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天地:我们在正道农场的感悟

      我们这个农场真正实现我们的追求。“生态农业、和谐社会”,不但是我们的口号,更成了我们的现实。我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农场劳动的同志们、同学们那种彼此真诚相待、亲如一家的深情,令人感动!几乎我们农场工作的每一个人,都从他人身上感受到了无穷的温暖和力量!

发布日期:2014年3月13日

简介

农历癸巳年腊月十八日,西历2014年1月18日,正道农场举行了“感恩天地·文化春节”典礼。很多朋友从各地慕名前来,欢聚正道农场,共同参与,诉说对天地的敬畏与感恩。整个活动的过程,每一个参与者用心投入,积极参与,既表达了对天地的感谢,也收获了心灵的启迪和升华。

开场词、举办祭拜天地的三篇章共九段祭词、感恩天地诗词歌赋的主持串词均由韩德强老师执笔。活动流程、诗词歌曲也是工作人员和同学们精心选取,由韩德强老师亲自审定。请朋友们根据本文中的超链接提示,点击仔细阅读。

整个活动没有华丽的形式、没有炫目的灯光烟火音效,就在天地之间最朴素的场所举办。形式上的简单,却蕴含着每一位参加者情感的真挚与深厚、及思想上对天地、对国家、对人民、对家庭、对人生的深深思考。

为了让更多未能亲自到场的朋友也能体会其中收获,特将文化春节过程全景展示如下。


“感恩天地,文化春节”典礼共有六大程序:


一、感恩天地、祭拜天地;


二、韩德强老师做感恩天地的主旨演讲;


三、正道农场书院同学诗词歌赋感恩天地


四、正道农场劳动者感悟分享


五、来宾即兴发言;


六、预告并解释“四时九节”;


吴云龙:向自然学习



认识自然的三个阶段——从自以为是、一厢情愿到虚心学习

在2013年的实践成长当中,我对自然的认识经历了三个阶段,从不懂天地、自以为是而遭受打击,到一厢情愿而事半功倍,再到虚心学习探索到与自然相和谐的正道。

第一个阶段是我们刚来农场的时候。我们种豆角,把种子浸泡之后直接就播种,结果出苗率很低,这就是不懂得地,不懂得土地的墒情、温度;我们刚开始养鸡,在背阴的南墙根下搭建鸡舍,又冷又潮,鸡群大量死亡,这就是不懂得天,不懂得阳光为鸡提供了赖以生存的基本环境。我们的自以为是和想当然遭到打击之后,便开始认认真真思考研究,一点点向大自然学习,查阅各种资料,向有经验的老师傅请教。

第二个阶段是五月苹果树开花的时候。我们十多个人忙了好几天去采集、烘干花粉,给苹果树进行人工授粉,后来经过学习才发现,我们这样做的效率是很低的。因为大自然一股风就有可能让花粉四散传播,相互授粉;如果我们不使用化学农药,小蜜蜂就不会被毒死,他们聚集在果园来帮我们授粉,授粉均匀的花朵就会结出好的果实。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一厢情愿,按照人工的方式希望做出大的改变,看不到天地万物的力量,看不到天地万物的联系,往往是事倍功半。

第三个阶段,我们确立了生态农业的发展方向。不用化学农药、化学肥料去伤害自然,只用自己配置的中草药来预防和治疗病害。我们学会了敬畏天地,向天地学习。我们不用化肥、不用农药、杜绝转基因种子、不用除草剂、没有施肥、没有浇水种植的夏大豆丰收了,7亩土地收了2600多斤大豆。

因为土壤生态系统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所以我们结出的苹果大量腐烂。为了不浪费掉腐烂的苹果,我们把坏的切掉,利用微生物进行发酵,把好的部分切碎了酿成了苹果醋、苹果酒、苹果酵素。

