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反思西方 破除迷信 >> 文章正文

司马平邦:我们中国人该怎样纪念曼德拉?

来源: 正道网    作者:司马平邦   时间:2013年12月11日      点击:3149 讨论:8


曼德拉死了,死于南非时间12月5日晚间。

英语真的很枯燥,只有用DIE(死)来形容他的死去,这若是在中国,一定是要用“逝世”或者“去世”,以示对他的尊敬。

今天,中国各个媒体里充满了对曼德拉的怀念之情、之文和之人,我估计这全世界除了南非,就数中国媒体最想念这位非洲的反种族隔离的伟人,好像他不仅结束了南非的种族隔离,也结束了中国的种族隔离一样。

这让我忽然想起,是谁结束了中国的种族隔离?

严格意义上说,其实自元朝以降,中国就没有过种族隔离,但在孙中山的反清宣言中确实出现过“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字句,将满清与华夏(汉)民族对立,其实是“涉嫌”种族隔离的,但民国成立之后,我们知道实质上中国实行的是五族共和。

孙中山带领国民党建立民国,在中国推翻了封建主义,但并没有把中国从殖民地半殖民地的阴影下完全解放出来,而且,孙中山只有在晚年,在与列宁的苏联和陈独秀、李大钊的共产党合作后,又对中国社会的阶级压迫才有了鲜明的认知,但不久之后他也DIE了,所以,虽然中国早早就没有了种族隔离,没有了封建王权,但国人仍然没有摆脱殖民侵略,更没有摆脱残酷的阶级压迫。

南非,在1990年代曼德拉上台之前(1961年)就早已结束了殖民地身份,不过,取而代之的是新殖民者们建立的有种族隔离色彩的资产主义国家,在西方的话语体系里,曼德拉助南非人民摆脱了种族隔离,但其实,我以为被结束于1990年代的南非种族隔离,其实是带着殖民地大尾巴的种族隔离,这也是曼德拉在南非人心中之所以伟大的原因。

相比之下,1949年到1959年间的10年时间,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在更为广大的中国大地上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则更为深刻得多。在中国的中部和东部地区,中共接手下自孙中山、蒋介石以来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将其改造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不但结束了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社会,也推翻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阶级压迫,令最广大的无产阶级成为国家主人。

而在同样广阔的中国西部地区,尤其是以藏族聚居区为主的地区,中国共产党更直接将上百万农奴从奴隶制下解放出来,使之成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现代公民,实现“翻身农奴把歌唱”――如是的对人的自由天性和人权的解放之伟大历史意义,又岂是曼德拉仅令南非人民结束种族隔离政策可比的?

记得在1990年4月,刚刚告别牢狱生涯1个月的曼德拉在纳米比亚遇到了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吴学谦,在他们的交谈中,曼德拉同中国朋友真切地说:

“我20多年在罗本岛狱中生活的精神支柱来自中国!”

他解释说,他在牢房里坚持看书,妻子温妮应他的要求捎来《毛泽东选集》英文版,他如饥似渴地从头到尾认真研读,不时比较南非、非洲大陆的民族解放和中国蓬勃发展的革命运动。而毛泽东关于武装斗争的思想和论述,深深启发和影响着他,他还说:

“在《红星照耀中国》中,我看到了毛泽东的决心和他非传统的思想方法使他取得了胜利。”

我在今天曼德拉死后的中国的新闻里,还能“闻”到关于纪念曼德拉的另一种意味,即曼德拉是一位真正的“普世价值”的践行者。

说实话,如果说致力结束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曼德拉是普世价值的伟大代表的话,那么1949年就领导中国共产党使中国人民从阶级压迫下解放出来的毛泽东之普世价值不知道有多大。

