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大道师说 天下为公 >> 文章正文

【最新视频】清明祭祖:重识中国历史 回归大同正道

来源: 大学网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4年4月17日      点击:1016 讨论:0
清明祭祖:重新认识中国历史(一)
 
 





按照我们四时九节的设计,马上又到了我们的第三个节日——清明节。清明节干什么呢?我在设计四时九节的时候,原来是说清明节既祭祀我们华夏的列祖列宗,又祭祀我们的革命先烈。但是因为我们今后还有两个节日,一个是国庆节,可以专门纪念革命先烈。还有一个人民节,我们要纪念、祭奠我们英雄中的英雄。已经有两个革命节日,所以我的意思是清明节这一天,单独留给我们的老祖宗。

这个老祖宗是谁?老祖宗太多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咱们祭奠哪个行啊?我的意思是咱就祭黄帝,或者炎帝和黄帝都可以考虑,但是我感觉,突出黄帝一位作为代表人物更合适。

我给大家讲讲我前后的一些想法的变化啊。

我最早是接受“历史虚无主义”的教育,用“吃人”二字把中华民族的五千年历史给一笔勾销掉了。因为我是鲁迅先生家乡的人,所以我一想起来,那就是五千年的剥削压迫,那整个就是三座大山压了我们五千年。这么一个想象,就对炎帝、黄帝,对于这个什么伏羲、太昊,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实际上都没感觉。特别是我受毛主席的影响特别深。毛主席的诗词《贺新郎·读史》大家有印象吗?“三皇五帝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意思是那都是假的,都是说着玩的。你有证据吗?这还真不见得有证据。比如就说黄帝陵,谁知道这是不是黄帝的墓,谁知道里面埋得什么玩意儿,这东西就有点说不清。

我们比较重视“实事求是”嘛,所以要靠考古、挖掘这套东西。但是我后来体会到有些东西是挖掘不出来的、考古不出来的,但是可以通过思想让他复现。考古考不出东西来,用思想才能让他复现。比如说假设哪一天毛主席也进了陵墓了,然后三千年以后再来考古,说这儿有这么一座陵墓,他当年干什么了?想什么了?实际上你看不出毛主席当年想什么干什么了,你只知道他其实也是白骨。我这话不好听啊。那我们如果有一天发现了黄帝墓、黄帝陵,把它打开了,考古了,能说明什么?顶多证明这里头有碳元素,测定多少多少同位素,确定是多少多少年前。就这点我们能够确定,关于黄帝生前干什么想什么我们没法知道。

所以考古看上去特实实在在,实际上考到的都是死东西,没法还原一个活的社会。你要说这个东西虚无缥缈,真虚无缥缈的话,我们是从哪儿来的啊?其实一代代繁衍下来,不能说父母不在了,爷爷奶奶不在了,他们就是虚无缥缈的,他们就是不真实的,这个话不合适。哪怕我们没见过我们的列祖列宗,他也是真的。这一点信念,不能动摇,真动摇了我们就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了。

但是我们当初的五四青年啊,一股冲天的革命激情,其实就把我们这个列祖列祖给烧掉了,烤化了,认为他不存在了,虚无化了。所以我实际上也是慢慢才去体会到原来历史人物也是需要尊重的,他们也不见得都是坏人。特别是把我们的祖先们都说成是坏人,那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坏人的子孙,知道吧,这个基本上就是西方对中国进行妖魔化。说我们是坏人的子孙,那我们还抬得起头来吗?那你西方人啥人啊?你不是坏人的子孙吗?这样比起来到底哪个祖先坏还说不定,没准还我们好你们坏,是吧?我这都退一步讲啊。所以说,对祖先保持我们应有的尊敬实际上本来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但是我们这个一股革命激情啊,确实会把对祖先的尊敬都给烧化了。

春节的时候,我们祭拜天地,感恩天地,敬畏天地,清明的时候,祭拜祖先、感恩祖先还要敬畏祖先。我觉得这样我们才算是活明白了,要不然我们就很容易自大,说祖先有这缺点那缺点,这问题那问题。有没有?我愿意退一步讲,很可能有。那咱们是后人的祖先,咱们就没问题了吗?咱们也有咱们的问题啊,不能因为我们有问题我们就不是祖先了。我们要把清明节变成一个祭拜祖先、感恩祖先、敬畏祖先的这么一个日子。