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并不是就不存在,微生物时时刻刻在我们的体内发生作用,也在动物、植物之间穿梭游走、寄生繁殖。我们的祖先并不知道这世界上有酵母菌、醋酸菌、乳酸菌,却可以驾驭他们,几千年前我们就开始酿造醋、酒、酱油、制作酸菜、馒头。这是因为祖先懂得天地的力量,用心体会。西方科学用显微镜看到了各种微生物,并给他们命名,却无法驾驭。不得其要,流散无穷,滥用激素、抗生素将微生物的破坏力释放了出来,对人体健康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我们借助天地之间“转化的力量”,将滞销的苹果转化成对人体有益的发酵加工产品,进而减少了损失,这种化腐朽为神奇,把劣势转化为潜在优势的变化让我们无限赞叹自然的鬼斧神工,感恩天地的力量,感恩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无穷智慧。

虽然前期有蔬菜、苹果腐烂的巨大损失,我们也看到了土壤的团粒结构正在形成,有机质更加丰富了,地下的蚯蚓数量增加了,麻雀、喜鹊成群结队的在农场聚集安家。更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方向,走在了与自然相和谐的生态农业的正道上!我相信,只要我们感恩自然,用心学习和付出,自然终究会回报给我们最健康的食物!

社会的腐朽堕落和土壤地力的下降一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土壤的改良需要时间,只要我们不再想着狂妄地利用它,而是用健康的方式劳作,用真诚的心去耕耘,加上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我们的生态系统会慢慢地恢复起来。人心风俗的改良同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情,但只要我们走正道,践行着为人民服务的理想,正心诚意,脚踏实地,不断成长,就一定能融化坚硬、冷漠、自私的心灵,唤醒柔软、温暖和善良的本性,共建我们的新人新社会。

在半年多的生态农业实践中,既有我们违背自然规律,自以为是导致的失败,也有我们尊重自然、用心观察体会、呵护生命带来的巨大收获。扎根土地、用心耕耘,让我们对天地自然与人的关系有了更深的体会。同时穿透历史,回望中国传统文明,在向老祖宗认真学习的过程中,也让我们对东方思想之美赞叹不已!

 

殷晓华:做天地的学生



感受天地的自然之美

在农场,我从在天地里感悟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感受到了内心的平静。

记得秋收时节,农场的果子成熟了。九月的一天,日光和煦,我开着电动三轮,正走在回发酵加工坊的路上。清风袭来,吹在我的脸上,接触者我的皮肤,非常舒适。我抬头望向远处的天边,太阳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照耀在几片硕大的云朵上,阳光直直地洒向农场。我顿时很惊异,因为原来我眼中的农场是很普通的,没有山没有水,但在天地的映衬下竟可以如此的神圣和美丽,而且自己内心还可以如此安详、平静和幸福,感叹天地的力量如此之大,我很激动地用手机拍下这个情景,作了我的网络头像。


天地的伟大力量,不光体现在宏大的场面上,在微小的世界里,它也无时无刻的发挥着转化的作用——那是在发酵加工坊的天地里。

夏末,苹果成熟了,无论是打药还是不打药,总有一些苹果会有些问题,也可能因为苹果一时卖不出来浪费了,其他搞农业的可能就把一些可以吃但不好卖的苹果给直接扔了。我们却没有,这就要感谢天地了,因为我们把它们交给了微生物,把这些保存不了的苹果转化成了有益于脾胃肾的酵素。

那个时候发酵加工任务很紧急,为了更好的工作,晚上就睡在了发酵车间。车间很安静,但突然地发现有咕噜咕噜的声音发出,那是来自坛子里的生命发出的响声,那坛子里的世界竟如此丰富多彩,天地的伟力也存在于这小小的坛子里啊。


我也从天地中感悟到了物质和精神的完美统一,这就要感谢做豆腐的过程给人的启发了。

一颗颗坚硬的黄豆可以变成豆浆,豆浆经过卤水、酸浆的点化可以变成白花花的豆腐,这是多么神奇的力量啊!这决然不是人能够做到的,人只不过是发现了这个规律而已。这个时候我体会到,黄豆不光是一种物质,它蕴含着的规律,体现的物质转化的道理是一种精神。

从豆腐的形成过程中,我们就能得到启发,物质原来是可以和精神完美和谐的!我们的工作、生活离不开物质,但这物质充满着精神,这精神让工作极具创造性,使人极具智慧,这也让我感受到工作和生活不是过去机械、单调的重复,而是一种幸福和创造。

 

记得曾有人说,要到社会的大风大浪里去磨练、去斗争才能找到社会和谐的出路,我一度也认同,也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之下前行着。但走着走着感觉很不对劲,因为自己的斗争性极强,批判性极强,内心感觉越来越孤单,和亲人、同志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也因自己总想着大事,难以从身边的小事中获得什么深刻的体会。这个时候又冒出来只有读书才能方找到方向的想法,可读不到心里去,同样也行不通,读了就忘,读得再多也白读。

那个时候的我,充满着斗志,却也对未来充满着不解和疑惑。然而来到农场的半年多以来我的不解和疑惑越来越少了,是什么改变了我呢?我想,是农场,是老师,更是自然,是天地!

