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大道师说 天下为公 >> 文章正文

【师说孔子】(上):孔子和我们现在有什么关系?

来源: 大学网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4年11月13日      点击:810 讨论:1
【视频】师说孔子(上):孔子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1孔子和现在的关系一:社会的根本问题

孔子和现在有关系吗?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首先从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批判俄罗斯总统普京开始。

奥巴马最近在联合国的一次会议上说,我们美国现在面临三大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伊斯兰国(ISIS)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俄罗斯的问题、普京的问题,第三个问题是埃博拉病毒的问题。我说的不准确啊,大概意思是这样。这个话一出让人很惊讶,等于是把俄罗斯跟埃博拉病毒连在一起了,把普京跟埃博拉病毒,跟ISIS连在一起了。那基本上意思就是说俄罗斯——说得更清楚一些就是普京——是世界的头号敌人,是美国的头号敌人。奥巴马这是把普京的性质定义成跟埃博拉病毒、ISIS一样,是反人类的这种人物、思潮、倾向,要加以警惕和消灭。

老实讲奥巴马真是说的太过分了,所以后来世界舆论也感到不解——你哪怕心里头就这么想也别说出来呀。所以后来俄国发言人就出来说话了:嗨,这个家伙他说话不靠谱,别拿他当回事儿,我们俄罗斯就没拿他当回事儿,这个家伙神经有点不正常。这大概是俄罗斯这边的回答。

反过头来讲,奥巴马为什么会这么说?奥巴马这么说确有他的道理。道理在哪儿?按照美国的世界观,他理解不了ISIS,理解不了埃博拉病毒,也理解不了俄罗斯和普京。理解不了的东西就是异类,就要加以消灭。进一步去说,为什么奥巴马理解不了俄罗斯,要害在什么地方?奥巴马的要害在于他认为“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是普世价值,到处适用,怎么到俄罗斯这儿就不适用呢?俄罗斯为什么还不买账呢?奥巴马的困惑在这。

西方的“普世价值”是不是真的普世?

按照这个逻辑,奥巴马实际上会把比如说北朝鲜放在他无法理喻的位置上,也会把中国放到他无法理喻的位置上,所以说如果他现在只排列了三大对人类最大的威胁,他要再排列下去,很可能会把中国排上,把我们的习主席排上。

我们觉得无法理解的事情,他认为理所当然;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可能就有点不好理解。比如说我们现在明显感觉到中国由于反腐败而带来社会生活的希望,老百姓是高兴的。但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这个就是集权的加强,是专制的复辟。普京也是这样的,对普京,俄罗斯的老百姓是高兴的、拥护的,假设没有普京,俄罗斯是继续解体的。可是普京是靠什么把俄罗斯团结在一起的?靠的是镇压车臣,靠的是镇压分裂、分离主义的倾向。在美国的角度,这践踏了车臣的人权。到底是谁践踏了谁?在俄罗斯看来这不叫践踏,这叫捍卫国家主权的完整统一,你站在车臣的角度,这个就叫对车臣人权的践踏。我们要考虑一个问题的时候,两个方面都要说清楚。

在这个意义上说,你不用问奥巴马对比如现在发生在香港的“占中”游行怎么看。“占领中环”,香港的一部分民主派人士向中共争取民主自由的权力,要求普选特首而且是不加限制地普选特首。奥巴马怎么看?奥巴马显然会支持占中行动,只不过他可能不便于表态。他要是表态也是正常的,不表态说明奥巴马神经还健全,表态,其实这是他的内心想法。可是真表态的话会损害中美两国的关系,所以这里头有一个问题,就是有一种东西叫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是有些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东西,结果到了另外一些人那儿行不通,另外一些人不认账;另外一些人认为天经地义的东西,对方也不认账。这说明我们这个世界有没有真的普世价值啊?暂时还没有。

普京说的这一套,如果哪天美国人也认同了,美国人也照着做了,这就叫普京所代表的价值观、世界观成为普世价值了。当然,看上去今天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的领导层更容易接受美国的这一套,所以奥巴马会这么有信心把普京跟埃博拉病毒、跟ISIS相提并论。奥巴马确定“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一旦有跟它不一样的,那早晚要消灭,不是被美国用武力消灭就是被俄罗斯人民赶下台。

这种判断其实就是当时杜鲁门对新中国的判断。新中国成立了,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红太阳,中国突然间脱离了自由民主的轨道,在美国人看来这就属于自由民主大潮当中的逆潮、逆流,终会被“自由民主”的大潮给征服,中国国内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终归会冒出来去摧毁这个专制独裁的王国。这是美国一贯的价值观,它不简单是奥巴马的,其实也是杜鲁门的,也是艾森豪威尔的,也是更早的罗斯福、伍德·威尔逊……美国的历届总统的。他们都可能会把自由民主的政治理念、政治思潮当做普世价值。

西方普世价值的合理性

那么这种普世价值首先大家要理解它确有合理性,如果它只是有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接受。它实际上有它的合理性,因为与“自由民主”这套价值观相连的是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所有制上是私有制,交换机制上是市场经济,政治上叫民主,然后是一整套的竞选、三权分立,是这整套体系。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整套体制有相当大的合理性。比如说私有财产的问题,私有财产、市场经济会被许多人看成天经地义的事情,国家、政府是确保交易秩序的。所以这套普世价值在它通行的范围内确实创造了一定的和平与共识。

