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大道师说 天下为公 >> 文章正文

【视频】【中庸心解】慎独第二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4年10月07日      点击:1182 讨论:0

视频:【韩德强】中庸心解—慎独(上):慎独和独裁






一、慎独和独裁


各位同学,今天是中秋节。我们在中秋节的下午进行《中庸》的第二讲,主题叫“慎独”。这不是故意安排的,实际上是按顺序来的,正好讲到这一节。

在中秋这一天讲“慎独”其实有点忌讳。因为“慎独”这个词听上去是讲一个人个人修养的问题,中秋节又是一个团圆的节日,所以在这个节日讲慎独,我刚开始也觉得可能不是很好,后来想一想,也有道理。

因为今年全国各地的监狱爆满,特别是山西的监狱更是爆满,当然其实四川的监狱,北京的监狱也是爆满。本来该团圆的家家户户,现在有许多家不能团圆。那想一想什么道理呢?大概就是不慎独吧。

按照中国文化的想法来讲,那肯定是不慎独的原因。现在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实际上都流行一个说法——现在这些当官的,隔一枪打一个有漏网的,枪枪都打可能有冤枉的,冤枉的也不是太多。这种情况成为普遍状况的时候就有两种思考,一种思考是说法制不严,制度建设不健全,所以让人钻了空子犯了罪了。还有一种思考,就是不慎独。

这两种思考代表了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前一种是西方文化,讲的是他律。西方文化不相信人本身是可以为善的,他认为人性是恶的,因此对于人性之恶就是要用法律、制度去防范,用别人来约束。西方的文化认为“你不能相信他自己约束自己”。那中国文化呢,实际上也说要他律,但是他律是第二位的事情。中国文化首先讲的是自律。所以“自律”这个概念就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相区别的一个要害。

那么自律怎么律?自己约束自己!干嘛要约束自己?自律的源头就来自“中庸”的概念,就叫慎独。当你一个人独处,没有人知道你的时候,或者说当你说话没有人能猜得透你的心思的时候,这个都是处于“独”的状态。“独”的状况下如果你是谨慎的,自我能够约束的。当和他人相处的时候,自己都约束自己了更何况别人的约束呢?就无所谓了。

这个社会如果是有慎独的,大概整个法律系统可以取消。法律成本在美国占到全部国民生产总值的14%,也就是说,因为不“慎独”,靠法律相互约束相互制裁,最后导致生产出来的14%都用于打官司去了,或者都用于建监狱、管理监狱、请律师或者庭审整个这套系统什么的去了。

那么消耗了这么多资源,它是不是给美国社会带来公平了呢?我们看到今天美国社会也仍然是世界上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也仍然是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也还是枪杀最高的国家,这就不是之一了,是最高的。因为它允许持枪,允许持枪又不慎独,就容易随便开枪,那这样造成的结果实际上就是问题丛生。在这个意义上说,中秋节之夜讲一讲慎独大概也不算是跑题偏题。

对西方文化特别熟悉的那些人,他对那个“独”字就非常反感,因为西方文化反对一个概念——“独裁”。说你“独裁”基本上就是把你废了。如果有“慎独”的功夫,其实有可能会独裁,为了防止独裁,干脆就不要提倡“慎独”。他有这个逻辑。一个人如果独处的时候能够裁得很好,那这样的人一旦去负担领导者的角色,他有可能也裁得很好。那么这不就有了好的独裁者了吗?但按西方文化的逻辑,无论好的独裁者还是坏的独裁者,只要独裁,就都是要反对的。所以呢,慎独就是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自己决定自己的行为,这个不是也是独裁吗?也要反对!所以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们在学校里头就没有接触过“慎独”二字,一旦听说也就是哈哈一笑,谁慎独呀?!