在农场,融入集体,融入天地,我能从每件小事中感悟到大道理,何必要舍近求远老想着一个人单打独斗,何必要凭空想象、不切实际,老是浮躁地想在自己掌控不了的社会洪流中去锻炼。在农场,我的这种浮躁少了,深层次的体会多了。


 人类之初,智慧都来自然,来自人对天地的体会和思考当中,现在的人很少会这么想。我们来到农场寻根、扎根、传承,找到了理想的根,历史的根。如果把理想比作两条腿,传承和变革分别是左右腿,那么过去我们是跛着腿走路,只有变革的左腿,没有传承的右腿,别扭而不健全。现在来到农场,感悟天地,做天地的学生,懂得了谦虚和传承,两腿健全了,理想也开始了飞奔。

天地的奥秘深邃是无穷的,我们永远是它的学生。这大半年来我们做的事情看似小了很多,实际上是深了很多;农场看似很小,其实武功不小,就像主席当年在延安抗大说的,我们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在窑洞中修炼,将来要下山治世。我们农场不也一样吗?我们这大半年来在农场做天地的学生,继承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健全理想的双腿,已经有了很大的收获,这修炼还会继续下去,我相信农场进行的探索将会为社会的和谐大同铺上一条崭新的道路,这就是我们的道路自信,文化自信。



李亮:走正道,承前辈,还后世绿水青山



日渐失去的绿水青山

粗略总结家乡这20年的变迁,不甚唏嘘。我眼中的家乡从当初人丁兴旺,环境美好,池塘里鱼虾肥美,野鸡野兔乱跑的模样逐渐凋敝为人丁稀少,环境恶化,垃圾遍布池塘,鱼虾基本绝迹,癌症致死案例不断传入耳中的地方,绿水青山渐失,自然美渐逝。

当初之所以报考冷门的农学专业也是因为出身农村,一直对农村默默的关注着,眼看着家乡的变化,想为日益凋敝的农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来到郑州上学,才发现,并不单单是家乡如此,记得在上大学的时候,每次吃饭都是提心吊胆的,总是担心这个是不是打激素的,那个是不是转基因的,用的是不是地沟油,后来没办法了就干脆不去想,自己欺骗自己。

想要去改变,一个人,怎么改变?




放不下的理想之心

小时候父母为了让家境更好,外出浙江打工,我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导致我和父母的感情逐渐疏远,不知道父母子女之间的亲情为何物。奶奶后来也因癌症去世,爷爷因为独自一人在家,加上有高血压和脑溢血,照料自己有困难,在无境的孤独中喝农药身亡,现在每每思考至此,心头总是充满后悔和自责,在假期陪在爷爷身边的时候没能好好孝顺他,还惹他生气和为我担心,这是何等的不孝!

难道这是孤立的事吗?我想不只是我一个有这样的遭遇。三农问题、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农村环境恶化问题、毒食品问题、转基因主粮问题,这许许多多的问题总要我们去思考它的根源是什么?解决的办法是什么?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追寻解决之道。

去年7月的时候来到了农场,刚开始的时候自己是在用旁观者的眼光观察着农场,观察着农场的人,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解决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随着认识的加深,我逐渐融入到农场这个大家庭里去了,并且深深的认可社区互助有机农业的路子,不管以后怎么发展,但是目前这条路子是对的。

来到农场之后我也不再对乱七八糟的食物忧心忡忡,而是怡然地种着健康的有机蔬菜,用自己种的大豆做的豆腐,还有自己养的羊,感觉比以前健康了许多,就连胡须都比以前长得慢了。如果能够让所有的人都吃上有机的食品该是多好的事!




