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老师带我们走进歌曲背后的世界

      也许在现在很多人心里,歌曲是想唱就唱、想唱什么就唱什么的,但是在韩老师的眼中,很多歌曲的背后都大有深意,或者有一段过往的故事,或者有一些发人深省的思考,就让韩老师带我们走入他心里那个歌曲背后的世界吧

发布日期:2014年3月01日

从《深海》到百年共运

理想和信仰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为什么唱《深海》呢,像“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它是在我们党正确的领导之下的人民群众的一种感情,但我们现在实际上失去了党的正确领导。

我们很多理想主义者啊,工作在各自不同的位置上,找不到党组织。实际上今天的理想主义者,就很像余则成,只知道有党组织,就是不知道党组织在哪里。那种感觉实际上就是靠信仰去工作、去战斗。《深海》这首歌,本来就是《潜伏》里的主题曲,就是余则成他们唱的,所以对我们今天的分散的理想主义者而言,这首歌好像更符合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特点。分散在各地的时候,实际上只有理想和信仰是我们前进的方向和灯塔,所以我们唱唱《深海》这首歌。


《深海》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温暖若停在你心里

愿用一生祝愿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无论谁能听见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们现在需要对共产主义这个信仰做一些反思


我们这个农场之所以跟别的地方不一样,确实是因为有“理想和信仰”贯穿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未来是要用这个理想和信仰去改变整个世界,服务人民的。但这里头有个问题,就是有人问,你们的信仰是什么,是共产主义,还是上帝?

《深海》这首歌来自对上帝的信仰,这首歌的曲调也来自苏联,实际上是来自苏联的东正教传统。所以人家说,你这个“上帝”是什么,或者说“对你的爱已无言”,这个“你”是谁?这实际上就是对我们今天来讲,要思考要回答的问题。

我们是唱着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长大的。可是今天普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共产主义被推到遥遥无期的将来,甚至是说我们开始了一个私有化的滚滚浪潮。到今天的话,只有小孩还唱着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而在社会上,在大人里头,在成人世界,谁提共产主义似乎就有病,几乎就成了一种不正常。

包括很多网友当中,大胆公开地说“信仰共产主义”的实际上也不是很多,讲得比较多的是毛泽东思想,是为人民服务,是共同富裕,而不是共产主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共产主义这个概念,实际上要做一些反思。


第一国际的发起与解散

第一国际成立的背景


共产主义这场运动,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以来,至今已经经历了160多年了,1848年到1917年是共产主义的发端阶段。



发端阶段的共产主义的运动也是一波三折。他有个第一国际,大体来说就是1848年发表了《共产党宣言》。那时候有一个欧洲革命的浪潮,可是1848年的这场欧洲革命很快地就失败了。失败了以后,比如在法国,就迎来了路易波拿巴的法国——帝制的法国。革命不光在法国失败了,在德国,在奥地利都失败了,失败了以后,就进入了一个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

工人的反抗基本上是被镇压下去了,参加1848年革命的这些先锋后来都流亡到伦敦。要知道伦敦是当时世界的资本主义的中心,伦敦的气氛就不是革命,伦敦的气氛跟我们今天的气氛是有点相似的,基本上说的是怎么样发财、致富,怎么样扩张,怎么样对外殖民,普通人很少去谈革命。

工人在干什么?工人一方面是在要面包面包面包,另一方面,怎么要面包呢,主要是通过工会、罢工、增加福利,主要谈这个,没有想到去颠覆资本主义制度。所以当时有一群想颠覆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者,他们在伦敦就感到很不适应,无所适从。马克思就转到大英博物馆里研究《资本论》去了,去写《资本论》去了。更多的人实际上不会读书或不太读书,所以更多的人是在伦敦做流亡者,就是抱怨。大概到了1867年(这个时间点可能前后错几年,我印象不是很深。大概是在那个前后)的时候,开始考虑成立第一国际。




第一国际里的四股力量

第一国际里头有这么一些成分构成。第一国际里人数最多的就是英国的工联主义,就是主张“工人团结起来要工资,改善工作环境、工作条件”,这是第一国际里的最大一股力量。

第一国际里头还有第二股力量就是法国的蒲鲁东主义。什么叫蒲鲁东主义呢,就是工人建立工人合作社,不通过资本家,通过工人的合作社来掌握生产资料,工人来自救,工人自己解放自己。这是蒲鲁东主义,这个主义在今天中国也有反映。