今天很多中国人为什么纷纷出国旅行?为什么纷纷出国留学?其实也是对这套普世价值的理解和确认。也就是说,比如你到德国去,一般而言你不会担心你的包被抢了,一般而言你不会担心在那里办个企业被没收了,一般而言你不担心你在旅馆里住着半夜三更地被手铐铐走了,基本没有这些想象。一般而言你会发现,走到这些国家里,语言、风俗、习惯、思维方式有相当大的一致性、通行性,这才叫所谓普世价值。你在中国学了这套市场经济的民主自由的观念思想,你带了这套平等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出去旅行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还基本上可以走遍天下,大多数地方是安全的。这实际上是奥巴马敢放这么些狠话的理由。

这一套东西在俄罗斯也是基本上适用的——俄罗斯也是保护私有财产的,俄罗斯的经济制度也是市场经济,俄罗斯实际上也是有政党的也是有选举的。只不过俄罗斯的实质是普京掌握着说一不二的权力,但他这个权力其实并不滥用,就像我们今天的新一届中央领导在强调依法治国,但是真的权力确实是在这个领导者手里,只是这个领导者他并不滥用权力。所以这一套民主自由法制的市场经济、平等自由,构成了一整套看上去很优美很完美的理念。

那么这套理念的问题在哪里?问题就在于它是平等自由的弱肉强食。所以在这套理念之下两极分化越来越大,贫富差距也是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那么在比较贫穷的人群那里就形成ISIS这样的倾向,或者形成普京这样的倾向,或者形成我们当年新中国打土豪分田地的倾向。

这一套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走到头了之后,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可是两极分化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平等的、自愿的,具体到每个交易它恰恰是平等的,只是交易的结果很不平等。比如说你买东西,你可以不买,可以讨价还价,可以拍屁股走人,他不能强卖。所以市场经济给人感觉是很舒服的,至于说你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已经晚了。

所以市场有着形式上的优美,形式上的平等自由。

杨朱:中国传统中“自由平等”思想的代言人

市场有着形式上的优美,形式上的平等自由,那么这套逻辑在中国古代社会有没有?

在我们的印象当中,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孔子、老子、韩非子或者荀子、墨子,我们不知道其实中国古代社会有一个人的思想非常接近奥巴马所表述的普世价值。这个人不以“子”称,“子”是一种尊称,这个人叫杨朱——他的思想就是现代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顶多他没有民主竞争、三权分立,但前面的思想都是有的。他的思想推演出来就是现代西方的普世价值。

杨朱有两个最基本的观念,第一个叫“贵生”,第二个叫“重己”。

我们先说“贵生”。“贵生”的意思是说生命是最重要的,什么名节、地位那都不重要,大同社会、和谐社会也甭提,也别说什么国家团结不团结、人民幸福不幸福,生命最重要。生命最重要,进一步说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王公贵族的生命跟我普通老百姓的生命都是生命。所以当说生命最重要,其实就意味着生命是平等的。

所以杨朱的这个思想,他说平等自由和“贵生”这个概念,就非常现代化。他用的这个词不太好听,“贵生”让人觉得好像你保全一个小我牺牲了一个大我,或者说你不顾社会利益不顾和国家利益,就光顾你自己个人的生命,显得不太好听。但是,“贵生”就直接通向平等自由。

他第二个概念叫“重己”。重己重到什么地步呢?他说“拔一毛而利天下”这事儿我不干,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我也不要你的你也别要我的,咱清清爽爽,不要用“天下”来威胁我,别让我为“天下”去牺牲。这是杨朱的思想。对于那些战争年代动不动以国家的名义让老百姓去当炮灰的战争,这个“重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就可以成为逃避战争或者抗战、反战的理论基础。

杨朱的这个思想,如果翻译成六十年代美国越战时期青年人的思想,就叫反战思想。“你别跟我说国家,我是我的,我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他人的利益也不是我的利益。你要让我为别人服务,我不干;要让我为国家服务,我不干。”

这个“贵生”、“重己”的思想,紧接着就意味着人权。那一毛是我的人权(人的毛权,简称人权),你拔我的毛就是侵犯我的人权,所以“拔一毛而利天下他不为也”,其实是保卫人权。所以你会发现原来杨朱的思想,翻译一下就是“平等、自由、民主、人权”。当然民主这个概念没出来,平等、自由、人权这三个概念是清清楚楚的。而且杨朱有一个想法,就是每个人都关照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重视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这个天下反而是不打仗的、有和平的。

杨朱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想法:谁最能关心自己啊?不是别人来关心我,我自己才最能关心自己。你为我服务,服务总是不到位的;我为自己服务最到位。所以你别为人民服务,我不要你服务,我自己为自己服务。这样也就不需要一个政府了,我自己贵生,我自己保护自己还不行吗?所以杨朱的思想其实是有极大冲击力的思想,后来韩非子的概括: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不归于杨即归于墨”。就没孔子什么事儿,主要是杨朱的思想和墨子的思想。

如果说杨朱的思想其实就是今天“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的思想,那只不过杨朱没有设想这种情况下社会怎么办、还要不要社会。按照杨朱的逻辑是不要社会的,每个人都为自己服务,每个人都重视、珍惜自己的生命,那还要社会干什么?就不需要社会,也就不需要政府。因此杨朱的思想也是彻底无政府主义的思想。

所以杨朱的思想就变得不好操作,因为最后我们还是离不开政府。西方人后来在这个问题上往前推进了一步,说这样一群“贵生”“重己”的人,都是自私的自利的人,那我们公共事务怎么解决?他们说公共事务我们靠民主来解决,靠选举来解决。这是西方人的一个很有创意的发明,这样就把杨朱当初没解决的问题给解决了,至少逻辑上说通了。那么杨朱之所以流行,我们现在清楚了,因为它简洁明了。什么复杂的社会、复杂的历史通通没有,就眼前和当下,爽得很。

墨子思想为什么流行?

