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反思西方 破除迷信 >> 文章正文

韩德强:想象文化春节

来源: 韩德强正道网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4年3月15日      点击:2140 讨论:0

编者按:人,毕竟不是动物。人需要精神家园。每个人都需要,无论穷富。现代人有了丰富的物质生活,但却被赶出了精神家园,成了精神流浪儿,文化丧家犬,无所依从,无所归属。春节,连同其背后的祭祀礼仪、血缘亲情、宗法制度,既是中国人的物质家园,也是精神家园。慎终追远,追怀远古的祖先,可以使人有历史感、归属感;慎重地考虑给后人留下些什么,可以使人有长远感、未来感、责任感。一个人有了这样的精神家园,才能不被一时的挫折吓倒,不被一时的权力和财富冲昏头脑、自我膨胀,才能“富贵而不淫,贫贱而不移,威武而不屈”,才能分享天地的神性,做一个大写的人。

想象文化春节

韩德强

2013-2-19


春节的鞭炮越来越响了,邻里的情谊却越来越淡了。

春节的祭礼越来越多了,儿孙的孝心却越来越少了。

春节的红包越来越厚了,家人的亲情却越来越薄了。

春节的酒宴越来越贵了,品菜的心绪却越来越凉了。

春节,难逃市场的魔掌。冷冰冰的算计支配着一切,间离着每一个家庭,每一个社区,每一个共同体。

回家过春节,本属自然而然。但想到回家无非是换一个地方吃喝,换一群人打牌,看看儿时的伙伴过得怎样了,许多人就不想回家了。省下钱,留在城市,留在工厂,图个省钱,图个舒适清静,又有何不可?

看着香烟缭绕,纸钱送入冥府,本可沟通阴阳,慰籍故去的亲人。但想到坟已平,骨已烧,人死无非化成了分子原子,没有什么地狱天堂,烧纸钱似乎就成了愚昧迷信的象征,也兴味索然。

大家族内部相互走动,今天到你家,明天到我家,后天到他家,本有相互交流、相互周济的功能。但祠堂已拆,族田不再,族谱消失,族长已废,独生子女政策又让一些家庭断子绝孙,亲属制度名存实亡,亲人逐渐变成了熟人。于是,春节成为了熟人之间走动、拜年、攀比、炫耀的时节。个人的地位、财富、权力逐渐凌驾于血缘宗法关系之上。权势显赫者,从者如云;五世老祖宗,冷落一旁。

于是,春节只剩下吃吃喝喝,只剩下鞭炮烟花,只剩下一丝丝残梦余温。

有人说:好!拆散大家族,废除宗法制度和礼节,废除祭祀天地祖宗的迷信仪式,个人就解放了,个性就张扬了,理性就抬头了,社会就文明了,进步了。所以,春节越淡化,社会就越自由、越平等。

不错,这曾经是五四运动的主张,曾经是鲁迅、胡适、巴金的主张。但是,鲁迅先生如果活到今天,看到如此名存实亡的春节景象,看到如此肆无忌惮的物质主义、享乐主义、消费主义,看到人的动物性欲望如此膨胀,还会那么坚决地反传统吗?还会那么强烈地视宗法制度为社会进步的仇敌吗?

人,毕竟不是动物。人需要精神家园。每个人都需要,无论穷富。现代人有了丰富的物质生活,但却被赶出了精神家园,成了精神流浪儿,文化丧家犬,无所依从,无所归属。春节,连同其背后的祭祀礼仪、血缘亲情、宗法制度,既是中国人的物质家园,也是精神家园。慎终追远,追怀远古的祖先,可以使人有历史感、归属感;慎重地考虑给后人留下些什么,可以使人有长远感、未来感、责任感。一个人有了这样的精神家园,才能不被一时的挫折吓倒,不被一时的权力和财富冲昏头脑、自我膨胀,才能“富贵而不淫,贫贱而不移,威武而不屈”,才能分享天地的神性,做一个大写的人。

但是,现在,只剩下暴发户心态,或者炫耀、攀比,或者自弃、绝望。得一时,则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失一时,则萎靡不振、痛不欲生。浮躁情绪迷漫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商人削尖脑袋,转基因、地沟油、苏丹红、三聚氰胺、假冒伪劣,无所不用其极。官员坐立不安,急于以权换钱,生怕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以至民间传说,“要学坏,去当官”。教授也不安心钻研学问,一门心思混职称、混课题、混经费、混级别、混房子,把那套拉关系、走门子、结圈子的学问做到了极致。媒体为吸引眼球,赚取广告费,日日夜夜搜寻那些伤风败俗、黑暗恶心的故事,图文并茂,声色俱全,使年轻人误以为这就才是真实的世界,而竞相追随效仿。