反过头来讲,我们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更值得敬畏,更值得珍惜,更值得感恩,那就是黄帝。

黄帝是什么人?有历史记载,进入成为历史人物的第一位。历史人物的第一位,因此是可以作为具象的祖先来祭奠。我们其实不知道三皇是哪一个人,黄帝又是五帝之首,因此说他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统一的这么一个人物,一个杰出的代表,我看是可以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其实炎帝是神农氏,神农氏又属于三皇人物,也就是炎帝其实应该早于黄帝。那“炎黄子孙”,我们应该把炎帝放在前头啊,怎么把黄帝放在前头呢?我们为什么不是去祭拜炎帝而去祭拜黄帝呢?

道理是这样,其实黄帝打败了炎帝部落,不是打败了那个作为神农氏的那个炎帝,而是炎帝的第八代孙,因为作为神农氏的炎帝那很早了。他们都起源于大概今天的黄土高原,陕西那一带。炎黄两个部落都共同从大概宝鸡、渭河那一带发源。大概是这样啊,我记得不太清楚。我去过宝鸡,宝鸡就有一个炎帝陵,陕西还有黄帝陵,所以炎黄可能跟陕西确实有密切关系。在炎黄那个时代,黄土高坡可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水草茂密,野兽竟跑,是属于最适合人类早起活动的那个区域。因为他开发地太早,所以后来黄土爆皮,生态植被被破坏地比较早,可能是这样。所以说炎帝是一个部落时期的人,后来被黄帝这个部落打败。所以如果作为统一中华民族形成的那个历史节点上的人物,应该是黄帝,前面其实是部落时代,传说时代,到黄帝这里进入有历史的记载,可能比较可考。所以虽然是炎黄,但是黄帝更值得作为清明祭祖的对象。

其次是黄帝值得祭拜!

我现在在体会啊,黄帝其实主要是通过道德而不是武力统一了各部落。为什么这么去说呢?因为显然是有武力的,有战争的。武力就是两个战争,一个叫做阪泉大战,一个叫逐鹿大战。阪泉大战和逐鹿大战尽管是战争,但是是以德服人的战争,类似于诸葛亮七擒孟获——不是要把你征服、杀戮而是“以德感化、以德化人”。因为其实是孟获老挑衅,还无理挑衅。这个时候就像毛主席对蒋介石的态度一样,只要你投降了,就没问题了,不是要把你蒋介石的部队赶尽杀绝。所以说诸葛亮智慧的来源,七擒孟获的智慧来源首先是靠道德感化。

这两场战争打得干脆利落,打完了之后啊,有千年和平。大家要去体会啊,千年和平可不容易。我们人类的历史,迄今为止的历史,你去看吧,就是战争与和平,和平与战争,不断的交织,而且时间都隔得不是太远,远一点的也就是两三百年,但是这个中间还有很多小战争。结果从阪泉、逐鹿两场战争以后,一直到夏末就没有史书记载的战争。

你也可以说那个时候可能历史记载不完善啊,但不完善怎么又记录下了阪泉和逐鹿两场战争?所以我估计是迎来了一个千年和平。这话怎么讲呢?大家知道我们今天如果按黄帝纪年是第几年?四千七百一十二年。黄帝纪元实际上是在耶历前两千六百九十八年之前。公园前2698年是黄帝统一中华民族的日子。黄帝纪元是四千七百一十二年。夏末大概是公元前一千六百年,现在是2014年,如果一千六百年加2014年是多少啊,三千六百一十四年,三六一四年跟这个四七一二年相比是多长时间啊,差不多就是一千一百年。这一千一百年之间,没有大的战争,或者没有史书记载的战争。

那是不是古代人他就不野蛮呢,是不是古代人就不好战呢?不见得古代人不好战。成吉思汗就是比较近的古代人。成吉思汗这个草原部落就是在不到国家的部落联盟时代,也就是说成吉思汗他们这个部落的活动方式、组织方式,相当于神农、伏羲、遂人时代,茹毛饮血的时代。 那成吉思汗打起仗来多厉害!所以不要以为古人就不打仗,古人打起仗来也挺厉害的。比较近的更近的古人是谁?是满清,努尔哈赤。那也是在部落时代,实际上他们那个宗教叫萨满教,原始宗教跳大神。其实我估计那个就是伏羲、神农、遂人时代那个部落宗教。满清入关之前是1644年,在1400年的时候,1500年的时候,他们是部落社会,是一个还没进入文明的社会,可他们能不能打呀,他们也挺能打。