最近,我看了一部电影叫《无法避免的战争》。我就联想到APEC会议了。APEC会议其实是富人的聚集,他们在琢磨怎么让自由市场、市场经济、私有制这套逻辑在更大范围内去推广,形成一个区域性的甚至世界性的自由市场——APEC会议在讨论这个问题。《无法避免的战争》在说什么呢?在说穷人怎么办,穷人就只能上山打游击,墨子的思路基本上就体现在这部电影里头了。

《无法避免的战争》是一部讲印度毛派怎么搞游击战争的片子。我估计这个片子拍得是很新的,为什么呢?因为今天中国的许多毛派,特别是毛派中武装革命的派系在讨论这个问题:上山打游击现在有直升飞机和巡航导弹,这游击咋打呀?现在的井冈山一枚导弹过去就给弄平了。实在不行的话,人家直升飞机过来就更贴近地扫射,你往哪躲、往哪藏。

那部片子讲了一个故事:印度有一群搞武装革命的毛派,数量大概在数千人,从几百人到数千人,越打规模还越大。现在大概控制了相当多的地区。这里头就讲到,印度的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其中有一个印度警察还特别得精明,镇压起毛派武装来特会动脑筋。比如,他派间谍把情报弄出来,把游击队的领导人拉乔抓了。抓了以后,游击队就把印度一家巨大的钢铁公司老板的儿子给绑架了。这个钢铁公司叫曼汉塔公司,曼汉塔公司说你把游击队给我扫平了,把游击队控制地区的所有村庄都给我铲平了,我就投资三十亿,把这个地方的钢铁开采出来。然后游击队这边就把曼汉塔公司老板的儿子给绑架了,游击队说你把拉乔给放回来,我就把你儿子给放回去。结果游击队是老老实实地把曼汉塔公司老板的儿子给放回去了,这边也把拉乔给放回去了,但在拉乔的伤口中植入了芯片,这个芯片是用于GPS引导的,结果拉乔放回去后,他躲哪直升飞机就追哪,打得印度的游击队没处躲没处藏的。

幸好印度警察头子派到游击队里头的卧底被游击队给感动了。他开始是去破坏游击队的,后来他就站到游击队这边去了,因为他发现这个政府真不是东西。他又是个电子工程师,是卖手机、开手机公司的,后来手机公司破产倒闭了,没地方混了,就找他的哥们,就是那个警察头子。因为这个警察头子收留他,他俩过去是大学同学,而且关系特铁。他一看警察头子要消灭游击队却找不到办法,就自愿扮演卧底进去了。一旦发现直升飞机老盯着拉乔不放的时候,他就琢磨起来,一定是GPS定位了,然后就在拉乔身上把那个芯片血肉模糊地给找出来了。然后游击队往这边跑,他拿着那个芯片往另一个方向跑。结果直升飞机就追着他跑,游击队就反而活下来了。最后因为拉乔还活着,所以游击队的规模越来越大。所以,12年的片子,这些技术手段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拉乔的游击队实际上跟当年墨子的状况可能是很像的。为什么呢?因为墨子反对战争,非常绝地反对。他有三千弟子,但跟孔夫子三千弟子不一样,墨子三千弟子是有组织的。这跟拉乔的游击队是很像的,哪个地方有不公、有不平、有暴力、有战争,墨子的三千弟子就去了。

大家都知道墨子和公输班斗法的故事。公输班是要帮助楚国打宋国,宋国是个小国,楚国是个大国。按照反对弱肉强食的逻辑,墨子肯定要帮助那个弱者,就跑到宋国帮助宋国抗击楚军。

公输班就是鲁班,他是最优秀的木匠,可是墨子也是最优秀的木匠,两木匠不知道谁更优秀。双方就斗法,斗法的情形大概是说:公输班说,你别看你城墙高(因为宋国是据守城墙),楚国是进攻的,你城墙高没用,我有云梯;墨子说,你有云梯没用,我有一种东西能把你给推下去——大概造了一种木器,专门能远距离把这个云梯给推下去。鲁班就服了。后来鲁班就说,我能造出来一个飞鸟侦探你的情报——造一个木鸽子出来在天上飞。墨子回复说,你造鸽子,我造鹰,也飞到天上,专门吃你那鸽子。

墨子是非常强烈地要除暴安良的。所以,杨朱和墨子实际上代表了古代社会思潮的两支,都是有广泛的社会基础的。

杨墨两家不同的的社会基础

墨子思想的社会基础是什么?杨朱的思想客观上谁喜欢?

