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青年成长 立志向善 >> 文章正文

【韩师解惑】自信来源于何方?

来源: 大学网整理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4年7月22日      点击:1055 讨论:3

编者按:相信大家很喜欢这个题目,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自信,能够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可是我们的自信来自何方呢?韩老师说,我们的自信来自于劳动,那么,我们的自信为何来自于劳动和奉献呢?
编者将韩老师有关“自信与劳动”这个话题的部分相关文章整理出来,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更丰富地体会“奉献和劳动”带给我们的自信。



劳动实践是第一位

我认为自信来自劳动,来自青少年时期的体力劳动,来自青少年时期的打猎、捕鱼、种庄稼、玩游戏、爬树。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树能爬上去,一个潜水能潜三十米、五十米,打猎的时候不单把兔子打了还把老虎打了,就有自信了。这是非常唯物主义的解释。不是课堂上能培养出自信来的,诸位要补这课。


我们现在整个教育,都是脱离大自然、脱离群众、脱离实践,所以普遍会自信不足。城市里面的孩子全是玩死的玩具,就不生动;你去逮泥鳅抓螃蟹,那都是会咬你的、都是会逃的,而你要把它抓住,这其中就充满了“道”,这就叫“斗争”,这就是“斗争性”。而这绝对不是后来读书培养起来的!所以我认为现在城市里幼儿园的教学、小学的教育,实际上不是培养有智慧有斗争性最后通向为人民服务大道上的那种人,它培养的是资本的奴隶、生产的工具!


如果缺了这个课,就需要去补。和大自然打交道,是我最好的课堂,现在记忆深刻的全是这些经历。我是特别赞成和活的东西打交道的,因为人是活的。人比泥鳅还要滑,狡猾的人真的比泥鳅滑多了。如果你逮过泥鳅了,你就不怕,你比敌人更“狡猾”,为人民服务的人还是需要这个东西、这种体会。小时候,父母不让你们玩这个、不让你们玩那个,怕出危险,这样就让你们现在缺乏自信。今后,如果我们有个自己的教育系统,就应该把大自然的教育放在第一位,把劳动实践放在第一位,然后才是课堂的辅助。


弹钢琴和洗白菜

MBA的学生还是很喜欢上我的课。最近一门课结束,一群学生非要请我吃饭。席间,不知怎么就谈起了给孩子买钢琴的事情。一位男生已经40出头,感叹孩子不成器,一架钢琴弹了几天就不玩了,说什么都没用。这些年来,每次搬家,钢琴都是个累赘。另一位女生马上接口,你怎么不早说呢?把你那架钢琴处理给我该多好啊!我刚刚给孩子买了一架钢琴!第三位不愧是MBA,马上就想到,哎,我们为什么不能开一个钢琴出租中心呢?大家齐声说,好主意,好主意。


虽然我知道买钢琴已经成为时尚,但还是颇有些诧异。难道钢琴已经成了孩子教育的必修课?我看,让孩子弹钢琴,还不如让孩子跟着妈妈洗白菜。弹钢琴,则每一个手指头该怎么动,甚至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该怎么摆,都有严格规定。钢琴弹得好不好,是轻是重是缓是急,孩子自己都无从把握,必须听从老师的评价。这样,孩子本人不能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和提高,得不到内在鼓励,只能感到一种外在强制,因此很容易产生厌倦和逆反心理,容易形成被动性和依赖性。洗白菜,掰了洗,切了洗;先洗根,后洗叶;先洗叶,后洗根;无论是洗菜的程序还是标准,都有灵活、发挥的余地,好坏标准很容易掌握。孩子从洗菜中每一分钟都会有内在成就感,从而容易培养起较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我这一番议论,颇有点惊世骇俗的效果,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么,刚刚买了钢琴的女生说,难道那么多人都错了?错不错取决于你自己的判断。其实,一般人都知道,目标不能定得太高。跳起来够不着的目标,反而会给孩子以挫折感,使孩子认为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降低自信心。对于孩子来说,弹钢琴或搞小发明,其实是设定了一个过高的目标。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不注意呢?为什么大多数孩子既学不好钢琴,也不学好小提琴,但家长还是会趋之若骛呢?其实,这就是非理性消费。绝大多数人,在非生活必需品的消费上,其实都是追随时尚的。买钢琴、弹钢琴就是这样一种时尚。虽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对于大多数孩子,甚至还有负面作用,但是,钢琴象征着西方早期上流社会的生活,象征着财富、权力和文化品位的结合。钢琴声里流动的,是家长们的西方梦。相反,洗白菜则是自古以来中国下层社会生活的象征,令人想起粗砺的北风,刺骨的冰水,上等人的白眼。嫌贫爱富、鄙视劳动的逻辑就这样弥漫在日常消费行为中,使我们的孩子成为经不起风浪、受不起挫折、缺乏辨别力、创造性和主动性的新一代。