今天走上社会的许许多多的大学生都接触一个概念,就是说,只要不犯法干啥都行,道德是无所谓的。那么进一步他就有可能发现,法律实际上其实也是可以违反的,只要不留证据就行。或者说留了证据你能销毁证据就可以,或者说你销毁不了,你转移、转嫁证据就可以。最后说如果转嫁也转嫁不了,你串通起来,让证据出不来也可以。所以这样无数人都自以为聪明,觉得能够逃避法律的制裁,能够逃避他律的约束,自己又不自律,又不他律,还可以胡作非为,这就大概是我们今天实际的情形。

所以清华毕业的学生、北大毕业的学生、南开毕业的学生、人大毕业的学生,几乎千篇一律的都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我说“都”走上犯罪的道路,也许有点过,但是相当接近。因为这些学校出来的学生,基本上都走上了各个层次的领导岗位,而这些学校接受的教育都是西化的教育,反慎独的教育。

所以我们可以说,今天中国社会之所以贪腐横行,道德礼义廉耻都丧失殆尽,就是因为我们这些大学所培养的学生,其实都是接受西方的他律思想的教育,或者叫法治思想的教育,都忽视道德、蔑视道德,然后倡导自由的、平等地钻法律空子。

所以今天去讲“独裁”这个概念,讲一讲“独裁”这个课,其实也有必要。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点奇怪,不是讲“慎独”吗,怎么又讲独裁去了呢?慎独就是独立的判断,就是没有跟他人商量过的,自己根据内心的道德去做的独立的判断,就叫慎独。那其实你从判断的角度,其实也就是独裁。他是一个词。只不过是慎重对待独立行使的权利,还是滥用这个独立行使的权利,这是要害。所以慎独就是慎重的使用独立行使的权利。

按说应该是党政官员最应该去思考怎么慎重的运用好手中的权利,怎么独立的运用好手中的权力,那我们是一群农民,我们干嘛要慎独?

我看这个理由其实也是非常充分的。我们对待我们的西红柿、枣树苗,或者我们的苹果树,是一种什么感觉?当我们去给苹果树疏花疏果的时候,出现一种什么感觉?这种感觉就叫独裁。我们决定哪一枝要剪掉,哪一枝要保留,要决定要疏掉这朵花,还是留下那朵花,这些过程是不是独裁的过程?如果说我们在剪枝疏花疏果的时候,还要时时刻刻找人去判断一下,那就得两个人完成一个人的工作。

优秀的果农都是在独立的行使着判断权。别说优秀不优秀了,优秀哪儿来的?优秀还是从不优秀过来的!去年我们进这个园区来种果树的时候,谁知道剪枝?谁知道疏花疏果?谁知道怎么判断哪一朵花该疏,哪一朵花不该疏?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就掌握了一个疏花疏果的规则,我们是独立的运用这个规则去下了判断。其中一些花被错疏了,一些果被错疏了,一些枝被错剪了,剪完了之后你想想这不对啊,其实应该保留,抱歉它已经被剪掉了。

所以我们当果农就是在独立的行使着判断权,独立的行使着剪枝权,因为无数花未来能不能结果的权利,就在我们手中的这把剪刀里,就在我们的独裁当中。所以我们要慎重。

我们怎么慎重?我们先是要学习疏花疏果的原则,我们要请师傅来讲,我们自己运用这个权利的时候,师傅给我们提醒,这个疏错了,那个疏对了。可这还不够,我们还得说,今年疏了之后,到夏天看看,是疏少了还是疏多了,到秋天看看,疏少了还是疏多了?如果说最后我们这棵果树长了两百斤苹果,说明我们这疏好了,要不然可能我们疏过了,或者长了一堆小苹果说明我们没有疏够。所以作为果农其实也在行使独裁权,我们也是在学习怎么样慎重的运用我们手里这把剪刀的裁判权。

当我们去面对比如说菜地里的虫子的时候,也有这个问题。究竟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虫子消失,或者要不要让它消失?假设我们判断说,这个虫子让它吃点儿就吃点吧,只要给我们留点儿就行。或者说见了虫子就要灭,或者说这个虫子你让它病死也行!你就会发现这个虫子的生命就掌握在我们菜农手里。当我们掌握着虫子的生命权的时候也掌握着蔬菜的生命权。