社会不是你定义它没有它就没有,社会是个客观存在。春秋战国时期,有强有弱,有尊有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客观上他们在发生各种关系:客观上你的利益多了我的利益少了,客观上你强了、我弱了;客观上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所以,真按照杨朱的思想,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利益,都保护自己的生命,强者的生命就扩张了,他自然而然就把弱者的生命给践踏了。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所以,杨朱的思想一旦实行,谁最喜欢?强者最喜欢,特别是经商的强者,做生意的人——商人最喜欢杨朱的思想。这就像今天谁最喜欢自由主义的思想?是所谓资产阶级,也就是商人。他们做生意、办企业,他们最喜欢杨朱的思想。他们会说:你别收我的税,别告诉我纳税人的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别收走,我直接用之于民、我自有主张,不行吗?你把我的税收拿走后,多少用于民了?都是以人民的名义给花掉了。所以,干脆还是杨朱哲学比较好。我挣了钱该怎么花,你也别告诉我怎么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所以,商人特别喜欢杨朱。

那在社会竞争当中,弱者喜欢谁呢?弱者没办法,他就喜欢墨子。因为一旦操作起来,强者欣赏杨朱这个思想去了,弱者只好团结起来保卫自己。弱者怎么团结起来呢?弱者只能艰苦朴素,弱者只能“摩顶放踵以利天下”。这跟杨朱是两个极端:杨朱是说“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子干脆说,我把自己磨碎了吧,我要为这个社会粉身碎骨。所以,墨子的思想对于穷人特别有感召力。这个社会就两种人:一种是富人,一种是穷人;一种是强者,一种是弱者。强者喜欢杨朱,弱者喜欢墨子,可不就是把这个世界给瓜分光了吗?所以,社会思潮“不归于杨就归于墨”是这个原因。

反过头来就是今天,这和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思潮不归于自由主义就归于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道理。自由主义中哈耶克、亚当·斯密的主张都是杨朱的思想,其实不奇怪,都是一回事。别说哈耶克、亚当·斯密他们怎么精确地表述,主要是后来杨朱的思想失传了。

杨朱思想非常简约,没有人把它展开罢了。因为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后来还是发现,利己主义这玩意不是好东西,就没有流传下来,或者是只言片语。而墨子的思想流传下来后,其实影响是比较大、比较广的。辛亥革命前后其实就是墨子思想的又一个高潮。后来毛主席的实践当中就吸收了相当成分墨子的思想,或者跟墨子思想就是贯通的,因为我们是弱者嘛。

“杨墨”之外的孔子:要从根本上解决世界的问题

所以,你只有看清楚杨朱思想其实对应的是西方的自由主义,墨子思想其实对应的是西方的左翼自由主义,你才会明白孔子在哪里。孔子就在中间。今天这个世界仍然也需要这么去认识。

那么,墨子这种做法的问题是什么呢?墨子做法的问题是他要阻止结果的发生。比如,战争实际上是多年积累的矛盾爆发了,他现在在矛盾爆发了以后再去解决问题,这样解决问题往往是事倍而功半。因为到处有战争,你这忙不过来。而且解决问题在末端去解决,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这就像西医一样,你这病已经发展到最后一刻了,你再去把癌症给割了、化疗了,解决不了。社会疾病也是。战争是重大的社会疾病,这个重大的社会疾病你要在最后一刻去阻止它的时候,往往就出现一种情况叫“螳臂当车”。所以,墨子常常干螳臂当车的事。因为干这个螳臂当车的事,墨子也特别受到穷人的尊敬。

墨子跟格瓦拉像不像?像啊!哪里有不公、哪里有黑暗,我就到哪里去作战,墨子是这个特点。墨子的思想表述其实还特别丰富,但他的行动是这样的行动。孔子是在中间,这个中间是个什么中间?或者严格讲起来,孔子的思想叫“圣人畏因,小人畏果”,他不是去解决结果的问题,他是要在原因的地方去入手去解决问题。这就是孔子的高明所在、价值所在了。但如果让春秋战国时期的人去选择的话,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孔子。为什么?因为孔子说的事情,用批评者的话说就是孔子这个人比较“迂阔”。

什么叫“迂阔”呢?比如,一个病人送到我们疗养院了。假设他得了癌症,我们说这个癌症是因为你有情志病,是因为你之前积累了十几年的不良心情,所以你要调情志,来我给你讲讲课吧,这就叫“迂阔”。人家那个癌症病人来,希望立刻开到动手术,他不希望你给他讲心情怎么调节。但孔子的逻辑是,心情不调节,我怎么解决你的疾病;但他说,你不解决我的疾病,我心情怎么能好。

所以,孔子去解决当代的政治问题的时候,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因为当代的政治问题往往是结果,当代的政治问题的原因往往是在前一代种下的。我们只能说,这一代发生的事情才能成为下一代的结果,我们今天这一代的问题是上一代甚至是上上代种下的,它的原因很远。

所以,当我们要去追溯大本大源的时候,我们一直往前追,就发现原因变成了结果,结果又变成原因,原因又变成结果,结果又变成原因,是一个很长的一个因果链。如果你找到源头,你就可能用比较少的力量去产生重大的结果,但是谁有这个耐心呀。比如我今天没饭吃,说要让你今天有饭吃,你得想一想,谁把你的财产给剥夺了?为什么剥夺你的财产?剥夺你财产的人不见得是个坏人,他只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把你的钱给剥夺了,所以我们要改变游戏规则。你说来说去,我这个饿肚子的人立刻就晕过去了。你不说我还明白,你一说我越不明白了。

所以,大家去理解,孔子和现在这个世界有关系吗?有关系,他实际上是要解决世界的根本问题。当初他想解决根本问题,今天我们重新认识孔子,也是希望去面对解决今天社会的根本问题,希望今后不再出现这样的两极分化、弱肉强食、贪污腐败等种种问题,但这个路径特别漫长。



2孔子和现在的关系二:世界需要怎样的秩序?