从毛主席心路看劳动对主席成长的影响

毛主席8—13岁期间在私塾读书,清晨和晚上干农活,白天读书,是没有时间做作业的,是不是?我觉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值得想象的人性化的教学体制——教育和生产劳动的相结合。白天读书,晚上和清晨干活,特别符合中国传统士大夫的生活现象,这叫“耕读世家”。其实,不仅仅是白天读书清晨干活,而且还意味着下雨天就读书,“晴耕雨读”——下雨天读书,到了晴天去劳作。这样的话,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是不脱离的!因为这种生活是许许多多像陶渊明式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想象。但是,实际上我认为,它恐怕还是一个人成长特别可靠的道路。


读书首先是要读大自然这本书,读社会这本书。劳动就是在读大自然这本书,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改造自己。当年割草、挑粪、施肥、打柴或砍柴劈柴这一类的活我估计毛主席都是干过的!其实,这些活里面它有道理的,甚至连挑粪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是可以让人很有教益的!你挑不好腰闪了怎么办,是吧?你要走在乡间的田埂小路上,走得又平稳又能够负重,实际上这个技巧是不容易掌握的,这个度和分寸也是不好把握的!


《中庸》不是讲要把握分寸吗?把握这个度吗?度在哪里?劳动当中就有度,过度了你就会受到伤害,或者你没有劳动成果,或者你的身体受到伤害。所以,在劳动当中对分寸的把握实际上是对人的非常好的训练。而且劳动给你的教育它不像老师给你的评价一样。老师的评价,老师他心情一好他就分数给高了,心情不好分数就给低了,是吧?他从这个角度看就给高分,从这个角度看就给低分,老师实际上是具有某种可变性的,主观性更强一些。


在劳动当中去掌握分寸,劳动给你的教训是实实在在的,你符合规律了成果自然就好,不符合规律了那么自然成果就不好,是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毛主席的读书经历——第一条经历——大概就是读大自然这本书,读劳动这本书,至于说那个四书五经恐怕还是次要的。


劳动特别符合“道”

劳动过程很丰富,很灵活,比如说我经常讲的捞鱼摸虾的问题,你就得斗智斗勇。如果你学数理化的,其实数理化不需要斗智斗勇!数理化相对来讲是比较确定性的,是常道,而这个劳动其实面对的是非常道,面对的是大自然的大道,当然,这个大道——也需要今后的读书生活去加以提炼,去反思咀嚼。如果说你只有劳动没有后来的读书思考,等于是只有土壤没有树它后来开不了花结不了果。


按说普通的劳动者天天在劳动,但是他们缺乏后来读书生活的提炼、反思和抽象。但是,假如说脱离了劳动呢?那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是空中楼阁。我们今天其实是把读书和劳动一刀切断了,切断了之后劳动者他就变成了狭隘的经验主义,读书人就变成了教条主义,这样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就没法结合。但是在毛主席这边他既有劳动的经历又有读书思考的反思能力,这是他很强的一面——既破除了经验主义又破除了教条主义,最后就把经验和教条主义达到一个融会贯通的地步。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成长与理想