所以你这么去思考,说黄帝以后居然有一千一百年和平,意味着什么?各部落长期和平相处,说明就可以推理出一个结论来,黄帝大概是属于德配天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但凡他偏私,偏向哪个部落,那可能将不平,不平就要鸣,不平就要战争。战争是不平而来的,对不对?所以天下太平可不容易了,黄帝可能搞了一个太平的世界。太平了,所以没有战争了。不平了,就会有战争。

尽管黄帝部落是战胜者部落,但是并没有以战胜者自居,没让别的部落跪下受自己统治,也没有把不服从的杀掉。而古罗马基本上是这样完成统一的。我们中华民族在黄帝时期很可能是以民族平等融合的方式形成统一,是以道德来划分“华夏民族”和“蛮夷”的,无道德的是“蛮夷”,有道德的是“华夏”,这个标准就是黄帝定的。而定下来之后可能还产生了具体的历史后果,就是千年的和平。我这是从逻辑上可以推出来的。假如说,黄帝不是公平对待各部落的,要独尊自己的那个部落,会产生不平等,那恐怕就不会太平了。既然有太平,那就一定是属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和德配天地的。

但是做到这一点确实挺困难的,因为人类社会从短期看都挺友好的,从长期看有很多问题会冒出来。一些人初次见面对你笑、很友好,但真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麻烦事就来了。所以,两个部落或者两个社会有10年、20年、30年的和平还有可能,300年的和平,这里面还涉及到人口的变迁,因为有的部落领地小、不够,人口却繁衍的特别多,有的部落领地很大,但人口繁衍得比较稀少,这一来不就不平了吗?不单是说文化上的因素会导致不平衡,自然地理上的因素、人口繁衍的因素也会导致不公平。

所以,要千年里面没有战争,想一想的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那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今天人都无法去想象,因为工业革命以来的200多年发生了很多场战争,最近还在发生很多战争,比如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等等。我们会发现,未来一段时间,随着石油等各种资源的短缺,各种战争还会频繁发生,特别是资源战争。所以,黄帝那个时代要实现千年和平,是有“道”的。我前面说黄帝德配天地,但只是领导人好也不行,如果部落成员都要相互争夺,光部落领导之间要和平,可能吗?恐怕是不行的,所以,我怀疑那个社会实现了部落民之间都可能是少私寡欲、清静无为、不贵难得之货。当社会上普遍存在不攀比、不虚荣、不争斗的心理状态时,才有可能实现长达千年的和平。如果不贵难得之货、不争斗、不攀比比较普遍的状况下,这是什么世界呀?不正是大同世界吗?岂不是我们唱的《礼记·礼运》篇里面的故事吗?我突然在这里开窍了,发现所谓《礼记·礼运》篇不是虚无飘渺的想象,很可能是对曾经存在的一个社会的描述,那个社会就在黄帝时代或者叫五帝时代。如果说西方人总是在想象乌托邦,想象傅里叶、欧文、圣西门的空想社会主义,西方都在通过理论空想一个美好社会,我们很可能这个美好的社会就是历史的现实,这是中华民族特别了不起的地方。我们不需要虚构一个乌托邦式岛屿,虚构一个社会,我们的源头就是这样一个美好的社会,可以供我们去挖掘、借鉴、思考和学习。这样我们的祖先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高尚。如果我们把这段历史一笔勾销、虚无缥缈化,一想我们的历史就是弱肉强食的历史,那么我们今天追求理想就变成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如果我对黄帝的这段叙述和判断是有一定道理的话,那很可能大本大源就在他那里。黄帝的社会,我怀疑土地是公有的,肯定不会私有化到一家一户,可能就是部落所有。森林也肯定不会拆分到一家一户,说这座山承包给你家,那座山承包给他家。最大的生产资料就是土地,土地要是公有的,基本上就可以说生产资料是公有的。黄帝时代显然没有工厂、飞机场、港口、码头,所以土地都公有了,那还有什么不是公有的呢?至于那点衣服,都是兽皮围在身上,这东西私有问题也不是很大。第二,我怀疑政权是公有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受西方思想的影响,说那时肯定公有的,一帮人肯定跟你急。所以,咱们不说那么确凿,说可能是公有的行不行。我们都同意五帝时代是个禅让制,一直到夏以后才是家天下和私天下。反过来说,五帝时代就是公天下,土地、天下是公有的,不正是说是个公有制的社会吗?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追求共产主义社会,他说有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其实我们五帝时代不原始,是有政权的公有制社会。