孔子那个时代的困境

孔子所在的春秋时期的特点是“八百诸侯各成一国”,国与国之间各自交战,所以春秋时期的小国很多。一国里面,诸侯下面是大夫,大夫下面是陪臣、家臣。电影《孔子》里面就出现了这个情况。鲁王、齐王是诸侯,下面的季氏、孙氏、孟氏是大夫,他们下面的公山狃是家臣——是季氏家里的管家或者说仆人。所以,电影里讲的故事其实是说齐国、鲁国各自为战,那些大夫们也不听上面诸侯的话,各自为战,再下面的陪臣也不听大夫的话,这叫“礼崩乐坏”,整个社会秩序就这么崩塌下来的。问题是说,这个社会秩序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天子、诸侯、大夫、陪臣”这样一级级的社会等级?

孔夫子对此是忧心忡忡,因为礼崩乐坏了,陪臣不像陪臣,大夫不像大夫,诸侯不像诸侯,天子也不像天子,这就叫“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可是,站到“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角度来讲,这很好啊——谁都能当老大了,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明天到你家,这不挺好的嘛,这叫平等。孔子为什么这么讨厌呢?这样的平等为什么不好呢?因为平等了之后是平等地较量实力,他对这个感觉到很难受。原来天子、诸侯、大夫、陪臣各安其分、各守其职的时候,实际上是不平等的、压抑的,但是有和平;现在平等了,但是有战争。那是不平等的压抑好,还是平等的战争好呢?这实际上是个两难困境。

《孔子》电影里对公山狃的描述是不太好的。公山狃是季家的一个家奴,站到他的角度上来讲,他可能会认为:“凭什么大夫的儿子就是大夫、家奴的儿子就是家奴,我凭什么世世代代伺候你,老子不干了。再说你们家世代相延是贵族血统,你的儿子、你的老子血统也不干净,也是打出来的。我在那里辛辛苦苦地流血卖力卖命,你在家里头吃喝玩乐、统治。”所以,一旦实力积累够了,就废掉他,这大概就是公山狃的逻辑。

按照这个逻辑,就可以理解今天中关村里的那些企业都是这么干的。比如,俞敏洪当年搞新东方的搭档。开始说好了,你老大我老二,咱们共同创业;等到业创大了。说凭什么你是老大,我老二这块也不小,我独立了,弄了个新航道。这个不就是陪臣造反吗?企业里头我作为市场销售部的经理,我把客户都攥到自己手里了,你老板不就是靠客户吗?客户在我手里,我另创业、另开公司,不行吗?所以,中关村天天发生着这种陪臣颠覆大夫、大夫颠覆诸侯的故事。不光是中关村,所有的企业都发生着这个故事。

这样的好处是活力四射,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动力,像公山狃这样的千方百计要去扩张自己的实力、要锻炼自己的肌肉、最后把自己的领导干掉,领导要千方百计地防着公山狃这样的人,所有的脑袋都开动起来了,所有的眼睛都调动起来了,岂不活力四射。问题是,你睡不着觉,到处是敌人,到处要防着人,处处是战争。商战可不就是战争?商战打起来也是血肉横飞的。

所以,人类社会的困境就在这,一个非常重大的困境:有秩序,但这个秩序不一定好,往往不好,但是它有和平;无秩序倒是挺自由,但你不知道第二天人头在哪里。公山狃不知道人头在哪里,下面的士兵也不知道人头在哪里,都是挂在裤腰带上。所以,春秋战国也是一个诸侯国相互交战,大夫之间相互交战甚至陪臣之间相互交战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对于老百姓而言,实际上是最痛苦的。公山狃也好,孙氏、季氏也好,他们至少还明白我打谁、我防谁,我为什么打,而下面的这些士兵今天跟着阳虎打季氏,明天跟着季氏打阳虎,他们整个是晕的。

现代社会的困境

今天社会的商战,国与国之间交战的情况,不也是如此吗?

当我们看到苏联的解体、利比亚的颠覆、阿富汗政权的毁灭,实际上都类似这种故事。不简单说是美国支持利比亚反政府武装,如果利比亚内部没有反政府武装,美国也插不进去手。这相当于,假如孔子不“隳三都”,然后某些大臣、陪臣不做乱,齐国的兵也派不进来。所以,往往是外部势力跟内部的实力派结合去颠覆现有秩序,这岂不是今天世界的实际情形吗?

今天香港“占中”游行就是这个道理。香港有一帮人想颠覆中国国家主权,然后英国人出来表态说,他们是在争取民主自由,你们也要迎合这个潮流。英国这一表态,香港“占中”游行的那些人特高兴,说这才是我们的坚强后盾,这才是自由民主潮流的代表。但实际上,英国这个表态其实就是不甘心失去对香港的统治权,还想把香港的统治权再弄到自己手里,就利用街头游行去争夺英国国家权力。那美国什么态度呢?美国的意思是,有英国出面就行了,因为香港本来是英国的,现在拿回去也是英国的,让英国这个小兄弟出面,我后面站台就行了。我不用出面,我出面反而不好,因为跟中国还有很多的复杂关系要考虑,不能把砝码全压上去,让小兄弟出面就够了。这是今天的国际关系。

今天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跟当年中国八百诸侯演化出国家的数量还有点接近。周文王、周武王统一天下后大封诸侯,一度达到八百家。那八百家经过兼并之后可能变成三五十家、五六十家,春秋时期究竟有多少家我真没统计过。《史记》上列的就那么二三十家,但是《史记》上没列的小国可能还多了去了。因为周朝秩序的崩坏是在公元前771年,这一年从西周进入东周,周天子说话就不管用了,后面就是各国相互各自为战了。因为各自交战,所以各国都养军队,各国的军队都变成是飞扬跋扈的军队。