今年春季的时候,我们菜地蚜虫爆发,最后我们就非常被动,很郁闷。这怎么办?本来说我们用农药不就完了吗,可是我们又承诺了不用农药,那不用农药用啥呀?酵素,不行,苦参碱,不灵,啥啥都不行。眼看着那个蚜虫要把我们蔬菜都吃光了。那我们当然还有一种判断就是说,让它吃光吧,因为我们做有机农业最后本来就有绝产的决心,宁可绝产也不用农药。

这当然对虫子来讲是公平的,对蔬菜就不公平了,因为蔬菜都被虫子吃光了。当然我们还想到过用赤眼蜂、七星瓢虫,用天敌去除。最后发现,哪有赤眼蜂啊?七星瓢虫怎么培育啊?我们不可能自己去造一个生物链出来。所以会发现我们作为菜农有巨大的选择余地,我们这样选择也可以,那样选择也可以。那我们最后选择是说,不知道怎么办,看来可能就要绝产。真到这个时刻,天气变了,蚜虫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我们的菜又长起来了,迷迷糊糊就好了。我们实际上冒了一次巨大的风险,因为拖延时间也是一种裁判。如果说那个时候天气不变化呢?蚜虫不死光呢?那我们就只能菜死光。所以说实际上我们作为一个菜农也在独立的行使着我们的判断权、裁决权,因此行使着独裁权。

我们这儿有一些母亲,孩子一出来,她们就会遇到一个问题。孩子哭的时候,是给他扔一边儿,还是立刻去哄他呢?这就是个独裁权。其实你哄他也行,你晾一边扔他一会儿也行。你就会发现作为母亲是有独立裁判权的。

如果首先说得跟父亲商量商量,理论上是可以的,但实际上是不太行的。因为母亲不知道,父亲难道知道吗?一样是不知道的。同一个情景出现,究竟怎么好,谁都没主意的时候,就处理了再说。你要同时去咨询这个人那个人,会很烦的,因为孩子因为各种情形一天要哭闹很多次,我们都是独立带,独立带可不就是独裁吗?独立的处理各种复杂的情形就叫独裁。

其实作为老师也有这个独裁权,老师讲课是 五千个汉字的自由组合,如果说再加上手势,再加上表情,自由度可以说是高得不得了。他既可以这样讲,也可以那样讲,既可以这种表情也可以那种表情,既可以讲得好,其实也可以讲得不太好,他都是老师。你碰上了不太好的, 郁闷也就郁闷了,碰上好的,那算运气。所以你就会发现老师在课堂上的位置,他也处于一个独立裁判的位置。点名,点谁的名,叫谁发言,鼓励谁,表扬谁,批评谁,打击谁,都是老师的独裁权。

仔细想一想,医生也有巨大的独立裁判权。

医生的独裁权在哪里呢?同仁堂有副对联写得好,叫“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什么叫“修合无人见”呢?就是我在怎么学习,怎么研究,怎么看病的道理的时候,有人看见吗?我在怎么炮制中药材,怎么采制中药材,怎么组方的时候,有人看见吗?我当归用了十克,黄芪用了三十克,阿胶用了五克,为什么不是党参二十克,阿胶三十克?这个数量是谁定的?就是这个中医定的。

所以中医他有巨大的独立裁判权,因为上百味中药就像千军万马一样任他调度,如果你再加上数量变化,君臣佐使要怎么考虑,那就复杂极了。所以我们在座的中医疗养部的同志就写了一首诗——“天地养兵久,临症岐伯魂,笔下奔万马,壶中涌千军”,调度中药材是这种感觉!天地养兵养了什么?养了黄芪、当归、人参、藿香等等,养了各种各样的中草药,这是天地养的兵。神农氏到李时珍再到我们今天,我们发现天地养了无数可以治疗我们疾病的宝贝,像我们园区里头的马齿苋抓一把就能治拉肚子,这都是天地养育的兵,供我们中医去调遣。