感恩天地,感恩先祖,正道直行

在农场,我们不仅种农田还种心田,人与人没有隔阂和防备,即使有也是从社会上遗留下来的。韩老师给我们思想成长上的指导,启发我们思考问题的本质,剥茧抽丝。教育我们要感恩天地,感恩父母和祖辈。

关于为什么感恩天地?我浅显的说说个人在农场得来的感受。我在农场负责蔬菜种植,看上去所有的收获都是我的功劳,反问自己那些真是我的功劳吗?蔬菜生长最关键的部分-----光合作用是阳光完成的,土壤是大地赐予的,甘霖是上天降的,我又做了什么呢?只不过做了一点管理的工作,有时候这点管理工作做得还是那么的糟糕。面对这样的事实,我对天地的敬畏之情、感恩之情油然而生。

韩老师还教育我们要重拾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吸取西方文化合理的成分,重建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在这里不仅能找到困惑我的问题的答案,还能找到解决更大的社会问题的答案,我相信这一定是可以的,一定。

今天,就让我们从敬畏天地开始,踏上前进的正道!

崔龙振:从跪到不跪再到虔诚的跪拜



刚开始听到下跪,我非常沮丧甚至是气愤

我叫崔龙振,大家都叫我小崔,老家在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2011年毕业于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学汉语言文学的。单看我这个专业与农业肯定是八竿子打不着,可我现在却负责着60多亩的果园,而且还乐在其中,带着文学种苹果,收获也写万把字。本来是要好好向各位师长、朋友们分享一下我在天地自然的怀抱中,在挥汗如雨的劳动中体悟到的五个境界,可是自从韩老师提议我们要搞文化春节,要祭拜天地,我就天天在纠结一个问题——我要不要下跪?!所以,这次分享我想和大伙谈谈我为什么要向天地跪拜,题目就叫《从跪到不跪再到虔诚的跪拜》。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逢重要节日,在父母的带领下都要给爷爷等老者下跪,还要去给祖先上坟,自然也要行跪拜之礼。长大后,特别是上了初中之后,在我的记忆中好像再也没有跪过了。随着知识的增加,更是知道了跪拜是封建礼教对人的压迫,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教诲也深刻在了脑海之中。可是,2014年1月初,韩老师在讲座时提议我们要搞这个文化春节,希望我们大家向天地跪拜。说实话,我当时非常沮丧甚至是气愤,心想作为提倡新文化的韩老师,怎么能倒退到如此地步要我们去下跪呢?!可是后来,仔细聆听了韩老师对天地滋养万物的解释,重新体悟了挂在我们专家楼南侧的那段韩老师语录,再次梳理了中国历史上跪与不跪的斗争历史,我坚决选择了跪拜,而且是虔诚的跪拜。




反思自由主义,让我说服自己跪下

起初,我们中华先民由自然万物运行之理感悟出天地人合三为一之整体哲学观,无论在人与人、人与自然还是人与自己的关系中,和合都成为道德秩序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所以,作为个体的人,也许在中国古代就没有所谓的个体的人,是要下跪的,是要跪天地君亲师的!而那个时候极个别的敢在帝王面前不下跪的人,被后人尊为英雄!

再到后来,五四运动所秉承的自由主义文化,把人从宗教的桎梏和宗法的束缚中解放出来,高扬着男人和女性的主体精神,向着孔家店猛烈发射革命的炮火。我们就是用这声炮响,炸碎了列强横行、军阀混战、四分五裂的旧中国,建立了一个“中国人民从此站起了”的新中国!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周总理率先垂范,全国上下掀起一场移风易俗的运动,代表自由平等的握手、鞠躬取代了代表下等卑贱(尊卑有序)的跪拜之礼,从此一扫老大中国之萎靡不振,重塑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少年中国。于是,作为个体的人,要抬头挺胸,不要下跪了!