今天中国其实类似这个,比如说像温铁军的乡建中心,他会更欣赏蒲鲁东主义,跟蒲鲁东主义更靠近。就是说,通过农民的合作、工人的合作来解决问题。我们今天在资本主义的框架里头讲走集体经济道路的,相当一部分的,通过局部的集体合作来寻找出路的,就是蒲鲁东主义,这种力量不小。

其实还有第三股力量。第三股力量是德国的拉萨尔主义。拉萨尔主义基本上是说通过国家来抑制资本,来扶持工人,去建立国家级的合作社,来对抗资本。后来实际上拉萨尔主义是部分的被采纳了,成为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的政策之一,通过改善工人的福利,自上而下地来通过国家力量改变劳资关系,改善劳动者的处境。这是拉萨尔主义。

第一国际里头还有第四股力量就叫无政府主义,主要是来自意大利。




四种主张在今天的具体再现

这四股力量在第一国际里头各有各的群众基础。比如说,工联主义在世界各国都有反映。不单在英国,其实在其他各国,工联主义都是最强大的,人数也是最多的。在今天的中国,比如说广州、深圳、上海,但凡工厂聚集的地方,工联主义都是第一大思潮。它组织的难度比较低,比如说只要“长时间的劳动”,或者说“比较低的工资”,或者“老板有时候有些东西不兑现”,其实就可以出来一场工潮,大量的是自发的倾向。应该说这种工联主义的思潮在今天的中国相当有基础,相当有市场,客观上今天也确实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罢工。但是它的缺陷呢,是在资本主义的框架里头。实际上,或者罢工失败,或者罢工成功,改善了工作处境,但是企业反而是变得更巩固了,这是工联主义在中国的表现。

蒲鲁东主义在中国有表现,其实拉萨尔主义在中国也有表现。

拉萨尔主义在中国的表现,一定程度上是乌有之乡起了这个作用,希望通过国家的力量来抑制资本,通过国家的力量来改变劳资关系,更多的把希望寄托于政策,寄托于国家政策的调节。类似某种国家资本主义的东西,在今天中国有反映吧。当然,乌有之乡希望的不简单是说国家资本主义,而希望是社会主义。

但是现在的关键就是社会主义不容易,社会主义需要改变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如果说在现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不变的情况下,你还想让这个国家通过国家力量来调节劳资关系,抑制资本、节制资本,就不容易。

第四股力量就是无政府主义。无政府主义实际上可以典型地体现为“巴黎公社”。巴黎公社实际上是相当强的无政府主义的力量。无政府主义的特点是他们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要“反什么”是明确的。比如说,反政府是明确的,反资本是明确的,但是要建成一个怎么样的社会,这个实际上不太明确,他主要是反抗剥削压迫。一切带“长”的统统不要,不但是资本家不要、“长官”不要,连“家长”都不要,因为他认为这个都带压迫性,都带压制性。所以无政府主义实际上是一股相当强的思潮,但凡属于社会最底层的大概会比较欣赏这个无政府主义。毛主席当年也曾经有过一段无政府主义的情绪,一段这个思想。而且在国际歌当中所表达的相当程度上的就是无政府主义的思想。“不要一切救世主,靠我们自己起来”,那我们自己怎么起来,你看国际歌唱了这么多年,他不好起来。他不太容易形成,因为他内在是非常强烈的无政府主义思想,但是他最具有革命性。


欧仁·鲍狄埃

我有一年去香港参加反WTO的会议的时候,遇到一群北欧的无政府主义者。你想,WTO是想把全球的资本力量组织起来,那无政府主义者是很不爽的,那就是都要反。后来跟他们在一起开会讨论反资本,发现他们反资本的力度比我要大,为什么呢,他们是大小资本全反,知道吧,我们主要是反跨国资本,民族资本实际上我们认为还要团结争取,甚至还要利用一些民族资本发展我们的工业企业。但他们实际上是兜底翻的情绪。这种兜底翻的情绪就是无政府主义的情绪,他有的时候就不是一种思想理论,其实是一种情绪,一种思潮,非常等价于那种”我要我要我要”,怎么要啊,不知道怎么要,但是就是要反。