讨论交流

换一张
陈冤枉2 2016-08-30 15:55:21
我是中国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共产党监狱羁押被他妈的共产党冤枉判刑人员家住中国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管理区居委会南关街28号
         我申诉!一个忠诚优秀的共产党员国家干部被害得家破人亡,60年来的冤情一直无处可伸,现在家里又受到政府官员与社会邪恶势力的威胁!
        我家在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区南关街28号。革命年代我爸陈然因作战有功,当上陆丰县食品公司国家股级干部。1953年陆丰县食品公司调来一位经理(原来的大安镇镇委书记),他靠手段把在大安镇的情妇调来陆丰县食品公司工作。平时工作上他跟我爸有

分岐,怕我爸揭发,就和他的情妇一起设局诬告我爸跟他的情妇有生活作风问题,致使我爸被判了20多年期刑,还强迫我爸签字离婚。我爸的前妻在他被判刑的第3年就在忧郁与生活重压之下含恨去世,留下出生不到2岁的女儿成为孤儿,60年来一直未曾与我爸见面相认

。我60多岁的祖母,听到我爸因强奸少女被枪毙的谣言,在人前不敢抬头多言,常以泪洗面,孤身一人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
我爸被送到兴宁煤场,在井下经历了生死考验,留下病根和很多伤疤,连创4年全国产煤量第一,多次受到党中央与省政府表扬和记者采访,他的案情也受到党中央的重视,1958年党中央下文书给我爸,叫他归队,但他害怕再遭上司逼害,不敢到陆丰县报到,因为那个人

渣也不把党中央文件当回事。为了避难,我爸曾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还经常挨斗游街,不管社会什么人都可以辱骂、欺负我爸,他被人称为Q某(家乡方言:被人瞧不起的傻子之意,我也受到牵连在社会上多了一个Q仔的外号)。我爸虽然遭到冤屈,但他一直忠诚党和

国家,做出很多贡献,受到一些领导的表扬和群众好评。
        1965年,经人介绍我爸与农村出身没文化的我母亲结婚,婚后第2年我来到这个浑浊的世界。我读书到小学3年级,因受不了人格侮辱到社会学徒打工,过着背井离乡的生活。
        我祖先留下3间房屋(1951年政府土改时,我祖父已经在政府登记备案,以前的旧契约已经加盖新中国政府印章),有两间被恶人霸占,他们趁火打劫把我家所有财产祖业与值钱东西偷洗劫一空。
        1971年开始,我母亲向霸占我家房屋的人讨要第一间房子。第二间被霸占的房子1982年而需要重建,我母亲从居委、镇委、镇法院、县法院,汕头市地区法院一直告到省法院,可是官官相护,对方有钱有势,还有一个亲属在汕头市地区法院当庭长,他们事事袒

护霸占方、帮他们造假、出谋划策,在法院当众撕废居委、镇委和证人的调查挡案及证明,还强词夺理说:居委、镇委算什么!明明是我家的祖业,却要我家让给他们,只补点损失给我家。还仗势和我家平分我家的房屋,我母亲坚决抵抗,但最终判决没收我家的祖业,

然后由对方来承租。
        1983年的一天,几个恶人闯到我家里来,说我母亲闹事要抓走她。没抓到我母亲,就把我80多岁的祖母抓到一个因放暑假而空置的小学教室监禁起来,进行毒打与虐待,要用我祖母换回我母亲。我祖母被活活的饿死在学校教室里,被停尸街头好几天,尸体发臭

后才被移到医院的太平间。我爸回到家也被镇委软禁,他们胁迫我爸签字承认我祖母是畏罪自杀,可怜我爸连做人的权利都受到控制,只好低头,回到家大哭一场后,草草收埋我祖母。
        失去祖母后,我爸在我母舅的劝说下(母舅是一个食斋拜佛善者)二人合资出物,结伴到甲西镇一个荒山野岭的建了二间简陋的小屋,过着隐者生活,我爸妥善管理得到了政府与善界支持,2002年建成一座雄伟的宫殿,供人礼拜与祈福,还以我爸的名字正式注