一个国家只要以打仗为中心,老百姓不但是战争时没有权利,战争的时候他们要卖命,而且平时只要养着军队,你在军权下面一定是低下的,你的民权一定是没保障的。这个大炮跟黄油之间不简单说数量谁多谁少的问题,实际上是养了一支大炮后,黄油就被刮光了。

孔子当年要恢复周礼,希望天下重新归于统一,秩序重新建立。那么今天呢?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为什么没有这个问题呢?今天跟春秋战国时期很不一样,春秋战国时期是有同一个周天子演化而来的八百诸侯。今天这个世界首先没有一个全球统一的天下,再演化成中国、美国,在来源上、形成上、各国交战的局面上其实是不一样的。但我估计趋向有可能会一样,也就是说,从八百个国家变成五六十个国家,变成二三十个国家,最后变成战国七雄,最后变成统一。很可能我们未来的世界也要走向这种统一。

有人当然会说,中国是因为有大一统的文化才会统一,没大一统文化可能就不统一。但是,你们听一听美国奥巴马的口气,奥巴马的口气基本上就是整个世界都是美国一统天下,是“普天之下莫非美土”。当美国去定义谁是该被消灭的国家的时候,哪些是它看不懂、理解不了的异类的时候,它背后的心态岂不是就是说,全世界都要美国可以理解、可以认可,才允许你存在,这不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美土”吗?美国实际上是有当世界老大、一统天下这样一个雄心的,只不过现在它力量不够。现在它是个十个指头按跳蚤,它怎么按都按不住。

美国VS俄罗斯

美国现在最郁闷的事情还是俄罗斯,因为这是真正的威胁。眼前的威胁是ISIS伊斯兰国。新浪的小编做了一张图,就是讲ISIS怎么从一点点扩张,最后就是西连叙利亚、东连巴格达在,这一大片都成ISIS的了、都涂红了。你看看这个图才知道原来ISIS有多厉害。我们看《参考消息》、电视广播的报道,不知道ISIS是什么玩意。而且美国又召开二十国联席会议,讨论怎么打击消灭ISIS。你会发现,你看不清楚ISIS怎么这么厉害,一看图才知道,ISIS就像当年的井冈山苏区一样不断地扩展蔓延。这边捷报频传说,共匪已经被消灭了,那边红色根据地不断地在扩大,基本上是这个感觉。但ISIS对于美国来讲还是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就是俄罗斯。

最近,美国发现自己很被动,它的国力衰落以后就出现这个问题了。比如乌克兰,乌克兰本来是苏联解体后出现的乌克兰,所以在俄罗斯看来,乌克兰天然在我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本来是我的小兄弟。简单说,过去我们其实是一家,它是老九或老八,我们实际上是亲兄弟,是老大跟老八老九的关系,你美国别插手。美国的逻辑是说,谁说它是你老九老八的,没那事,现在你那老九投靠我这了。然后老九内部就分裂出两股力量,一股是俄罗斯,另一股亲美国。具体说就是,乌克兰东部的地区是亲俄罗斯的力量,俄罗斯也给东部的力量以支持。东部的力量跟西部的力量肯定要较量,就有一个争夺乌克兰中央政权的问题。这让美国最后受不了了,说这不行啊,你不能支持乌克兰的反政府武装。俄罗斯的意思是说,我没支持啊,我支持它独立公投。真要说让乌克兰人公投选举一把,没准这个选票是倒向俄罗斯的。这时候美国就开始违背自己自由民主的游戏规则了,说公投了也不算,那都是你俄罗斯在后面挑动的,受挑动的民意不是民意,所以公投了也不算。这不是耍赖吗?

这实际上是我们中国在香港“占中”问题上的态度。“占中”者的意思是说,咱们按民主游戏规则,香港独立不独立,或者选举不选举,人多说了算。我们中央政府会对“占中”力量说,人多也不算,你还得有法律呢。你问问法律怎么说的,法律不同意的话,抱歉,你们全是非法的,统统给我抓起来。我们大概会是这个逻辑。然后美国说中国政府独裁,但现在是俄罗斯在乌克兰支持自由民主的力量,是美国支持乌克兰的独裁力量,这个规则就全乱套了,这就是双重标准。

结果俄罗斯碰上一个特强硬的普京,基本上是说我退一步进两步,乌克兰早晚是我的。美国很被动,很被动怎么办呢?说我下令制裁,开个名单,所有俄罗斯跟西方国家做生意的这些公司,我不让你做生意了——下令欧洲不准向俄罗斯出口水果、罐头、农副产品等等,很多生意都不让做了。美国觉得自己力量很牛,不让做,结果中国不理它这一套,说俄罗斯的蔬菜、瓜果、粮食的市场没人供应了,我来,兄弟我有力量。结果带动中国的水果、粮食、蔬菜运到俄罗斯去,俄罗斯跟中国这不就拉近了吗?