第一国际的四种思潮VS马克思主义

这四种思潮,唯独马克思主义不是第一国际里头的主潮,但是很抱歉所有这种四种思潮的人都没有马克思这种写作水平。结果马克思是第一国际的书记官,所有的文稿是他来起草。但是实际上行动是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倾向,统一不起来的。所以最后就是第一国际里头四种思潮,齐齐反对马克思主义。为什么?大概因为是马克思的意思是说,无产阶级要经历过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再经过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共产主义,马克思大概是有一整套理论的。但是呢,比如说工联主义,他就没琢磨着推翻资本主义,就没准备搞无产阶级专政,蒲鲁东主义也没准备,拉萨尔主义也没准备,无政府主义他觉得你无产阶级专政不也是专政嘛,一样要反,知道吧。所以这个四派真往深层次去交锋,就会吵得不可开交,所以最后第一国际就解散了。解散主要是指责说,马克思博士你专制,你不能理解我们工人的实际感受和处境。马克思的意思是说,那工人阶级要提高觉悟,你不能停留在改善处境上,你得推翻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然后这个中间就来来回回地争论,第一国际就这么解散了。




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次要的

解散以后就爆发了巴黎公社。巴黎公社呢,其实相当强的就是无政府主义的力量。这是第一个波折。共产主义运动啊,实际上理解的人是不多的,然后后来就进入第二阶段,就是巴黎公社失败。理论上来说,巴黎公社失败推动了国际共运的发展,促进了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形成,在实际生活当中,就出现了所谓叫第二国际。



第二国际,就是把各种思潮广泛地联合起来,那么最后就变成类似乌有之乡某种大平台的概念。很热闹,但里头有各种主张,谁也不强调各自的主张,最后总结说,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次要的。各种想法你甭管咋样,先动起来。马克思不太满意,恩格斯也不太满意,但是挡不住这个潮流就先动起来。

第三国际简史

第二国际的诞生


这个动起来的过程当中,最折磨人的一个选择大概是形成“德国社会民主党”。你形成政党之后要不要按照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去成为其中的一员,成为其中的参政党?且不说执政啊,说一旦成为参政党之后,你这不就成了整个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一个部分了吗,你这个就背叛了工人阶级的立场,知道吧,你就跟资产阶级合起来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来剥削压迫工人阶级。反对派是这么说的。赞成派说呢,你不去参政,你不去制定政策,你不去影响舆论,你怎么改变处境啊。也就说你要去改变处境你很可能接受他的游戏规则,可你不接受他的游戏规则,你可能就改变不了处境。然后在这场争论当中,最后的多数就是说那咱还是参政吧,我们去改变经济政策吧。就是说不单是在经济上而且是在政治上融入到资本主义这个制度里头去,这个就叫第二国际,后来也被认为这个就是修正主义思潮。




第三国际:剥削压迫究竟在哪儿?

那我不想融入怎么办,不想融入这个体制怎么办,那就要整个彻底颠覆这个体制,这个就是第三国际。苏联和中国走的道路,就是第三国际的道路,彻底颠覆的道路,重建。

那么第二国际怎么看第三国际,第三国际是推翻了资本主义制度,消灭了私有制,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建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制度。那这总好了吧!比较当时的革命者,第三国际就是比较理想,比较彻底地去消灭剥削压迫,但是这里头就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个剥削压迫究竟在哪儿。你会发现把那些资本家、大地主脑袋都砍掉,把沙皇俄国政府都赶走,沙皇的家族都杀光以后,还是不是“顺利地”搞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了。




先搞一段资本主义,今后再搞社会主义

后来就遇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产生了列宁的一句名言——小生产是每日每时的、自发的、大批的产生的资本主义。也就是说我们把土地都分掉了,分掉了之后就是小生产(土地一家一户这个各自所有嘛)。

土地改革是什么,就是把大地主的地分给普通农民。分下去之后,结果发现这个是个资本主义的温床——每日每时都在自发的、大批的产生的资本主义,这就麻烦了。那政权已经在无产阶级手里了,这个经济政策我们还可以自己制定了,最后你发现你还得向“小生产”这个自发的大批的产生资本主义实力去让步。这个让步就叫“新经济政策”,是在列宁时期就有的新经济政策。

这个“新经济政策”后来就被中国改革开放的那一派引用,说,列宁也搞“新经济政策”啊,咱们搞改革开放,就相当于新经济政策,就相当于向资本主义让步,我们退一步将来进两步,我们先搞一段资本主义,今后再搞社会主义,这大概就是改革开放的非常重要的理论依据之一。