临症岐伯魂,为什么叫岐伯魂呢?岐伯是《黄帝内经》当中的主角,《黄帝内经》是中医最古老的典籍,也是最重要的典籍,整个中医是根据《黄帝内经》来的。《黄帝内经》里面有两个角色,一个是黄帝,一个是岐伯。其实黄帝是学医的,岐伯是懂医的,黄帝不太懂黄帝就问岐伯这个是怎么回事,岐伯就跟他说一通,那个是怎么回事,岐伯再跟他说一通,其实应该叫《岐伯内经》,不应该叫《黄帝内经》,问题是没黄帝的话,岐伯的功夫推销不出去,黄帝是他的广告商,实际上还是岐伯的功夫深,岐伯是这么一个人物。

什么叫“临症岐伯魂”呢?一个人过来给你讲了多种症状,感冒、发烧、头痛什么的,或者皮肤这痒那疼的,讲了一堆症状。这堆症状只是现象,怎么回事、怎么解决?这时候岐伯魂就出来了,岐伯就来告诉你,或者说你学习医术的过程就是把岐伯的思想装到你脑袋的过程,所以叫临症岐伯魂。

根据判断,你就开始开方子了,开方子就叫“笔下万马奔”,开完了方子抓完了药之后去煎药,“壶中涌千军”,有了这些千军万马去打击敌人,去消除我们的疾病,我看这首诗就讲的是中医的独裁权。是这个逻辑吧?

说中医独裁,西医似乎是不太独裁的,西医是公开的、透明的、可重复的、标准化的医学,因此西医是“一切有规范”。中医讲的是中医医生在看病过程中需要自律,而西医需要他律。你要是看错病了、诊断错了别人可以投诉,整个医疗过程可以复制,就是说你根据什么样的检查结果,用了什么药,完了一看检查结果和用药计量上、性能上不匹配,很抱歉,用错药了,说明这个医生就有问题,所以西医是一门反独裁的医学,中医是一门独裁医学。

如果说西医真的是百分百没有独裁因素的医学,实际上西医也就没有好医生、坏医生之分了,也就是说你去了之后都是标准化的答案。可是我们现在到西医院里头去,有的医生挂号费是三块钱,有的医生挂号费是十四块钱,那说明实际上西医对病情的判断,也有一定的独裁权,那才有西医的好医生和不好的西医医生的区别,才有西医的实习医生和经验丰富的西医的区别,说明西医实际上也不是像它给人想象的那样说西医是完全标准化可复制的医学,其实它也有相当大的医生的独裁权。

如果用到外科医生上可能更显著。比如说假设身体里长了一个瘤子,说开刀把瘤子取出来割掉,这个听上去是一个标准化、可复制的手术,瘤子大小就是那么个大小,尺寸就是那样的尺寸,位置就是那样的位置,你打开了把它取出来不就完了吗。实际上真当西医的感觉不是这样的,这是我们教科书当中屏蔽了各种因素以后的西医外科手术,其实一旦打开了人体的腹腔,你真去找瘤子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是大大小小一堆,有主瘤、有次瘤、有大瘤、有小瘤,有长在这的有长在那儿的,就像根瘤菌一样是一堆。

这一堆先切哪个,再切哪个?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还有不光是瘤子,它可能还长了一些息肉、一些囊肿,还有良性的和非良性的,反正一堆都在那里。这个时候西医的奥妙就在这,他怎样宰病人的奥妙就在这,他说“打开了啊,你看你有这个那个这个,主症的诊疗费是多少,如果再挖掉一个小瘤子加多少钱,再挖掉个小瘤子加多少钱,挖掉个息肉加多少钱,你就一直交钱吧。

所以实际上西医真打开腹腔、打开脑腔、打开胸腔的时候,其实你会发现身体内部的病情相当复杂,也有他的自由裁判权,就是独裁权,所以才有好医生和坏医生之说。

而且在手术台上,你能和医生讨价还价?说这个太贵了不拿,那个便宜点割下来吧,这是没办法的。病人在西医医生面前是绝对的弱者,正因为病人是绝对的弱者,所以病人就得送红包。这样做的意思就是说“我也不跟你讨价还价了,您就看着办,按最好的给我来”。为了把西医医生的良心买断,红包就是良心买断费,完了如果说西医的医术假设是完全标准化的,其实红包就不用送,送红包是因为西医有他的独裁权。西医的外科手术实际上跟我们种地一样,是一个良心活,可干好可干坏,可干彻底,可不彻底,可要钱多,可要钱少。他顺便把病人的一些息肉囊肿都给你拿出来,他也可以不跟你说,要不然就手术隔一段时间就叫外面的家属,“来,你看有这个东西,拿不拿出来”,完了说多少多少钱,然后过五分钟他又出来了,问家属拿不拿出来,跟外面的家属讨价还价。