在2008年,即曼德拉90岁大寿的时候,在他子孙绕膝的生日会上,曼德拉曾经痛心疾首地狠批南非共和国当前越来越强烈的贫富悬殊。

在执政的20多年后,曼德拉作为精神领袖的非国大领导的南非资本主义制度政府已经创造出了人数庞大的黑人中产阶级,但有一些年轻的黑人又被称为“椰子人”,因为他们和椰子一样外黑内白,在种族隔离政策结束后的新一代中,由于黑人逐渐掌握了不少权利和资源,因此一部分人在经济、文化和生活上向之前的白人靠拢,从而形成了所谓“椰子一代”。

而20多年来,曼德拉和他的继任者们还没有显著缩小居住在棚屋里的下层阶级与社会富裕阶层之间显著的鸿沟,黑人和白人虽然获得了相同的民主权利,但在经济权利上隐形的隔离尚未完全打破,而且也不可打破。

目前,人口占少数的白人仍掌控着南非的经济命脉,1994年后,占人口总数90%的黑人等有色人种虽然在政治上获得了解放和平等,但经济地位却依然处于底层;南非80%的土地掌握在私人手中。来自2010年的权威统计是,南非是当前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最重要的是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贫富差距仍在继续扩大。约有一半的南非人每月收入不足322兰特(约7兰特合1美元),四分之一的人靠政府的救济,而2009年的统计数据表明,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排名前20名的公司主管的薪水是南非普通工人平均收入的1728倍。

贫富悬殊,或者阶级压迫。

不过是一种社会状态的两种不同的表述,或者不同阶段罢了。

今天,中国媒体在铺天盖地的溢美着曼德拉,它们想用一句脑残的“普世价值”就能完成对其人的魅力塑造?不管你们如何说,现在仍处于南非社会贫富县殊和阶级压迫下的南非穷人肯定是不会认同的――因为,连曼德拉自己也没有自认他的革命完成了,理想实现了,而只是在换成另一种方式――不消说,他所追求理想的南非社会,除了没有种族隔离之外,也不该有如此巨大的贫富悬殊——或者阶级压迫,若说什么普世价值,谁能认为一个充满了贫富悬殊和阶级压迫的社会有普世价值意义呢?

这就又回到为什么今天中国的媒体,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中国当代社会的所谓精英们,会把曼德拉捧得如此之高,而又将比曼德拉更为伟大的毛泽东踩在脚下的那个奇怪问题。

说句不好听的,是因为曼德拉只结束了种族隔离,而没有结束阶级压迫,甚至他和国大党建立的社会制度同样在扩大着贫富悬殊,更没有令这个国家有目的地去除贫富悬殊,在他们心中,真正的普世价值,其实是不可以妨碍他们必须处于贫富悬殊和阶级压迫的顶层的那种。

我相信,他们对曼德拉的纪念,非曼德拉自己认同的。

我们今天又会看到,中国社会在结束毛泽东时代30多年后,在经济高速发展的30多年后,贫富悬殊(或说阶级压迫的早期)却日趋严重,而毛泽东领导他的同志们在1949年为中国社会确立的没有阶级压迫的社会主义理想社会形态正在受到资本、资本主义、精英至上主义的强烈冲击。

中国在向何处去?

中国庞大的13亿人口的人民的福祇到底在哪儿?

是曼德拉出狱后建立起来的南非社会吗?

NO!

当我们的主流媒体如此矫糅造作地纪念着曼德拉,而另一面仍然对比他更为伟大的毛泽东怀抱冷漠,甚至是恶意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怀疑这些媒体,以及他们所代表的精英人群,对所谓“普世价值”的真诚度到底有多少。

中国的今天,实在是到了是该选择一个怎样的未来社会奋斗目标的时候,如曼德拉在南非所做的,其实在孙中山、蒋介石时代,中国已然实现,而曼德拉要为南非寻找的真正理想社会形态,其实与毛泽东要为中国未来寻找的,并没有多大区别。

似乎,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手里完成了面向未来理想社会的政治上的成熟,而在邓小平手里,完成了面向未来理想社会的经济上的成熟,但更耐人寻味的却是,我们在经济上达到所谓成熟之后,政治上却又出现了背离既有的成熟目标的危险性和可能性。比如,当下中国社会现实里正在无情扩大中的贫富悬殊的最后结果,是否会重新回到早在60多年前已被共产主义列祖列宗们颠覆的阶级压迫?