但韩老师也提醒我,自由主义的力量在发挥人的勃勃生机的同时也在瓦解着新社会:从文革中无政府主义的蔓延,极端民主化倾向的加重到改革后自由主义的极度膨胀,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物欲横流,国将不国!除了个人自我,再也没有他人、道德、社会、国家、人类、自然!除了人类自己,再也没有日月星辰,风雨雷电,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今天,大自然化育的人类将天地万物看成外在于我的他者,说:“我要征服自然”!那么,人类自己创造的文明,诸如名为原子弹,人工智能之流的东西焉知不会把人类社会当成客观的改造对象,进而把人类推向灭亡的深渊。




今天是一个需要回归人之所以为人的时代

于是,我又接下来反思到:我们今天也许不再是一个需要高扬个人主义的时代,而是需要一个回归集体,回归家庭,回归村社,回归社会,回归国家,回归人类共同体的时代!我们今天也许不再是一个需要高扬人类中心论的时代,而是需要一个效法万物、融入自然、感恩天地的时代——一个需要回归人之所以为人的时代。

我如果不跪拜天地,要么就会跪在资本面前,要么就会拜在权力之中,要么就会陷入个人主义的漩涡不能自拔!我如果不跪拜天地,而是在天地面前狂妄自大,试问何来在果园剪枝时体会到的矛盾综合体,何来在晾晒被褥时收藏起来的人生智慧,何来在漫步千米长廊时享受到的天人合一。

所以,作为我,又要跪下了!因为只有跪拜才能表达我的敬畏之心、感恩之心和谦虚之心。从盘古开天到孔子复礼,从五四时对礼教吃人的界定到21世纪的理想主义者们对新人新社会的不懈追求,我感觉我的这种再次跪拜,再也不是孩提时愚昧的下跪了,而是经过了上下五千年的跪与不跪的斗争并且这些斗争在自我的灵魂深处映照,纠结,取舍,反复之后的自觉跪拜!这种自觉的跪拜是沉重的!这种跪拜是“天行健”中挺立着的崇高的人,是“地势坤”里承载着的渺小的我!

张丰柯:天赐厚爱



小时候认为,人似乎天生就是天地的主宰

我是第三次来农场了,现在在农场实习,未来要在农场工作。在农场的劳动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人跟天地是一种什么关系?

在儿时的记忆中,人似乎天生就是天地的主宰,人为了满足自己的种种欲望,凭借智力向天地索取各种物产。这个过程显得十分合情合理,似乎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未来也要这样持续下去。

在儿时的记忆中也有其他部分。过年的时候,家里要祭祀天地全神,大年初一的第一顿饭要首先供奉给家中的各路神仙。长时间不下雨的话,家人会到山谷的河中祈雨。每次庙会的时候,家人都会到庙中烧香,祈祷上苍保佑。儿时的我,对于这一切,只是觉得好玩儿,没有什么理解。

上学后老师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封建迷信,是人类愚昧的产物。于是,我对上述一切开始嗤之以鼻,以科学先进之名向父母展开论辩。我自独行天地,何须祭拜鬼神!




重新思考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来到农场以后,我发现农场所做的一切事情,没有哪一样离得开天地。阳光、雨水、温度等对于植物的生长和禽畜的养殖至关重要。我们今年鸡的死亡,西红柿的病害,苹果的减产无不跟天地的变化有密切的关系。

由此我开始思考人与天地之间的关系,渐渐的理解了我的父母。

我逐渐认识到,这个地球上的一切都包裹于天地之间,人类跟其他生物相比,只是有了更好的智力,我们依然没有超越天地。天地作为一种至善的存在,为我们人类提供了生生不息的条件。

工业社会以来,人类发展出了各种各样的技术,以征服天地的的姿态进入月球、火星。我们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是天地的主人,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对天地进行各种改造。

可是,当我站在天地宏大整体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时,我发现我们几百年来做的事情太过可笑了。

假如把天地比做一个美丽的家,人就是这个家中卓越的长子。所有的矿产、动物、植物都是家中的一部分,他们与我们一样共生于天地。我们人类却贪心不足,我们想要享受更多。于是,我们开始将家中的一切都拿来享受。我们利用自己的智力,发展科技,变本加厉的享受各种资源。

我们开始觉得我们就是一切,我们要改造和享用一切。我们忘了我们仅仅是这个家的长子。当这个家逐渐变得的处处冒烟,到处脏乱差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不应该开挖那么多资源,应该少污染一些空气、河流、土壤。为什么会有这些错误?是我们放纵了自己的欲望,是我们失去了对天地的敬畏!

