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反思西方 破除迷信 >> 文章正文

《丰乳肥臀》是对“革命历史小说”的彻底颠覆

来源: 乌有之乡书店    作者:阎浩岗   时间:2012年12月11日      点击:2543 讨论:3

核心提示: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了,而且宣称完全与政治无关,只是出于文学。真的与政治无关吗?记得孔庆东在《国文国史三十年》里的一段话讲得非常好,大意是中国文学从来就没有脱离政治的文学,文学均是为了政治而服务的。那么,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又体现了怎样一种西方世界的政治选择呢?对此,韩德强老师在微博中曾这样写到:“对莫言从来没有好感。用欲望否定意志,用下半身否定上半身,用兽性否定人性,用意识流否定结构,用胡思乱想否定现实,用个人否定社会,用地主仔子的哀怨否定共产党和新中国。所以,才会被西方看中。三十年文学流氓化、汉奸化的典型代表!”

一、观念的颠覆

莫言毫不避讳自己的创作受到被称作“红色经典”的“革命历史小说”的影响,承认自己的现代历史题材小说与张炜的《古船》、陈忠实的《白鹿原》以及刘震云的《故乡天下黄花》等都是“对占据了主流话语地位的‘红色经典’的一种反拨”[1]。他的《丰乳肥臀》对“革命历史小说”的反拨,更准确说其实是一种颠覆,从根本上讲是价值观念的颠覆。这种颠覆涉及道德价值观、政治价值观和美学价值观等各个方面。具体表现为:

(一)阶级身份与革命理想、政治选择

由于必须合乎主流意识形态的框范,“革命历史小说”在处理人物的阶级出身和个人政治选择的关系时,一般是跟共产党走、革命到底的人出身贫寒,跟国民党走的则多是地富家庭出身。富家子弟走上革命道路的也有,例如《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红岩》里的刘思扬,《烈火金刚》里的林丽(何志贤),但那首先要与自己原来的家庭一刀两断,也就是背叛自己的阶级。“新历史小说”之“新”,首先就在于打破了“革命历史小说”的这种处理。在《丰乳肥臀》之前,已有许多作品作出了这种突破,最著名的就是《白鹿原》中白灵和鹿兆海以掷硬币决定投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的情节。但白灵和兆海毕竟是理想主义者,他们都信奉“国民革命”。白灵帮着抬革命军人的尸体是因为“良心”。而《丰乳肥臀》中上官家几个女儿的政治选择,却没有任何政治涵义,丝毫不受男女双方阶级身份的影响,完全是因为爱情:大姐来弟跟从先是抗日土匪、后是汉奸的沙月亮,二姐招弟跟从国民党军官司马库,五姐盼弟跟从共产党政委蒋(鲁)立人,都是因为疯狂的、非理性的爱。《红旗谱》里严萍参加革命虽然也是因为爱江涛,但同时又因其对共产党的同情、对革命理想的认同。《丰乳肥臀》里上官家女儿的选择与政治理想、政治追求完全无关,既不考虑阶级利益,也不顾及民族感情。大姐来弟认为参加抗日还是投降日寇“这是男人们的事”,与“妇道人家”无关。五姐盼弟为什么与蒋立人结合作品没有交代,他们不明不白地同居,给人的感觉是完全出于动物般的情欲。

(二)政治立场与个人品德

众所周知,“革命历史小说”往往将政治身份作道德化处理,即,坚定的革命者必然品德高尚,“反动”人物则人品低下,人格猥琐,甚至乱伦。大量的“新历史小说”打破了将政治立场与个人品德挂钩的模式。在这个问题上,《丰乳肥臀》与“革命历史小说”和其他“新历史小说”都不相同,又都有某些类似之处。反复阅读文本后,笔者感觉,作品里人物的个人品德,似乎隐隐约约仍与其政治身份有一定关系,只不过与“革命历史小说”在价值取向上调了个过儿:司马库大财主出身,是国民党军官,但却是小说倾力塑造的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是作者最喜欢的人物[1]。他虽然好色,但不祸害乡里、不滥杀无辜,慷慨仗义,敢作敢为。所以那些与他有染的女人都是真心真意爱他,不惜为他冒险,甚至献出生命。蒋立人是共产党军队的政委,作品虽未对他进行太明显的丑化,还在某些方面作了某些政治上的修辞处理,例如写他不让部下骂人,注意抓部队纪律;为纪念牺牲的战友将自己的名字由“蒋立人”改为“鲁立人”;“土改”时他杀无辜儿童司马凤和司马凰是被“大人物”所逼,出于无奈。但与司马库相比,他总让人感到不那么光明磊落:为促使沙月亮反正,他像绑票一样控制了其女沙枣花,因而来弟说他和鲁大队长“不是东西”,“拿个小孩子做文章,不是大丈夫的行为”。司马库把他从大栏镇赶走是因这是自己的家乡,并不想消灭他的部队,只施行恐吓战术,“仅仅打死打伤了爆炸大队十几个人”,而鲁立人杀回来时,却让司马库全军覆没,杀得血肉横飞,甚至伤及看电影的无辜群众。而且,毕竟是他,为了自保而下令杀了罪不至死的小号手马童和完全无辜的司马凤、司马凰。甚至汉奸沙月亮给人感觉在个人品德方面也比鲁立人高大些:他追求来弟追求得轰轰烈烈,不论是给上官全家赠送皮衣,还是连夜打来野兔挂在上官家院子里,都可见出他有多么坚决执着。所以岳母说“姓沙的不是孬种”,妻子肯为他赴汤蹈火。