册挂牌,成为国家合法的甲西镇腰带石乐善观。我爸认真学习,也在2002年结业,获得广东省道教协会结业证书,陆丰市人民政府也给我爸个人五好奖荣誉,让他任陆丰市道教协会秘书长职务,2004年到广州市参加张广宁市长会议还留了影。对善款财务,我爸一直请甲

西镇政府派人专管。随着规模发展出现了争权夺利之人,其中有吃斋的母女两个,为了夺取管理权,拉拢贿赂政府个别垃圾官员,给我爸的住处断水断电换锁,使我爸无法正常生活。2006年我爸只好伤心地离开了他用20多年心血创建的地方。但祸不单行,回到家里,霸

占我家房子的人又纠结黑社会,卷土重来动工建房,他们动怒带刀带枪破坏我家唯一的栖身之地,我母亲当时报了110、公安部门,上访了当地政府各部门,一直到现在无结果,已经年老的父亲再次受到惊吓成病,跟我出来流浪和医病。
        2010年甲西镇腰带石乐善观吃斋的那母女俩为了达到成为正式政府管理人员的目的,贿赂收买并指使陆丰市股长、甲西镇镇长、当地村长等,对我爸进行威胁恐吓,要他签字移交有关管理手续。他受不了非人的折腾与刺激含冤离开人间。我爸去世没几个月,家

里一间房子也在没通知我家的情况下被转卖给黑社会,如今我家人和祖业财产再次受到威胁!我爸捱过枪林弹雨,早年为革命出生入死,革命成功后他也被这个革出来的社会逼害致死。难道党与政府就这样残忍吗?难道这个社会有钱有势就可以横行霸道吗?难道我家就

该在不人道的冤屈中生活吗?我家何时才能过上安宁像样的生活,几百年的祖业财产何时才能归还我家?请首长为我家主持公道!让那些社会恶人和狗官得到应有下场!”
陈冤枉2 2016-08-30 15:50:16
我是中国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共产党监狱羁押被他妈的共产党冤枉判刑人员家住中国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管理区居委会南关街28号
         我申诉!一个忠诚优秀的共产党员国家干部被害得家破人亡,60年来的冤情一直无处可伸,现在家里又受到政府官员与社会邪恶势力的威胁!
        我家在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区南关街28号。革命年代我爸陈然因作战有功,当上陆丰县食品公司国家股级干部。1953年陆丰县食品公司调来一位经理(原来的大安镇镇委书记),他靠手段把在大安镇的情妇调来陆丰县食品公司工作。平时工作上他跟我爸有

分岐,怕我爸揭发,就和他的情妇一起设局诬告我爸跟他的情妇有生活作风问题,致使我爸被判了20多年期刑,还强迫我爸签字离婚。我爸的前妻在他被判刑的第3年就在忧郁与生活重压之下含恨去世,留下出生不到2岁的女儿成为孤儿,60年来一直未曾与我爸见面相认

。我60多岁的祖母,听到我爸因强奸少女被枪毙的谣言,在人前不敢抬头多言,常以泪洗面,孤身一人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
我爸被送到兴宁煤场,在井下经历了生死考验,留下病根和很多伤疤,连创4年全国产煤量第一,多次受到党中央与省政府表扬和记者采访,他的案情也受到党中央的重视,1958年党中央下文书给我爸,叫他归队,但他害怕再遭上司逼害,不敢到陆丰县报到,因为那个人

渣也不把党中央文件当回事。为了避难,我爸曾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还经常挨斗游街,不管社会什么人都可以辱骂、欺负我爸,他被人称为Q某(家乡方言:被人瞧不起的傻子之意,我也受到牵连在社会上多了一个Q仔的外号)。我爸虽然遭到冤屈,但他一直忠诚党和

国家,做出很多贡献,受到一些领导的表扬和群众好评。
        1965年,经人介绍我爸与农村出身没文化的我母亲结婚,婚后第2年我来到这个浑浊的世界。我读书到小学3年级,因受不了人格侮辱到社会学徒打工,过着背井离乡的生活。
        我祖先留下3间房屋(1951年政府土改时,我祖父已经在政府登记备案,以前的旧契约已经加盖新中国政府印章),有两间被恶人霸占,他们趁火打劫把我家所有财产祖业与值钱东西偷洗劫一空。
        1971年开始,我母亲向霸占我家房屋的人讨要第一间房子。第二间被霸占的房子1982年而需要重建,我母亲从居委、镇委、镇法院、县法院,汕头市地区法院一直告到省法院,可是官官相护,对方有钱有势,还有一个亲属在汕头市地区法院当庭长,他们事事袒