作为至善的天地,在化育人类的过程中就已经给予了人类足够多的物产。我们应该敬畏和感恩天地,我们应该尊重天地间的每一种生物,我们应该收敛起我们的种种欲望。

只有这样,天地才能成为一个和谐的家,人类才能和谐相处,我们自己内心也才会收获一片宁静。

赵明江:感受天地胸怀



唯物主义的教育让我认为祭拜天地是愚昧

我叫大江,来自河南南阳,父母都是农民,勤恳地种了一辈子地。以前,我接受唯物主义的教育,认为祭拜天地和祖先是迷信。每每逢年过节,母亲祭奠完天地祖先也让我跪下磕几个头,我从来没有磕过。从此认为父母是愚昧落后的,自己是文明先进的,因而滋生了自大狂妄的心理,不尊敬父母,不感恩万物,不敬畏天地。现在想想,简直是太狂妄,太无知了。

来到农场后,自己下地干活,亲身跟阳光、雨露和土地打交道,真正的去感受天地的胸怀。这多半年时间,我才真正认识到天地的伟大和无私。

当我们一个花瓣一个花瓣的人工给苹果花授粉的时候,一阵风过来把这事儿情全部解决了。当栽完草莓苗我们熬夜浇水的时候,一场大雨让五亩草莓苗全部喝个痛快,还洗了个畅快的澡,迅速成长起来。当我们把苹果切成块装在坛子里交给时间后,天地就把他酿成美味的酵素。

当然,天地也会给我们带来困难,比如雨下多了,西红柿坏了,苹果烂了,我们当时还埋怨这天地好像混乱了,不能控制雨量了。后来才明白作为有机种植,西红柿是不能密植的,密了就不透风,病毒容易传染;也不能大块儿种植,病毒泛滥起来就没法控制。苹果也是这样的道理。这是我们妄信自己的力量造成的无知的结果。其实,我们要做的就是师法天地,认识天地的运行规律,从而正确的辅助天地来种植农田,万物自然就能够成熟。




天地无私,才有人类的繁衍生息

从今年一年来看,我们这里夏天雨多,秋天阳光充足,草莓、大豆发芽长枝叶的时候不缺水分,开花结果的时候又有好的阳光,加上我们自己勤恳的耕作,果子都结得又大又红,这是天地给了我们一个好的收成。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天地是大公无私的,所以才有了人类繁衍生息到今天。

受天地大公无私胸怀感召的人,领略并感悟到天地的这种精神,立志学习践行,才有了我们人类的英雄。他们师法天地的大公无私,矢志为人类大同社会的实现奉献一生,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天地孕育并产生了人类自己的领袖,使我们形成了共同体。

有这样的大德,天地却不说,所以叫“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我们歌颂天地,赞美天地,把天地的大德广为传播,使更多浮躁、狂妄的人认识到天地的大德,放下自己的虚妄,达到身心的和谐,懂得敬畏天地,感恩天地。

我们吃的粮食、水果,都是阳光、土壤、水和空气的结晶,我们用的煤、石油、天然气都是经过几百万年储存起来的阳光。天地还给了我们创造的灵感,他的美是任何英雄人物比不了的,“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古往今来所有的英雄都折腰拜服在天地面前,我们为什么不五体投地来感恩天地的恩德呢!

自由主义的力量在发挥人的勃勃生机的同时也在瓦解着新社会:从文革中无政府主义的蔓延,极端民主化倾向的加重到改革后自由主义的极度膨胀,自私自利,自我中心,物欲横流,国将不国!除了个人自我,再也没有他人、道德、社会、国家、人类、自然!除了人类自己,再也没有日月星辰,风雨雷电,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今天,大自然化育的人类将天地万物看成外在于我的他者,说:“我要征服自然”!那么,人类自己创造的文明,诸如名为原子弹,人工智能之流的东西焉知不会把人类社会当成客观的改造对象,进而把人类推向灭亡的深渊。

如果不跪拜天地,在天地面前狂妄自大!如果不跪拜天地,要么就会跪在资本面前,要么就会拜在权力之中,要么就会陷入个人主义的漩涡不能自拔!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推荐话题

讨论交流

换一张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