按美国的定义,结果两个独裁国家不是靠拢了吗?紧接着就是俄罗斯跟中国的天然气合同很快就达成协议了。本来谈了十年没谈成,俄罗斯要价太高,我们这怎么压都压不下来。最后美国一制裁,普京说:行,这回不卖东欧、西欧天然气了,全给中国。这事就齐了。紧接着,俄罗斯跟中国之间修一条莫斯科到北京的高铁,投资一点五万亿人民币,平均每公里造价是两亿多(因为是高寒地区,高铁的造价很高)。这条铁路一旦铺通,意味着什么?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客货的联系会更加紧密,贸易和人员的往来就会更加紧密。俄罗斯的天然气一卖中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马六甲海峡变得不太重要了,因为我们今后的油和气不从中东来,我们从哈萨克斯坦走,从新疆走,从大庆走,这一下就使得美国威胁中国的一些重要手段就降低作用了。再比如说,中俄准备联合在哈尔滨生产大飞机伊尔96。我们前面明摆着跟美国、欧洲在合作生产C919,美国欧洲现在制裁俄罗斯,我们又跟俄罗斯靠在一起,万一这个项目中断怎么办?我们启动伊尔96项目。结果你会发现,在能源、军工、粮食、蔬菜、瓜果等方方面面,中国跟俄罗斯的纽带越捆越紧。这两个越捆越紧的国家又都是不按西方游戏规则出牌的,这美国才更郁闷呢。

再紧接着说西欧。西欧是什么概念?在美国的眼里头,西欧就是防范俄罗斯势力扩张的第一道防线。所以,当年冷战的时候,很多的导弹阵地是部署在西欧的。但西欧心里不是没想法,说你让我去打俄罗斯、打苏联,但苏联导弹打过来首先落到我西欧的土地上,所以它跟美国的关系实际上是有分歧的。美国打苏联或者现在对俄罗斯态度是特强烈、特坚决的,但是西欧就硬不起来。因为它就怕俄罗斯一威胁说,美国我打不着,我先打你,你小子听谁的。俄罗斯有这个威胁的力量,这是硬的一手。软的一手是说,我断你西欧的天然气,只要一断天然气,今年西欧的冬天就没法过。所以,俄罗斯跟西欧之间实际上天然是有诸多纽带捆绑在一起的,俄罗斯跟中国也有天然纽带,现在越捆越紧。整个欧亚大陆要是这么联系起来的话,美国不就变成是太平洋、大西洋包围的一个孤岛了吗,那个不可一世的力量就收缩起来了。

所以,今天有点类似春秋战国时期,各国之间进行着错综复杂的较量。这种较量现在是经济战、贸易战、政治战、意识形态战,激烈了就升级为军战。

世界需要好的秩序

孔夫子当年周游列国用的是什么?是马车,马车周游一圈要很长的时间。今天这个世界比当年的中国版图实际上是要小的,为什么呢?因为我飞到美国就十几个小时,未来空天飞机可以让中美之间跨越太平洋的时间缩短到四五个小时。也就是说,今天的地球不够我们玩的,交通通讯方便之后,距离缩得太短了。其实我们今天各国之间的距离远短于当年的春秋战国,因为春秋战国看上去近,但交通通讯不方便,所以实际上是很远的;今天看上去距离更加遥远了,但实际上说过去就过去了,飞弹说来就来了。今天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一个可以很容易相互摧毁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需不需要有一个好的、和平的、统一的、稳定的秩序?这就是孔子的重大意义,这就是孔子跟我们今天这个时代的重大关系。

按照西方弱肉强食的思想是摆脱不了这种相互交战的恶性循环的。西方思想只有两种可能性:一就是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一个阶级跟另一个阶级的斗争;二就是民族斗争,民族斗争就是国与国之间的斗争。无论用这两种斗争中哪一种方式,世界都是不可能有和平的,只能是有不停顿的战争,或者有停顿的战争。但凡想要实现世界的和平安定、人民的幸福、人权真正的保障,生命真正的安宁,就必须有一个世界性的统一。

当然,这个梦想就像当年孔子的梦想一样,非常遥远。说统一大伙都哈哈笑,统一不是我把你征服了就是你把我征服了吗?怎么有可能我们说着说着就统一了呢?没这样的事。所以,齐国是不相信孔子的,鲁国其实也是不相信的,魏国、那个楚国也是不相信的。有哪个国家是相信孔子的呢?孔子的意思是,咱们说着说着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我们统一去恢复周礼,我们回到周天子的旗号下头去,我们再也不打了,我们亲如兄弟。可能吗?所以大伙都笑了。大伙都笑的这么一个人就叫“丧家犬”,因为谁都觉得他可笑,谁都把他赶出去,这可不就是叫“丧家犬”吗?但这个丧家犬是好事还是坏事?按照孔子是丧家犬的逻辑,那甘地是不是丧家犬?那曼德拉是不是丧家犬?那德蕾莎修女是不是丧家犬?但凡今天有追求、有精神、有理想的统统都是丧家犬!因为今天这个世界是个物质世界,它不认精神,它只认实力,有精神、有抱负、有追求的人不就成丧家犬了吗?

所以,不管他的所作所为当时有多少人不理解——当时理解的人可能是少数,包括孔子的弟子当中,也可能不见得多数人理解他,也可能只是少数人理解他,但是他仍然具有重大的历史和文化的价值。