除了国共双方的两员主将,作品里其他人物也分为两大阵营。主人公母亲上官鲁氏虽然看似中立,其实也应算是司马库阵营的人:她几次解救司马库,在情感上与对鲁立人相比她也更倾向于司马库。与司马库阵营相比,鲁立人阵营的人大多是“反面”:作品在写到鲁妻上官盼弟、其女鲁胜利以及哑巴孙不言时,从形象刻画到性格描写都明显带有贬意。虽然也写到了盼弟的良心未泯,但她与其他姊妹还是判然有别。

(三)财富与道德

莫言的价值观念颠覆还表现在对贫富与品德关系的处理方面。从《暴风骤雨》开始,大部分“革命历史小说”给读者灌输的是“地主没有不坏的”的观念,而穷人形象则几乎都是正面,“他出身雇农本质好”成为先验的结论,个别流氓无产者属于“蜕化变质”。对此,《古船》、《故乡天下黄花》和《白鹿原》等早已予以修正,而《丰乳肥臀》进行了彻底颠覆。作品中乔其莎(七姐求弟)说“穷人中也有恶棍,富人中也有圣徒”。尽管莫言没有把富人都写成圣徒,但作品中的“恶棍”或反面角色确多是穷人,例如孙不言、磕头虫、斜眼花、徐瞎子、巫云雨、郭秋生、丁金钩、魏羊角。这种观念颠覆作者是借作品中主要正面形象上官鲁氏之口表达的:这位出身并非贵族的女主人公让儿子挺起胸膛宣言:“我是贵族的后代,比你们这些土鳖高贵!”

(四)血亲伦理与性道德

莫言对传统伦理观念的颠覆在《红高粱》时期已经开始,在《丰乳肥臀》中则推向极致。“革命历史小说”虽也涉及爱情,但讳谈性,稍微有点越轨的是《苦菜花》,但那在今天看来也完全属于“洁本”。《丰乳肥臀》则通篇充满乱伦和滥交。上官鲁氏分别与自己的姑父、赊小鸭的、江湖郎中、杀狗人、和尚以及瑞典传教士交合,生下一群分属不同身份、不同国籍的父亲的儿女。她与姑父交合竟然是其亲姑姑唆使。后来她又给儿子金童当皮条客,让其与独奶子老金交媾。上官来弟性欲勃发时让亲弟弟金童摸自己乳房,金童则屡次对自己几位姐姐有不伦之念。这种伦理观念的颠覆,在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的中外小说中实属罕见。

二、经典场面的颠覆

与观念的颠覆相关,《丰乳肥臀》还对“革命历史小说”中一些经典场面进行了消解或颠覆。

(一)“军民鱼水情”

蒋立人的队伍住在百姓家,给人的印象只是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捆得结结实实,队列站得整整齐齐,对百姓规规矩矩、客客气气。但作品没有出现在“红色经典”中常见的子弟兵给百姓挑水扫院子的场面,作品也没写八路军与百姓同甘共苦。写到的却是:在百姓将要饿死的时候,蒋立人的队伍却在吃白面馒头、野鸡野兔,起码是萝卜熬咸鱼和“巨大的窝窝头”。所以上官鲁氏说“旱不死的大葱,饿不死的大兵”,马童的爷爷大骂“抗日抗日,抗成一片花天酒地!”因而,紧接着写到参了军的五姐盼弟对台下女人们宣讲“老百姓是水,子弟兵是鱼”,给人感觉就不像“革命历史小说”中那样自然,甚至构成一种反讽。除盼弟外,上官鲁氏一家对蒋立人的队伍很冷漠,乃至敌视,真正与部队关系密切的是村里那些崔干娘、李干娘们,但作品又暗示她们与队伍的“鱼水情”是另一种含义。马童被枪毙后,叙述人直接指出前面的安定幸福感是“虚假的安定幸福感”。比较而言,也许是乡亲的缘故,司马库的队伍与大栏镇村民似乎更融洽些。