护霸占方、帮他们造假、出谋划策,在法院当众撕废居委、镇委和证人的调查挡案及证明,还强词夺理说:居委、镇委算什么!明明是我家的祖业,却要我家让给他们,只补点损失给我家。还仗势和我家平分我家的房屋,我母亲坚决抵抗,但最终判决没收我家的祖业,

然后由对方来承租。
        1983年的一天,几个恶人闯到我家里来,说我母亲闹事要抓走她。没抓到我母亲,就把我80多岁的祖母抓到一个因放暑假而空置的小学教室监禁起来,进行毒打与虐待,要用我祖母换回我母亲。我祖母被活活的饿死在学校教室里,被停尸街头好几天,尸体发臭

后才被移到医院的太平间。我爸回到家也被镇委软禁,他们胁迫我爸签字承认我祖母是畏罪自杀,可怜我爸连做人的权利都受到控制,只好低头,回到家大哭一场后,草草收埋我祖母。
        失去祖母后,我爸在我母舅的劝说下(母舅是一个食斋拜佛善者)二人合资出物,结伴到甲西镇一个荒山野岭的建了二间简陋的小屋,过着隐者生活,我爸妥善管理得到了政府与善界支持,2002年建成一座雄伟的宫殿,供人礼拜与祈福,还以我爸的名字正式注

册挂牌,成为国家合法的甲西镇腰带石乐善观。我爸认真学习,也在2002年结业,获得广东省道教协会结业证书,陆丰市人民政府也给我爸个人五好奖荣誉,让他任陆丰市道教协会秘书长职务,2004年到广州市参加张广宁市长会议还留了影。对善款财务,我爸一直请甲

西镇政府派人专管。随着规模发展出现了争权夺利之人,其中有吃斋的母女两个,为了夺取管理权,拉拢贿赂政府个别垃圾官员,给我爸的住处断水断电换锁,使我爸无法正常生活。2006年我爸只好伤心地离开了他用20多年心血创建的地方。但祸不单行,回到家里,霸

占我家房子的人又纠结黑社会,卷土重来动工建房,他们动怒带刀带枪破坏我家唯一的栖身之地,我母亲当时报了110、公安部门,上访了当地政府各部门,一直到现在无结果,已经年老的父亲再次受到惊吓成病,跟我出来流浪和医病。
        2010年甲西镇腰带石乐善观吃斋的那母女俩为了达到成为正式政府管理人员的目的,贿赂收买并指使陆丰市股长、甲西镇镇长、当地村长等,对我爸进行威胁恐吓,要他签字移交有关管理手续。他受不了非人的折腾与刺激含冤离开人间。我爸去世没几个月,家

里一间房子也在没通知我家的情况下被转卖给黑社会,如今我家人和祖业财产再次受到威胁!我爸捱过枪林弹雨,早年为革命出生入死,革命成功后他也被这个革出来的社会逼害致死。难道党与政府就这样残忍吗?难道这个社会有钱有势就可以横行霸道吗?难道我家就

该在不人道的冤屈中生活吗?我家何时才能过上安宁像样的生活,几百年的祖业财产何时才能归还我家?请首长为我家主持公道!让那些社会恶人和狗官得到应有下场!”
十二月红社守 2015-05-29 14:18:19
对于我,为什么特别不自信,表面上是由于未知数太多,其实是小时母亲的溺爱,缺乏独立,父亲的不让,责骂,恐惧失败。当你自信时,所谓未知的恐惧会转化一种追求真理的好奇。从小生活在农村,上面韩教授说的都是我的童年生活,干过,玩过,玩是偷偷的。但我以却从小不自信,这是为什么?或说明了什么?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