这就是西医的独裁问题。

所以当老师,当家长,当农民,接下来当法官。法官是怎么行使独立裁量权的?

按照我们今天的西方的司法体系,首先是有法律。清清楚楚无数条法律——民法、民事诉讼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婚姻法、财产法、物权法……无数法律在那儿,把情况条分缕析说得很清楚。然后有原告,有被告,有原告的辩护律师,还有被告辩护律师,然后双方怎么样相互庭审,相互举证。法官似乎就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去进行判断。法官其实似乎就很被动,因为关键的证据和法律条款,双方的律师都说得清清楚楚,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西方的这种辩护律师制度、双方庭审辩论的制度原本其实是想将案情大白于天下的、没有冤枉的制度——说得多好啊,所以法官就无所谓有没有良心,好不好,事实清楚了根据法条办事嘛。这就是西方主观努力上,想把一个其实不太说得清楚的东西说清楚。实际的情况呢?实际上案情非常非常复杂,一个案子牵涉到方方面面,牵涉到各种微妙的判断,所以就必须有一个概念就叫自由裁量权。

什么叫自由裁量权呢?自由裁量权就是法官的独裁权。他可以判你有罪,也可以判你无罪,他可以判你20年,也可以判你10年,就看他对案情怎么进行解释,对法条怎么进行解释。怎么判都行,或者说这个判断、审判的自由度相当大,不像我们想的没什么自由度。自由裁量权就意味着,他要是是个坏法官你就惨了,遭秧了。

所以西方的法律的发展就意味着不断的丰富法条,清晰法条的解释,使得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越来越小,使他越来越不能独裁。这是西方的思路,可是这样的话,司法成本就越来越高,而且司法效率是越来越低。因为双方举证过程,取证过程都是效率很低的过程,涉及到转移证据、销毁证据、转嫁证据、隐瞒证据,种种情况,使得你的证据的获取过程变得非常困难。

然后由于李庄案件的事情出现,我们还知道还有一个东西叫“伪造证据”。因为证据分两类,一类是口供,一类是物证。最关键的证据往往是口供,那我只要一串通,让你伪造口供,那就是伪造证据。

所以西方为了取消独裁权其实发展出一整套的复杂的医学体系和复杂的司法条款、司法体系,就是为了取消独裁权,取消了半天其实没取消。所以到如今,不单是中国人,其实包括美国人大概仍然是这个感觉,就是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你莫进来。

现实生活中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这个领域那个领域的自由裁量权或者独裁权,但是我们又已经放纵了独裁权,不去进行慎独了,不倡导慎独了。最后我们都是滥用独裁权。

如何对待我们身体的独裁权

对在座每一个人来讲,其实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独裁权,就是怎么对待我们的身体。比如说,今天我们社会上劝酒的风气很盛。说来来来再喝一杯,我们这的规矩就是得怎么怎么样,说感情铁喝出血。你喝还是不喝?其实你真不喝了,对方还能拿你怎么着?顶多说不够意思。但是有的时候他也不好意思说你不够意思,他说理解理解,还是身体第一,他也就退了。你也可以说赌一把,一杯就下去了。这个既可以喝也可以不喝,就是喝酒的独裁权。