(二)抗日

“革命历史小说”中的抗日题材作品都是写共产党八路军或新四军的抗战,偶尔涉及国民党军队,例如《铁道游击队》,也是写他们假抗日、真投降,写其制造与共产党军队的磨擦。新时期以后开始出现表现国民党军队抗日的作品,莫言本人的《红高粱》系列虽以写土匪抗日为主,也同时涉及了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队的抗日。而《丰乳肥臀》直接写到的两次抗日战斗,都直接与司马库有关:一是沙月亮伏击日军、司马库火烧村头石桥,一是司马库破坏铁路桥梁。蒋立人部队打的两仗,则都不直接涉及日本人:一次是消灭沙旅,一次是消灭司马库的队伍。

(三)“土改”

中国现代史上,“土改”的起因是封建土地制度造成的土地占有过于集中、贫富过于悬殊。《丰乳肥臀》对此却未着点墨,未写分土地,而只写分浮财,写批斗或镇压并未占有多少土地的棺材铺掌柜黄天福、卖炉包的赵六、开油坊的许宝、香油店掌柜老金、私塾先生秦二。《古船》和《故乡天下黄花》已经写到了“土改”的另一面,即流氓分子混进革命队伍,导致土改中一些过火的暴力行为,但也写到了地主的恶霸行为。与此不同,《丰乳肥臀》对那些“诉苦”者的控诉,让在场群众当场逐一指谬解构,将“土改”写成一场令人胆战心惊的对无辜者的屠杀。“土改”干部草菅人命,尤其令人发指的是竟然杀害不谙世事的儿童:

台下鸦雀无声,孩子们懂点人事的便不敢哭泣。不懂人事的刚一哭泣便被奶子堵住嘴。……百姓们见到那些人,都慌忙低了头,连一个敢议论的也没有。[2]240

这种场面与鬼子进村并无二致。

(四)“还乡团”暴行

张炜的《古船》写到了地主“还乡团”对参加“土改”的干部群众的报复,写得极其血腥恐怖,比如火烧、铁丝穿锁骨、活埋、奸杀、五牛分尸等。而《丰乳肥臀》没有直接描写“还乡团”的暴行,而只是轻描淡写地转述:一处是让共产党干部上官盼弟劝母亲逃难时的话:“渤海区一天内就杀了三千人”,但作品紧接着直接描写的,却是逃难路上八路军指导员殴打出伕的王金,强征王超的小车,致使王超上吊自杀;另一处是解放后阶级教育展览上的解说员词,作品也是当场就解构了解说词的描述——当事人郭马氏说,她的家人被活埋是因小狮子公报私仇,并非还乡团头子司马库所为,反倒是司马库救下了郭马氏,“司马库还是个讲理的人”。小说叙述人还当场指责解说词“造谣啊!”

三、颠覆的意味

对既有经典的颠覆、叛逆,意味着希望创新。《丰乳肥臀》确有创新,这创新当然包括艺术表达手法或技巧的探索,但最重要的还是价值观念的“创新”或“突破”。对这种“创新”或“突破”如何认识、如何看待,其意义超越了对这一作品的评价本身。