那么,实际上在苏联倒真的是退一步进了两步。搞了一段新经济政策之后,大概从1928年开始,开始大规模的集体化,大规模的公有化,斯大林的这个政策主张得到了通过。然后主张巩固“新经济政策”的那些派系,比如说布哈林这一派就被肃清。然后斯大林这一派,就是工业公有化,农业集体化(大农庄嘛,集体农庄化)。这个措施就从1928年开始大规模的推行。




极左的托派

当时斯大林清理了左派和右派。

左派是托勒斯基派,托派。托派的意思是什么,托派意思是说一国不能建设社会主义,咱们苏联要建成社会主义该怎么办,我们得让世界社会主义化。也就是说我们以苏联作为出发点,我们先把德国、法国、英国、美国……整个世界都变成苏维埃政权,完了我们再巩固苏维埃政权。我们要不让这个世界不断的革命,不断的社会主义化,不然在资本主义的包围当中,是无法一国建设社会主义的。

按照托勒斯基的这个主张,就得对外不断地发动战争,然后不断地去唤起世界各国工人阶级的武装组织。比如说武装德国工人,武装法国工人,武装奥地利工人,武装波兰工人,完了苏联红军这边出兵,那边波兰工人起来跟波兰资产阶级干,这样把整个世界变成红彤彤一片。这个是托勒斯基的大体的主张,他认为苏联单独一国搞社会主义不行。我们被汪洋大海包围着,咱先把汪洋大海变成陆地再说。但这个政策真要实行的话是非常冒险的,基本上那就是不得安宁了。所有的力量都得动员起来去战争,这个就是极左。

右边的是说,我们“新经济政策”培养了一批富农,我们不能去消灭富农,这是我们培养起来的富农。这回的富农可不是沙皇俄国留下的富农,是我们新经济政策鼓励起来的富农,所以就主张要巩固“新经济政策”,向农民让步,大概是这套思路。




斯大林走了一条集体化的道路

然后斯大林就采取了一个集体化的道路。这个集体化道路总体而言应该说是有重大的历史贡献,什么叫重大的历史贡献,就是从1928年到1938年这个十年期间,苏联的经济高速发展。苏联用十年时间建立了一个重工业体系,这个重工业体系后来能够生产出成千上百的飞机、成万成十万的汽车和坦克,积累了巨大的生产能力。后来打败法西斯德国,靠的就是1928到1938的苏联十年的经济发展。



这个十年时间,恰好是西方国家“从1929到1939”,一场经济大萧条。整个西方世界一片哀鸿,工人纷纷找不着工作,失业或者等待救济,这边苏联工业是快速增长、高速发展。所以实际上在这段时间内,整个西方世界的知识分子阵营,普遍的左转。那段时间像罗曼·罗兰之类的,我印象中啊,都发生了左转,都倾向于社会主义。




法西斯思潮在资本主义阵营有很大的潮流

那么在资本主义这一边,他们在主张什么,比如说当时有一个强有力的思潮,就是德国的法西斯思潮。德国法西斯思潮不单是在德国,而且在美国也有很大的声音和潮流,代表人物之一是亨利福特。福特是福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他跟希特勒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好,他就比较主张镇压工人罢工。给工人提高工资可以,但是“你要”不行,“要”我就要镇压。这个思潮在老板阶层当中很有影响力,这边是苏联社会主义的专政力量,那边也相应要加强资产阶级统治的专政力量,就形成两极对抗。这个对抗的结果,就是世界大战。




杜勒斯的预言

最后世界大战一结束,苏联从一国哗哗哗就变成了十几个国家,变成社会主义国家。这样社会主义阵营跟着苏联就壮大了,之后就形成战后的冷战格局。问题是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冷战格局当中就出来了杜勒斯的“和平演变”的学说,说别担心共产主义阵营,给西方人打气。杜勒斯的学说是说,你别担心,自由民主的这个思想、个人主义的思想在这些共产主义国家里头也都已经是扎了根的。他们打江山这一代咱也就没办法了,但第二代第三代是被我们和平演变的,这后来的结果还真证明被他们和平演变了。这个逻辑是这么一层层过来的。

所以到了现在,就相当于是说,两种不同的理论在较量。一种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说资本主义是必然会被社会主义所替代的,被共产主义所战胜的。另外一种理论是说,你的共产主义是不长久的,要被自由民主的思想给瓦解的。这两种思想的较量,我们实际上是被杜勒斯不幸言中。




权利私有化倾向不断在中国不断滋长蔓延

而最让人感到痛心的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高层,在刘少奇、陈云、邓小平、林彪这个层次,跟杜勒斯的预言遥相呼应。中国共产党的高层恰恰是“权利私有化倾向”不断的滋长蔓延。我们成立了公有制社会,公有制社会是一个有结构的社会,有权利的社会,而这个权利是有可能被私有化的。最后实际上是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为了阻止权利的私有化,所以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可文化大革命发动的结果呢,权利私有化的进程只是暂时被抑制了,后来实际上是加速了,这就是中国的历史。

我们的信仰应该是什么?