如此风气之下,本来就已经虚弱不堪的春节就更加被糟蹋了。怨怨相报,恶性循环,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有人说,无神论摧毁了春节,摧毁了传统文化,摧毁了精神家园。这话的确有道理。一旦认定没有鬼魂,没有神怪,人死后没有灵魂,隆重的祭祀仪式就显得荒唐可笑,成了迷信愚昧落后的象征。

我自幼受无神论的影响,就是这么想的。长大了才慢慢明白,真正愚昧的,很可能是少年的我。古人云,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祭祀,是保持一家一国团结的根本,是使个体生命从属于共同体的关键。没有了祭祀的神圣性,就没有了团结一心、不怕牺牲的精神。今日中国,之所以重新变得自私自利,一盘散沙,正是因为失去了国家祭祀的神圣性,不再敬畏牺牲的先烈,不再敬畏革命先辈,不再敬畏历史。相反,甚至自掘祖坟,听任一群不肖子孙天天诅咒中国革命的历史,妖魔化革命领袖,特别是妖魔化毛泽东。面对日本侵占钓鱼岛的脚步声时,许多人才突然发现,失去了国家祭祀神圣性的中国,难以应付对外战争,从不了“戎”!反观日本,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香火旺盛,政客要人必须前往朝拜,以此团结了日本的爱国主义力量,保持了日本的国家向心力、凝聚力。小小岛国竟敢屡犯“天威”,其理恐怕就在这里。去年九月反日保钓游行,之所以各地的游行队伍纷纷举起了毛主席像,其深意也正在于此。

当然,我们已经无法再回到有神论。有没有可能在无神论前提下,在市场经济充分释放了人的物质欲望的前提下,吸取传统习俗的合理性,重建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这实在太难了。盘古开天地,可以引喻为盘古为炎黄子孙建立了一个物质和精神统一的家园。这个家园有点粗陋,有点简单,但可以安身立命,可以繁衍子孙,可以身心合一。但是,家里出了一些好奇心很强、破坏性也很强的小孩子,一群五四青年,不懂得珍惜这个家园,搬来了无神论,把天捅破了,把地踩漏了。现在,精神家园之天塌了,物质家园之地陷了(无止境的欲望岂不是地陷?)。天塌地陷,人心惶惶,浮躁不安。要重建我们共同的物质和精神家园,其意象可类比为“女娲补天”,谈何容易!

世上事有难易乎?为之,难亦不难。不为,不难亦难。

知识分子们一惯充当好奇小子,不停地破坏精神家园,解构各种各样的宏大叙事,自己也心无所归,惶惑不安,难道就不能长大一点么?尝试着不但为自己,也为芸芸众生建构,那怕想象一个精神家园,不好吗?

比如春节。以往,春节只是中华民族的节日,主要是凝聚血缘共同体的仪式和纽带。这一部分已经淡化了,也没有办法再弥补。但是,春节是不是就该完结呢?那倒不是,甚至完全可以旧瓶装新酒,让春节成为人类共同体的普世节日。感谢我们的老祖宗,在设计节日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狭隘的地域概念,更没有狭隘的个人概念,而是借助了天地气象。春节,冬去春来,万物复苏。这个日子正好让人类懂得敬畏天地,感恩自然,反省过去,展望未来,形成一个人类共同体。

有人说,春节是农耕文明的节日,是靠天吃饭的产物,是人在大自然面前被动性的体现。其实,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越是工业发达,技术进步,我们越应该懂得,一切成就都应该归功于天地。感恩太阳,温煦大地。感恩大地,滋养万物。感恩万物,化育人类。感恩人类共同体,才有文明的进步,智慧的开启,信心的增强,神性的光辉。这样,个体的生命就和天地万物联成一体,从人类的历史中吸取智慧,与人类共同体休戚与共。个体才不会这么张狂,这么纵欲。人类才不会加速向资源枯竭、生态危机的灭绝之路上狂奔。

设想一下,如果春晚以感恩天地上苍、交流人生智慧、分享尚高感情为主题,春晚是不是就可能真的成为全球性的晚会?春节是不是可能成为全球性的节日?

血缘春节覆水难收,文化春节正待开启。

相关文章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讨论交流

换一张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