有人将《丰乳肥臀》的“突破”描述为“突破简单地把人分为好人和坏人、革命者与反革命者的创作模式,充分展示人性的复杂性和具体性”[3],笔者以为这不全对。这部作品确实不是按是否革命来区分人物善恶的,但这些其他“新历史小”说(包括莫言自己的《红高粱》系列)早就做到,已不算“创新”或“突破”。不按是否革命区分人物善恶、不把人物简单地分为好人坏人,不等于不对善恶好坏作出判断;展示人性的复杂性,也不等于不表现人物的主导方面、不表示作者基本的褒贬态度。《丰乳肥臀》其实有明显的善恶价值判断,只不过区分善恶的依据不是革命与否,也不是传统道德价值体系,而是人物的人格,是人性和人道主义。依此标准,可以说,上官鲁氏、司马库、司马亭、瑞典人马洛亚、美国人巴比特以及上官来弟、招弟、领弟、想弟、念弟、求弟、玉女、金童、司马粮、沙枣花、鸟儿韩是正面形象,虽然他们各自有其缺点;而鲁立人、孙不言、上官盼弟、鲁胜利基本是反面形象,虽然他们各有其优点,天良未泯或天良并未丧尽。鲁立人的形象很独特。作者并未太直露地贬抑他,但若细读文本读者可以感到,与司马库甚至沙月亮比,此人显得比较阴险,还有些虚伪,因而岳母上官鲁氏在几个女婿中最不认同他。从外貌看,作品并未将他“写得颇为英俊”[3]——他上场时作品的描写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白净面皮,嘴上无须,中等个头”,而后面写他与上官盼弟交媾时则又写作“黑瘦”。这起码只是中性描写。上官鲁氏确实认为他有才干,但那“棉花里藏针,肚子里有牙”的评语与品德无关,而她前面对沙月亮“不是孬种”的评价则明显是赞语。上官来弟在送行时对司马库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你是金刚钻,他是朽木头”,根据特定情境,那个“他”应该是指鲁立人。从作品提供给我们的东西看,鲁立人并未干过真正的好事。他的妻子上官盼弟不仅形象上比其他姊妹臃肿丑陋,为人上也不及姐姐妹妹们:在危急时刻,半疯癫的来弟尚能挺身而出救孩子,盼弟虽也愤怒并出言试图制止屠杀无辜,但没有来弟那样的勇气,也没有四姐和八妹的献身精神。至于哑巴孙不言,在作品中则是个近乎野兽的形象。作品这样处理,当然不是为了某种政治暗示,只为弘扬人道主义,赞美光明磊落、敢爱敢恨、敢生敢死的人格精神。但它确实容易让习惯于将人物政治身份视为某种象征的读者产生误解,产生“共产党队伍里的人是反面人物而非共队伍里的人是正面人物”的错觉,让人感觉作品仍然是按政治身份划线,只不过正反面角色作了个颠倒。说到底,还是因为《丰乳肥臀》在处理政治与人性、财富与道德的关系时,写得不够“复杂”,倒是过于阵线分明,起码与其他“新历史小说”相比是如此。作品对此的补救是在后半部中塑造了纪琼枝这个“铁骨铮铮的共产党人”的形象,但已不能扭转前面的描写给人的印象。

确实,共产党队伍里有坏分子,国民党军队里也有有正派人;“穷人中有恶棍,富人中有圣徒”。但是,当年国民党之所以覆灭、共产党之所以胜利,根本原因还是当时共产党顺乎民意而国民党失去了人心。“革命历史小说”突出共产党军队的得民心是重在表现时代的主流、总趋势;某些“新历史小说”写国民党军队也有正义正派之士,意在对前者予以补充;《古船》和《白鹿原》超越国共分野而指向人性与文化的探寻,比一般的“新历史小说”深入一步。至于《丰乳肥臀》,它似乎仍是与“革命历史小说”在同一层面上,只是对其“反着写”。这样就显得有失偏颇和肤浅。

富而能仁者有之,“为富不仁”的却也不在少数。今天的现实中就不乏其例。“为富不仁”语出《孟子》,是孟子引用阳虎的话,原文是“阳虎曰:‘为富不仁矣,为仁不富矣’”。这句前面还有一句:“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4]117-118,与《管子·牧民》中所谓“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意思相通。这说明古人已看到人的道德素质与其占有的财富有一定关系。前后两句各说出了问题的一个方面。两句合起来理解,才能全面,才较辩证。人有了固定的财产才会做长远打算、做事才有一定的道德观念或准则;如果一个人一无所有、生存没有保障,他为了生存就有可能不择手段,突破道德乃至法律的底线。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中的冉阿让偷面包,就是由于这种情况。赵树理小说《田寡妇看瓜》则证明了管子讲的道理。但是,人对财富的积累方式各不相同,确有靠勤俭而发家者,但不择手段巧取豪夺者也比比皆是。在社会制度不健全、不公正公平,社会环境黑暗的情况下,靠个人勤俭发家的希望更其渺茫。不只“红色经典”中的《创业史》这么写,解放前民主作家老舍的《骆驼祥子》也这么写,美国人赛珍珠在《大地》中写王龙的发家,也是因得了意外之财。所以1930年代才会有鲁迅与梁实秋关于一个无产者是否能凭自己的辛勤工作而致富的争论。就世界历史而言,资本积累的过程不那么干净,这是尽人皆知。从人性本身说,固然有人穷志短的情况,但财富也有可能导致饱暖思淫欲,使人性恶的一面显现。