五帝时代不是原始社会,而是一个政权姓公的社会。这点太重要了!我们的许多问题都是政权姓私引起的,生产资料姓私问题还不是最大的,政权姓私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五帝时代从所有制、道德风尚和千年和平的结果上,我推断那就是一个大同世界。

所以,我们清明去祭拜黄帝不单是作为炎黄子孙都应该的。而且,特别是我们作为一群理想主义者格外应该的,这个在追寻我们的理想。对我们来讲有特殊意义,我们就要在这里创造一个大同世界出来。我们直接去把我们的精神营养追溯到黄帝那里去,我们这个清明节就格外有意思。

三皇是指伏羲氏、遂人氏和神农氏,五帝是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虽然有不同版本,但我认为我这个版本是比较好的。因为我是有说法的,神话归神话,传说归传说,历史归历史,是有内在逻辑去分类的。五帝以后就从大同社会堕落到小康社会。有人说小康社会怎么样,小康社会是大同世界堕落的结果。小康其实不见得是我们大家日子都过得很富裕,温饱有余、小康不足,不见得是物质上的概念,小康很可能也是一种道德界定。这是在家天下私天下开启以后,但开启后夏禹王还是有道德的,周文王也是有道德,是好的私有制社会的领导,而黄帝是公有制社会的好领导。可是,周文王、周武王,或者说汤王、夏禹王是私有制社会的好领导,这要区分开来。

那么,孔夫子是干什么的?孔夫子自己的说法是“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他非常希望西周早期文王、武王建立的礼乐制度和道德人心,向往的是私有制社会的好领导。可是私有制社会中好领导也不容易,私有制社会里更容易成为坏领导。孔夫子想让私有制条件下领导成为好领导,所以他四处去游说,结果四处碰壁。人家还嘲笑他说,你这一套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都是老古董了。孔夫子大概是在公元前560年前后活动的,可是西周建立于公元前1041年,也就说他离周文王的时代都过去500年了。他想恢复周文王的制度,别人嘲笑他真的不与时俱进、真的是古董了。毛主席的时代离我们才30多年,我们要向往毛主席那个时代,都被说成是古董了。我们都不被人理解,何况过去了四五百年。所以,孔夫子到处去宣传文王、武王的道德教化的时候,人们觉得春秋中期是个五霸争霸的时代,五霸之首就是齐桓公。

也就是说,孔夫子面对的是一个武力的世界、一个讲霸道的世界,就不跟你讲道德。所以,他很沮丧,累累如丧家之犬。这听上去不太舒服,就是没家的狗,野狗。可孔夫子的意思是,我还是曾经有家的,你们才是真正没家的狗,你们也不想找家,我这条狗还是想找家的狗,这家就是精神家园。

孔夫子失去了他的精神家园,他的精神家园就是周礼和周制,周德和周风,这是孔夫子的精神家园。他想让这个世界回归一个有道德的私有制社会,可是现实社会是一个无道德私有制社会。那干脆去追求有道德的公有制社会岂不是更好?孔夫子为什么不一步到位、直接奔大同世界去呢?但是,有道德的小康社会的好领导都受人嘲笑,要是再直奔那个大同世界不就成为怪物了吗?老子崇尚什么?老子崇尚黄帝的大同世界,所以叫“黄老哲学”,黄帝和老子总是相提并论的。孔夫子想维持那个小康社会,得从大同世界中吸收营养,就得问道于老子。这样历史故事和逻辑脉络就联系上了。老子讲:“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什么叫“失道而后德”?我们过去只是从人品上讲,现在可以说,失去大同世界而落到了好的小康社会,这叫“失道而后德”。后来,德、仁、义、礼都守不住了,最后就是礼崩乐坏,只能讲法,这就是商鞅变法的时代。