“共产主义”这个信仰确实是一个问题


那我们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要去思考怎么办。因为显然是在国际共运普遍失败的基础上,思考重新出发,这个是一段大历史啊。我们从事的是小生产,但是我们要思考的是大历史,思考的是大社会,要不然我们无数地分散的工作,不能形成对于社会的改变力量、改造力量。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去思考“共产主义”这个信仰,经历过160年考验之后,还是不是成为我们下一步的信仰,这确实是个问题。

也就是说,今天这个社会有一部分人非常坚定地认为共产主义必胜,资本主义必败。这部分人我接触地相当多。面临共产主义运动的种种挫折,他们怎么看,他们认为这是低潮,是历史前进的曲折,但是共产主义信仰没有错,共产主义战胜资本主义这个历史趋势没有变。但是,我觉得这部分同志,毕竟人数不多,年纪也越来越大,年轻人普遍不太能理解他们。




思想上、价值观上的革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特别是要面对共产党高层的“权利私有化”这些问题,普遍的世界各国都出现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就会发现,思想上、价值观上的革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如果这个革命不能完成,你光把生产资料公有化,这革命等于是还会再来一次再来一次,社会颠覆一次还会重建一次,再颠覆一次再重建一次。他们认为要先搞生产资料公有制,然后才能进行第二观念上的决裂。先在所有制上跟私有制决裂,然后在观念上和私有观念决裂,变成公有观念。

那我们实际上现在在做的一个小小的变动是说,我们先完成思想观念上跟私有制的决裂,再推进生产资料公有制,完成这个所有制的决裂。这实际上是今天我们这个新思想跟原有思想的差异所在。




我们信仰什么:信仰人民!


然后进一步说,变成信仰什么,这个信仰就变成信仰人民。就比如说这歌里头讲“对你的爱已无言”,对谁,对人民。我们过去共产党人就讲过,人民就是我们的上帝,毛主席大概就讲过这话——基督教信仰上帝,共产党人信仰人民,实际上本来是一回事,但我们以前没有这么讲过,我个人的演讲这么讲过。记得07年的一场讲座里面,因为好多人问,问你信仰什么呀,那我现在等于是对共产主义这个理论有一点变动,我的说法是,信仰人民!


毛主席和人民在一起




人民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分化、不可瓦解的整体


但是,“人民”是谁啊,人民是不是张三李四王五马六啊,不是的,人民不是一个个具体的人,人民实际上是一个作为整体的,不可分化、不可分解的整体。信仰人民,这个时候的人民是高高在上的,是类似基督教上帝的、抽象的、不可分解的一个整体。具体到生活当中,他有可能是低低在下的,是一个个可具体的。思想上是信仰人民,行动当中是为人民服务,可以从具体一件件小事做起。

唱这首《深海》这首歌的时候,大家慢慢去寻找这个感觉,信仰人民,实践为人民服务。当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这么去思考,这么去理解的时候,我们这个社会就会越来越变成生产资料公有的,人们的思想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么一个社会,就不会有剥削压迫、两极分化、贪污腐败……所有这些都逐渐会随着我们的成长和扩展,不断的消失掉。这是这首歌背后的大道理。

韩老师在讲这首歌的时候,也确实在讲我们这个世界,在讲我们这个人群。实际上,我们做的具体的事看上去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我们也锄地,我们也剪枝,我们也种蔬菜,但我们的想法跟普通人会有特别重大的区别。我们要逐渐让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慢慢有这种想法,这就叫新的文化,新的生活方式,新的价值观念。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推荐话题

讨论交流

换一张
gymxdjs 2014-04-02 15:04:42
观察思考毛主席走过的路,感受文化的力量,就能与韩老师一起致力于人民的幸福事业。
二哥 2014-03-30 17:01:29
信仰人民,很好很及时!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