阶级出身对个人的政治选择、政治立场有没有影响?肯定是有的。不论旧社会新社会,一般来说,富人总是赞成对富人们有利的政治主张,穷人总是拥护代表穷人利益的政治派别。一些“革命历史小说”的偏颇只是在于对此写得过于阵线分明。一个人的政治选择,除了出于维护自己所在社会集团的利益,还取决于自己的精神信仰和人生理想。即使是“革命历史小说”,也写到了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刘思扬、林道静、林丽等投奔共产党的事例。《丰乳肥臀》里,上官鲁氏的几次选择,其实也与其家庭背景有关:几个女婿不同的政治身份,正是导致其政治表现上摇摆的重要原因,虽然她自己并不自觉。而她的最终选择,则取决于其并不自觉的人生追求,那就是忠实于自己的生命本能,即生存本能,以及包括生育本能和养育本能的母性本能。

《丰乳肥臀》传达的价值观念确实有很大的“突破”:它从生存和繁衍这一基本价值出发,突破了此前诸多价值铁框。单看开篇部分上官鲁氏的生产与母驴生产同时进行、婆婆上官吕氏重驴轻人的描写,似乎表达的是与萧红《生死场》类似的启蒙主题;但后面的篇章中,它又从生存与繁衍的基本价值出发,突破了民族和阶级的感情界限,对不同阶级民族的一切杀戮行为予以谴责,而对一些违反人伦的行为,只要其与生存繁衍本能有关,则予以同情[1]。这种价值态度不只与“革命历史小说”判然有别,与《古船》、《白鹿原》等“新历史小说”也不尽相同。莫言自己说过曾受“红色经典”特别是《苦菜花》的影响。笔者揣测,上官鲁氏为保护儿孙而不理会什么阶级与民族利益的描写,应该与《苦菜花》中的一些场面与情节有关:《苦菜花》中的母亲为了不说出军工厂的秘密而忍痛目睹幼女被日寇虐杀,可能使莫言觉得不太近乎普通的人情。

从《红高粱》开始,莫言小说就让人感到作者极强的反叛意识和宣泄欲望。反叛和宣泄,是由于以前的压抑感太强烈。而不同欲望强度或处境的人,其压抑感和叛逆意识也有差异。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在进入青春期后,往往有一个叛逆的阶段,就是故意与家长的意思反着做,以确证自我的独立性。就文学创作而言,对过去经典作品的反叛与颠覆是由于“影响的焦虑”和创新意识。以补充或修正的方式对待以往的经典,是创新的重要方式;但若对其价值体系彻底颠覆、完全“反着写”,则需谨慎。以往的经典虽有偏颇或盲点,但既是影响深远的作品,必有某种合理性;若取完全相反观点,便易导致另一种偏颇或遮蔽。在改革开放之初,写富而能仁的典型,为曾经的“富人”翻案,能给人以新鲜感并引发共鸣,因为确有大量出身富家的无辜者在极左路线时期遭受过不公正待遇。这样的典型今天仍有价值。但在当下语境中,若单纯突出、渲染贵族出身者更高贵,或富人多圣徒、穷人多恶棍,就无助于社会的和谐。

固然文学作品都具有互文性,但我们同样不可忽视其各自的独立性。一部作品倘只有狭隘的互文性(需要与另外的作品合起来读才行),就难以成为流传久远的经典。若与“革命历史小说”参照来读,《丰乳肥臀》的价值取向可以理解;但不熟悉“革命历史小说”的人读《丰乳肥臀》,不知它为何突出富人的“圣”与“仁”而多写穷人中的“恶棍”,就会对其产生误解。在这方面,《丰乳肥臀》不及《古船》与《白鹿原》,也不及莫言本人的《红高粱》。

[参考文献]

[1]莫言,王尧.从《红高粱》到《檀香刑》[J].当代作家评论,2002(1):10-22.

[2]莫言.丰乳肥臀[M].北京: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0.

[3]易竹贤,陈国恩.《丰乳肥臀》是一部“近乎反动的作品”吗?——评何国瑞先生文学批评中的观念与方法[J].武汉大学学报,2000(5):699-703.