喝酒有独裁权,吃饭还有独裁权呢。有一次我一同学的孩子,大概七八岁,正好我们就在一个吃自助餐的地方碰见了。他那个七八岁的孩子,因为听说是自助餐,吃了不要钱,真给家里头省钱,吃得鼓鼓囊囊的,三天动弹不了。面对自助餐的时候,你是既可以吃多,也可以吃少,既可以是往撑了吃,也可以往正常的饭量来吃。这是不是吃饭的时候的独裁权?因为没有给孩子讲好怎么运用这个吃饭的独裁权,不知道吃饭怎么慎独,所以结果他一到了可以自由放开吃饱肚子的时候,就把自己给吃撑了,就把自己给吃坏了。

比如说我们刚买一辆车,这辆车来了,怎么开好这个车?你会发现司机就处于开车的独裁者的位置上。这个司机其实挺独裁的,快还是慢,避让这辆车还是不避让,走哪条线路……其实司机有巨大的独裁权。所以我们一上一辆大巴车,其实就把我们的生命交给一个“独裁者”了。

诸位听说过一些英雄故事啊,说哪个地方哪个司机,眼看着要出车祸了,或者出现什么紧急的状况了,为了不让全车人受伤,宁可自己受伤或者牺牲也在自己咽下那口气之前把车刹住,保住全车人的安全。我们认为这个是好司机。可是诸位不觉得假设这个司机没这么好的话,这一车的人都完蛋了,这事儿很危险吗?所以说这个司机是不是“独裁者”啊?司机是个独裁者,所以很抱歉要上驾校,要懂交规。这是让司机懂得运用司机的权利,要慎独。

优秀的司机不单是保证全车人的安全,甚至还可以让这辆车短一点,三十万公里无大修,长一点,有的司机让车九十万公里无大修。省多少钱!这个司机既可以猛的加油,猛的刹车,不停的加油、刹车,也可以又会保养又能省油,这个权利全在司机身上,这就叫司机的独裁权。

当然现在我们发现最重要的独裁权是作为领导者的独裁权。领导者见什么人,不见什么人,上什么项目,不上什么项目,用什么人,不用什么人……看上去是有规则、有讨论的,深处一看全是需要一个优秀领导者的独立判断权。

如果真的把轻重缓急、先后顺序全都交给会议去讨论的话,就是一锅粥。这个企业就没方向没灵魂,这个国家就没方向没灵魂。所以你就会发现,实际上,独立裁判权是广泛的存在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个独立裁判权实际上是我们各行各业工作的要害,而且在最重要最关键的位置上做地好的,也全是独立裁判权行使得好的人,但我们恰恰没有人讲要“慎独”,岂不怪哉?所以在我们今天这样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人权法治的”社会里去讲独立裁判权,变得特别奇怪,就在于西方这套概念其实是没有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核心地带。它是小孩子的想象,它只讲我要我要,怎么要啊?比如说我要果子结果多,怎么才能结果多啊?你得慎独才能结果多,你讨论讨论不出一个结果来。

这就是今天讲慎独,第一个要讲的内容——因为有广泛的独立裁判权的存在,或者有广泛的独裁权的存在,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慎重的运用好各种各样的独裁权,我们就能够成为好农民、好家长、好老师、好医生、好法官、好司机、好领导……我们运用不好这些独立裁判权,到了这些岗位上统统会滥用权力,统统会不知所措。

还有一个怎么做好身体的独立裁判权,刚刚这个比喻没有讲到底啊。其实如果说司机是一个重要的独裁者,掌握着车辆怎么驾驶、运行、保养的权利,那我们人可比汽车要复杂多了,我们人的一生比汽车的寿命要长多了。驾驶一辆汽车,我们尚且懂得要学习,结果我们的生命,让我们自己去主宰的自己的生命,我们居然可以不学习,可以自由恣意妄为,这岂不怪哉?

我们可以以自由的名义不去学习,比如说养生之道、成长之道、饮食之道、交友之道……这都是等于我们在糟蹋、浪费我们的生命和身体。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讲,其实是每个人都需要懂得独立地运用裁判权。都要当好一个独裁者。而怎么样去当好这个独裁者呢?怎么样去做身体的好主人?怎么去做庄稼的好主人?怎么样去做病人的好医生,学生的好老师,孩子的好家长,企业和国家的好领导呢?就都要从慎独开始。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中庸心解

讨论交流

换一张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