是谁乐见其成?是谁浑浑噩噩?是谁已然堕落?

你今天若不能真正理解、解读曼德拉,你今天若只想纪念那个合乎你想像的曼德拉,那么,明天你肯定会遇到另一个毛泽东,这就是历史,无情的历史。

中国,你可不能走回头路啊!

希望以此怀念,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扫一扫,关注大学网微信公共平台)


相关文章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讨论交流

换一张
gymxdjs 2013-12-29 16:02:32
世界上有许多善良的人们,我们尊敬他们!但要说纪念,我纪念毛主席还没纪念够:因为毛泽东思想还有许多人没领悟到。没有传播价值的纪念没意义,不断地领悟毛泽东思想,传播毛泽东思想,这就是纪念!
魏莱 2013-12-27 21:52:48
很喜欢这样一句话,“我会愤怒,但不止于愤怒。”,愿与君共勉!让我们把悲愤化为力量,用心感悟人生,立志修身,一同成长;用我们的成长来作为对主席最好的纪念!
xiazhidazhe 2013-12-26 20:12:02
我真是不满啊,看看各大媒体报道毛泽东诞辰还没有报道曼德拉之死隆重,尤其那个腾讯说了些不疼不痒的话!中国的执政者们还有没有灵魂?
六月雪 2013-12-25 05:36:11
马克思理论的经济学分析是正确的,对阶级的阐述是准确的;但对生产力主导因素的判断有待商榷。马克思说创造力(即生产力)来自人民。但我们的社会仍旧是动物社会,会有竞争,才会有技术的革新,才会有价值的产生。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科学家们竞相开展实验以求最先达到绝对零度,甚至同在一个大学的研究员之间也分为不同的竞争团队彼此有所保留。至今,科学家们依旧在不断接近绝对零度。是什么激励他们不断探究呢?除了对科学的热诚,我认为是更多的是追求那“第一个获得绝对零度“的头衔的诱惑及其所附带的荣誉和金钱。禽兽为食物劳作,人,更高级的禽兽,为劳作产生的附带价值(包括金钱地位美女香车)而劳作。因此付带价值是推动人劳作的根本动力,从而才有了文明的进步。
政治和经济是不能分离的。政体决定经济政策。错误的政策就会导致经济的停滞不前,比如文化大革命。就目前中国物质的发达程度而言,还没有达到人人平等的水平。再者,差距是激励人们劳动创造的主要动力,彻底消除差距无疑打消了大部分人生产的热情。但适当地缩小贫富差距是保证政体稳定的基础,是必要的且迫在眉睫的。
魏莱 2013-12-21 15:49:43
[benjordan] 的原贴:1
伟人的精神总是不断在鼓励着彼此同时鼓励着这个世界 深刻彻底的社会改革需要一代代前赴后继的青春和热血
说得好!
benjordan 2013-12-20 23:22:10
伟人的精神总是不断在鼓励着彼此同时鼓励着这个世界 深刻彻底的社会改革需要一代代前赴后继的青春和热血
gymxdjs 2013-12-12 22:27:28
如果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么就有军国主义初级阶段,有吗?为什么要摆弄这些概念而摈弃马克思的最基本的原理?马克思主张的共产党,至少是为缩小阶级差距而奋斗,今天有“崇高理想的人”为什么一味地在扩大阶级差距呢?
魏莱 2013-12-11 22:08:34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春风最暖毛主席最亲,毛主席的光辉思想永远指航程;毛主席向世界输出的道义与尊严,方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想念毛主席,想念曼德拉,最好的想念体现在我们的成长中、我们的行动中!!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8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