[4]杨伯峻.孟子译注:上[M]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价值观 历史 莫言 诺贝尔奖

讨论交流

换一张
4881949 2012-12-13 12:21:05
文章我不做评论。其实就莫言获奖许多中国人批判,我就知道那篇文章没什么中国人喜欢的内容,所以许多人还不知道他的内容,少一些沾染,你们在这里还要那出来炒作,有必要吗,不理他的内容传播的也有限,你们在这夸大其词的是在传播他的内容吗,所以我就没看你的文章,但是我这里依然有话说。看看药家鑫、袁腾飞、茅予轼、李锐之流越炒作越“正派”,薄书记、王英雄、赵东民、毛新宇越炒作“污点”越多,共产党抗日越拍越“八卦”,国民党抗日越拍越“血性”,毛主席越炒作越“不是个东西”,蒋介石越炒作越是“民族英雄和圣人”,这里面有什么道理吗,使我们心里变态龌龊了吗,嫉妒这些吗,显然不是。是什么导致这样的,当然有外国人的因素,那些政客的目的推广因素。但是完全是这样吗,不是,网络在谁手里,是因为外国人控股吗,显然也不是。现在有些事变化了都是毛主席思想的错误吗,显然也不是,因为不是毛主席本人当权。是的,有些人当然希望我们嫉妒那些国民党抗战烈士,嫉妒蒋介石的好话,嫉妒茅予轼之流进国务院当差,可是在我眼里什么都不存在,有什么好嫉妒的,我都不想在看到莫言又要极度串红了,因为在中国好像一有些龌龊的事,马上就传遍了,尤其是和女人和欺辱和不讲道德挂钩的事。我感到人们实在是在吃饱了以后,心里太空虚了。加上有些人的恶意传播。所以我不看莫言的文章,有人就想办法来让你看,就像这篇文章,我就没有看,但是我更希望大家不要看,因为我们即便传黑衣服也要想到要严格约束自己的道德,即便看女人,天下美女千千万,自己的夫人只一个,任何男人不会对美女不动心,但是我们可以赏花不摘花,也就是不动歪门邪道的性情,况且许多美女就像地域的广告,因为去地域的都是灯红酒绿去的,美女看才气、看道德,为什么任何人都不会有统一的欣赏标准,那是我们性情决定的,周总理一生没有子女,按他的地位和人源完全可以再生一个孩子,但是他没有做和他性情不同的事。他却有了很多儿女,李鹏、李铁映等等那个不是人中龙凤。按因缘关系,其实父子母女都是因缘合合的结果,我们前世有善恶因缘,今生为一家人而已,为什么外国许多国家把上帝当父亲,那是因为因缘吗,不是,那是因为神明。所以我们珍惜现有的因缘,善待现有的因缘,才是正道。我们也曾经有国父国母,比如民国的孙中山先生和宋庆龄先生,那也是因为神明。所以为什么人类要进步,不是吃穿、汽车、洋房、电器,而是思维方式。为什么几十年来,中国人的菜谱都很少变化,冬吃萝卜对的,为什么不能和鸡蛋配菜,为什么鸡肉一定和蘑菇炖才好,为什么不能炖萝卜。凡此种种,那是我们的文化和政治束缚我们日常的生活而已。有些人认为吃什么做什么是风水,其实你就在一个框框里局限着,哪来什么风水,连这个都不能解放思想,难怪我们今天要莫言红火了。所以在一些框架下,很多坏事却好的非常,很多好事却忌讳的非常。所以我个人的求职信,也不得不写上人情和事业要分开之类的话,不然工作都难找,你说悲哀不悲哀。突破传统是必须的,突破道德理念是不行的。我们拿着传统做坏事,传统就是邪恶的,我们拿着突破做好事,突破依然是传统的。
以上内容不要望文生义,不要牵强附会。谢谢!
benjordan 2012-12-12 15:43:49
我觉得莫言就是沉溺在自己文学世界里罢了 至于政治利用那主要是汉奸和洋鬼子的主义 其他的就是中国社会自己没有擦亮双眼的问题了 其实我觉得他的作品也就那样 改革开放30年让我们大开眼界的东西还不多吗? 现在不过是为这些挂上一个虚荣的光圈而已 一句话说破:这玩意儿没什么新鲜也没什么刺激 做学问的信这个就轮到自己吃亏啦 (ps:不喜欢新左派总是夸大其词,虽然你们意思是好的,但方式有同视觉刺激的南方系有的一拼,完全没必要,甚至是多余)
qsbls 2012-12-11 19:48:23
标准的东方叛逆。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