那么怎么评价商鞅?我们现在在看《大秦帝国》,里面在赞扬商鞅。但是孔夫子怎么看他?在孔夫子眼光中,他是在“霸”里面会“霸”的人。春秋战国那么多小国都想称霸,可就是不会。商鞅就帮秦孝公实现了称霸中国,但秦始皇是一个有德之君吗?可能不是。如果说黄帝是有道之君,文王、武王是有德之君,秦始皇是个有法之君,因此也就是个“霸君”。这样梳理可能更符合历史事实。

但是毛主席在这个问题上有一种表述,三皇五帝都是“骗了无涯过客”,秦始皇可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了不起的人物。所以,毛主席自称法家,推崇秦始皇。按照中国历史的评价法,秦始皇实际是一个霸主,不是一个王者。我们怎么理解这件事?毛主席赞扬的人物难道我们要贬低吗?这就是一个问题。因此,与其有无数小霸争霸天下,不如有一个大霸统一天下。这就是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有无数小霸争霸的时代是战争的时代。所以,秦始皇哪怕他也是个霸,但是他给社会带来了统一与和平就应给与称赞,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情况应该是相互交战的无政府主义的情况。

所以,春秋战国可能是最糟糕的,但这件事情有争议,因为自由主义者最欣赏春秋战国。那个时代自由,秦始皇一统一就不自由了。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秦始皇一统一就焚书坑儒、扼杀言论自由。春秋战国意味着什么?小国林立的时候,知识分子作为谋士和说客最活跃,等到只有一个大老板时就失业了、很郁闷,这就是秦统一以后的事了。所以,知识分子业务量大的时候就是春秋战国的时候,他们在这个时代好混饭吃,最喜欢这个时代。靠点子谋生的时代就是靠骗术谋生的时代,其实阴阳家、法家、儒家等各家当时不都是点子公司吗?民国也有点类似,组织越多,我实在不行可以换一个,再不行再换一个,你不用我他会给我出更高的价钱。所以,知识分子就特喜欢这个时代。

可是老百姓喜欢统一,哪怕是他以后有些不爽,可是不至于死人,这才是大众,大众是喜欢统一的;小众喜欢这个思想那个思想。这么梳理就和管子对历史的梳理对上号了。管子把历史的不同的政治阶段、政治思想和领导人类型概括为四种类型:“皇”,即三皇时代;“帝”,即五帝时代;“王”,即夏禹到周武王这一段;“霸”,即东周以后的时代。所以,“皇”、“帝”、“王”、“霸”,一级比一级要下降。

但是不是纯粹下降,这很难说。因为“皇”这个时代不存在统一的中央政权,道德的作用也不见的那么重要,是一个无知者无畏的时代,而道德的高峰很可能是黄帝时代,因为那是一个有知有畏的时代。黄帝时代已经知道要征战了,但还能不征战,这个是不太容易的事情,所以黄帝时代很可能是道德高峰。所以,我们去祭黄帝的时候,又上了一层境界。

“皇”、“帝”、“王”、“霸”还能分别对应什么呢?能对应上古希腊《荷马史诗》的叙述。《荷马史诗》认为,人类历史经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做黄金时代,无忧无虑、无知无欲、吃饱了算;第二个时代叫白银时代,但叙述不详;《荷马史诗》叙述比较详细的是青铜时代吗,那个就是特洛伊木马、英雄之战的时代,但西方青铜时代对应的是部落征战,出现各种部落英雄;最后一个时代是黑铁时代。放到中国历史上如何对应呢?三皇是黄金时代,五帝是白银时代,夏禹王到西周结束是青铜时代,最后西周到东周以后是黑铁时代。霸对应黑铁时代,王对应青铜时代,帝对应白银时代,皇对应黄金时代。这也恰好和技术演化的阶段比较对应,从夏禹王到西周正好是青铜器最发达的时候,东周以后正好进入铁器时代,这是有考古依据的,虽然不严丝合缝,但差不多是这样。五帝时代有白银吗,三皇时代有黄金吗?这两个时代都没有生产要素和它对应,但青铜时代和黑铁时代恰好是有技术的印证的。所以,这样思考就出来了两条线索,第一条就是技术是不断进步的,工具变得越来越锋利、先进,可是道德人心越来越倒退。这个说法大体既符合古代西方社会的历史,也符合古代东方社会的历史。

