫呢,仿佛是国会外面抗议的反对党。我们被这厮折磨久了,只好开放党禁。爱叫就叫吧,反正就一畜生,给你点敷衍了事的民主,让丫自以为跟主人是平等的。决策的实质没有任何改变,但是蒙上了多党制和程序正义的迷彩,何乐不为呢?

于是我们家就逐渐接受了政治体制改革,热热闹闹,欢乐和谐。孔和尚亲自制订了民主三原则:“谁都能说话,啥话都能说,话咋说都行。”东北民间有句俗语:“俩人下棋,多嘴是驴。”现在看来,这话太独裁专制了,应该改成:“驴鸣犬吠,下棋不累。”任何一个人的事情,任何其他人都有参与讨论和决策的权利。无数精英人士精辟地指出,民主就是一人一票!我看这还不是民主的最高境界,可能还属于民主的初级阶段。真正的民主,岂止一人一票?应该猫一票狗一票,驴一票马一票,众生不是平等的吗?狗狗不是人类的好朋友吗?凭什么要把它们矮化成边缘化的弱势群体,而封杀它们的言论自由呢?

从此我看到小赵积极参与我们家的两会三会七八会,都感到非常欣悦,觉得自己是走在民主运动前列的时代先锋。不但对小赵的叫声越听越顺耳,而且对于隔三差五流窜进来的其他猫,比如大白小白二黄三花之流,也虚心征求意见。时间长了,不但已能大体听懂猫的意思,而且还能从学者常常爱喷的什么“美学视域”,辨别出其叫声是属于“乱世之音怨以怒”,还是属于“亡国之音哀以思”了。 接下来我想,既然猫狗可以参政人类,那么人类显然也可以参政猫狗了。我经常看见小区里的猫在开会,哪天俺也去提点议案吧。然而,我的美好愿景落空了。

春末的一个深夜,我喝酒晚归,提着打包的剩菜,步履“满册”,脑子里晕晕乎乎,感觉有点幻视幻听。走到楼侧,隔着几辆随便停放的私家车,远远望见自行车棚外的草丛间,或立或卧,聚集着八九只猫,俺家小赵就在其内,而且好像正在发言。我靠在车尾,只听小赵那厮说道:“我们孔府的颜色革命,已经大功告成。这个队伍表面上是孔和尚当家,其实他啥权力也没有。早晚有一天,要由我来当家。所以咱们小区猫委会,也该由我来领导一回了。”小二黑闻声附和:“我拥护小赵!”

“去你的!”只见大白仰着脖子道,“你在孔府,不过就混了个参政议政,离篡党夺权还远着哪!我们老田家,现在完全由我说了算!每个月划拨给我的专项经费3千元;每顿饭我先尝尝,然后他们才能吃;夜里我出来随便玩,白天我就睡在他们的枕头上;我不爱看的电视,叫唤一声,他们就给换台;家里的工艺品化妆品,我随便打碎;他们全家的胳膊腿,我随便咬随便挠,全家高高兴兴,欢乐祥和。这一届的猫委会,难道不应该由我来当头吗?”话音一落,二白三白和大黄都表示赞成。

“噢——”忽听一声长啸,草丛中站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我认出那是大伟。满身乱毛如狮子,肌肉虬结如藏獒,一条粗大的尾巴如同黄鼠狼。大伟走到大白身前,出掌如闪电,根本没看清使的是什么招式,就听大白连声惨叫,窜到一旁。大伟接着回头,眼光盯住了小赵。只见小赵意态潇洒,从容不迫地说道:“我觉得吧,猫委会嘛,还是应该由最伟大、最英明、最有实力的英雄猫猫来领导。众所周知,我们小区的大好民主局面,是大伟哥靠着自己的坚船利炮,披荆斩棘开创的。不服从大伟哥,就是不服从普世价值,就是没有猫性,这是G8峰会早已确立的原则。我之所以想在这个猫委会,担任一个区区的CEO,也不过是想把大家拢在一起,紧密团结在大伟哥的周围,为我们彻底征服人类、垄断猫粮市场和进一步占领海鲜市场,做出更辉煌的贡献嘛。”

大伟听了,弛然而卧,其他猫都默不作声。小赵摇摇尾巴:“那今儿晚的常委会,就散了吧。今后再讨论民主问题,对大伟哥不服气的都给我丫的闭嘴!大伟哥您好好休息吧。大白,你要将功补过,好好给大伟哥舔舔毛。我们家那个孔和尚,估计快回来了,说不定带了什么好吃的。我得赶紧回去,继续和平演变之。拜拜!”

孔和尚晃晃悠悠回到家,只见小赵乖乖地立在厨房门口,好像乖乖地等了俺一整天的模样,两只大眼睛,跟黑葡萄似的望着我手里的饭盒。孔和尚心一软,酒意上涌,就忘了刚才楼外的一幕。打开一盒“鱼头熬豆腐”剩下的鱼头,放在猫碗旁边。小赵假装矜持,不为所动,一副人格独立貌。孔和尚把其余饭盒放进冰箱,冲了个澡就睡了。一闭灯,就听见厨房那边传来一阵爽快的“嘎吱吱、嘎吱吱”,声声都是民主。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民主

讨论交流

换一张
风波恶 2013-11-15 15:47:04
东坡之酒,赤壁之笛,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匿名网友 2012-09-06 00:57:27
孔和尚也太不够意思啦,真扒呀,内裤都不给俺留!
匿名网友 2012-08-24 22:00:48
看来老孔的战斗也学会了讲究艺术性了,顶一个
匿名网友 2012-07-24 18:47:46
高!高!实在是高!
匿名网友 2012-07-22 17:13:17
匿名网友 2012-07-22 10:04:19
孔和尚呀,把资改派、民主派、西化派刻画的太形象了!
匿名网友 2012-07-21 11:35:55
精彩!
匿名网友 2012-07-20 22:51:25
站在权贵资产阶级的立场训斥平民资产阶级,整篇文章就一句话:“你也配姓赵?!”
匿名网友 2012-07-20 17:00:29
太过瘾了!7月也过瘾。一边看一边乐,说得痛快!
只是“捣扯”是否与“捯饬”通用。
匿名网友 2012-07-20 13:39:28
孔和尚,一名战士。文章太有格调了。
匿名网友 2012-07-20 12:52:57
伪普世价值派,伪民主派的高人与先生们,看到孔和尚的《小赵与民主》,不知道有没有像被人扒光的感觉?然,这些打着普世价值与民主旗号的高人与公知们,以前那块破烂不堪的遮羞布,现在已经四处漏光,起不到任何欺骗性了。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