我们过去作为唯物主义者,只看到技术的不断进步,往往忽视了道德在不断退化。这可以和我们很多人的个人成长经历结合起来。小时候相当于黄金时代,少年时期相当于白银时代,青年时期相当于青铜时代,中间期坑门拐骗偷都出来了就叫黑铁时代,个人人生常常是这样堕落的过程。可是,我们要从个人人生、社会人生的黑铁时代返回去怎么办?那就得读书思考,就得“闻道、悟道、体道、践道、乐道”,我们才能够让个人和社会都升华。我希望用这个线索重写中国历史甚至是世界历史,这样写出的历史既是真实的又是动人心魄的,还是可以让人追求和向往的。我过去看历史就没有这个感觉,过去看的是唯物主义的历史,全看到的是技术进步史,政治、思想、道德、人心这一面都被一笔带过。所以,我看的历史就是怎么从陶器变成瓷器,怎样从青铜变成黑铁,怎样从泥瓦变成红砖红瓦。我们到所有博物馆去看,都看到的是技术进步的历史,却看不到道德人心的演化史。

我还想加一个时代进去,工业革命以后的历史不能简单用黑铁时代来概括。工业革命至今的历史要用新的历史阶段去概括,因为它真不同于此前的所有历史时代。如果讲道德人心的败坏问题,也不能简单用倒退败坏去描述,古代社会再倒退败坏,它还不是原子化的,还是分子化、团块化、晶状体化的,它的私有小家是以大家的公作为支撑的,它还要认祖归宗、叶落归根的,生活不像今天这么自由,是跟一个家族、一个家庭的生死成败荣辱联系在一起的,现在我们越来越没有家庭家族社区乡村这样的概念,通通都没有,只剩下原子化的个人。这是过去所有时代都没有实现过的,个体原子化的时代。

我们有了技术的原子化,有了分子、原子、核子、夸克,像无限微小的世界进军,向手机汽车进军,这确实也是过去不可想象的东西。所以,工业革命以后的时代是技术爆炸的时代,但也是社会无限分化、分裂的时代,这个时代和此前所有时代都不一样,因此需要一个新的概括。我概括成朱粉时代,不一定十分合适。朱就是红色,为什么不用红呢?因为我们还是比较喜欢红色的。朱就不一样,和“朱门酒肉臭”联系在一起,不是很好。红是鲜红,朱是暗红,有点这个感觉。我琢磨来琢磨去,用赤粉概括也不合适,因为我们党当初被骂为赤匪。过去,青铜黑铁都是硬邦邦、一块一块的,而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是粉末化的。而且朱粉这个定义正好跟阴阳五行恰好镶嵌进去。黄金、白银、青铜、黑铁、朱粉,正好是五行五色,这还是绝了。朱,对应红和南方;黑,对应北方和肾;青,对应东方和木;白,对应西方和金;黄,对应中原和黄土。

所以,历史正好走了一个五行。五行相生相克,走到朱粉时代也可能回到黄金时代或白银时代。火生土,黄帝属于土德,火灭了以后是土,土生金,金生木,木生火。按照这个大循环,因为这个无限细分化的朱粉时代,我们没准要进入黄金时代和理想社会。这也叫历史规律,但就和“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规律不一样了。但我现在说的叙述很可能贴近历史的本来面目和人心对历史的感受。

因为是朱粉时代,我们才可以进行无限丰富的新组合,粉末可以进行无限丰富的新组合。如果是块状的,还得先打成粉末才能重新组合,现在是自由主义把整个社会打成粉末了,我们无数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人才能来到正道农场。没有自由主义把社区、家庭全打成自由的原子,我们就不能进行新组合,这就是大道。一旦组合还发现真好,还得感谢自由主义把社会打得粉碎。我们可以建造我们自己的精神家园,如果不打得粉碎,就有各种各样的精神家园,它是带有各种问题的精神家园存在,我们就是要创造最新最美的世界,最新最美的物质和精神家园。这就是祭拜黄帝活动的意义。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清明 四时九节

讨论交流

换一张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