相关文章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讨论交流

换一张
陈冤枉2 2016-09-05 22:27:11
我是中国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共产党监狱羁押,被他妈的共产党冤枉判刑人员(家住中国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管理区居委会南关街28号)                                                                                                                    我儿子以优秀的成绩加几十万元养狗费,成功的就读广东省广州市国家公办学校,在2009年9月10日,放学踩自行车回家经过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派出所门口,被开火箭的警察叔叔小轿车撞飞后,被他们送到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人民医院,下午1点多钟我在家里接到陌生电话,说我儿子被车撞伤在医院,我马上到医院看到我儿子满身都是血嘴里还在不停的流血,我好心痛又好恐怖又好紧张,他们叫来好多同类好像要准备上前线去解放台湾统治全世界的,在那里计谋献策其中有人跟我威胁的介绍说这位是公安、那位是武警、这位是交警、那位是管治安也不知他跟穿交警制服的人讲些什么,3点钟左右又来二位交警叔叔,问我要身份证叫我到广州市番禺区七中队处理,第二天中午我到七中队交警叔叔叫我先医好我儿子再说,我问是什么车撞的交警叔叔说是在沙湾镇派出所门口,被摩托车撞的现场已被他们毁掉了他们是要赔的,我问我儿子的单车呢交警叔叔说没有扣车,给了我对方的电话叫我问他要,我回家打电话给他到晚上6点多钟,他们才把我儿子被撞到变形的单车还我单车基本是不能使用,我问他们要怎样处理,他们叫我去找交警处理,那段日子我儿子又痛又腫又不能吃饭又无法上学成绩一落千丈,又给我儿子留下人生的阴影与后遗症,我又医了好多钱,到第五天其中三、四天是星期六和星期日我8点多钟到广州市番禺区交警七中队,等到11点多钟他们几个人才悠闲的出现,又恐吓又威胁又耍无赖好嚣张一点诚意都没有,第六天我到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局投诉,到2009年9月18日番禺区公安局寄来信函,说我儿子在沙湾镇派出所门口,被派出所工作人员的摩托车撞伤撞掉4颗门牙及腿部受伤等,又是叫我去找七中队处理,真有这种不负责任马虎狗血乌龙的上级,我又找了好多次七中队,到10月份交警叔叔才给我事故认定书是小客车对方负责任,又是叫我先付钱医好我儿子再说,为了生计和我儿子的学业又怕得罪他们,只好忍到我儿子放假在2010年1月20日我去找交警,交警叔叔打电话给他,又拖到2010年2月2日离春节没几天的下午4点多钟,带来武警到我家来威胁恐吓打人,我又到番禺区公安局投诉,又是一直没有回复与结果。
     接下来中国共产党这班狗官,又开始忘恩负义残害忠良追杀革命后代欺负老百姓,在中国共产党这班没人性的狗官淫威下,我家人只能忍着眼泪伤心的过完2010年春节,没多久这班没人性的狗官,又受到共产党后宫尼姑指使密令,来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我租住的地方,把我父亲残暴没人性恐吓威胁的逼死。
     又在2011年9月6日下午5点多钟,我没有读书穷家人的妻子,规矩正常踩电动车到市场买菜,在广州市番禺区东城市场门口,又被人谋杀恐怖袭击追杀被小车撞成重伤,送到广州市番禺区何贤医院,电动车被广州市番禺区交警一中队抢走,我妻子在医院期间,我多次到广州市番禺区交警一中队,找交警叔叔处理都没有结果,交警叔叔只给我事故认定书,叫我自己去跟这班没人性的畜牲黑社会大爷协商,他们嚣张无耻对待穷人老百姓象打发乞食一样,要赔偿2百元我没有同意,我至今不知要到那里投诉控告维权,交警叔叔又不给我秉公处理,共产党这个流氓政府又不帮助老百姓穷人,我只能无助又无奈的暂时放弃,就当被共产党的恶狗咬伤罢了,自己找钱医好我妻子,唯有无助又无奈的衹求中国共产党那些革命冤鬼和人民老百姓的冤魂与神佛显灵,组团去消灭这班没人性的人民畜牲魔鬼。
     最近我支持响应中国共产党党中央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败,我实名举报了一大窝又一大窑的贪官腐官狗官和黑社会,如今我与家人又遭到中国共产党,这班没人性的流氓畜牲魔鬼的报复与追杀和搜抢我家财物与酷刑残酷的折磨虐待我和家人,在2013年5月4日把我在家乡读书的小孩,算是国家留守儿童被谋杀了,在2014年3月我家人在打扫清理,中国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管理区居委会南关街28号我家,被中国共产党抢走霸占的祖屋时,又遭到黑社会和政府个别狗官的威胁和恐吓。又因我没本事在2015年8月5日做点走鬼小贩维生计,就遭到中国共产党,这班没人性的人民畜牲魔鬼报复与追杀和搜抢我家财物与残酷折磨虐待我和家人。
     在2015年8月7日对我家实施恐怖抄家暴窃,在2015年9月24日,我夫妻二人又被三只至今不明身份无人性开着豪华小轿车,车牌粤B9E999的畜牲谋杀,恐怖袭击暴力抢劫群殴毒打追杀,在2015年12月1日你们把我谋生的工具撞烂踢烂,把我撞伤打伤又对我残酷毒打群殴凌辱和虐待与抢我财物,至今你们中国共产党这个流氓政府,一直都没有一句人性的说法与赔偿,还惨无人道的把我抓到中国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共产党的地狱,过年受苦还要我赔共产党6百7拾8元,老百姓做点小贩养家容易吗,经得起你们这班没人性畜牲魔鬼残暴的折腾吗?你们这班人民畜牲魔鬼,知不知道又一个无故善良的家庭,被你们害得妻离子散悲惨的人家散宅啊!你们这班人民畜牲,知不知道今年新中国共产党这60多年来的天气,跟我的冤情有关系啊!无能的老天常流着伤心无奈的洪水,在中国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共产党的地狱,下着寒冷刺骨的雪花啊!请问谁敢去招惹中国共产党这班有特权无人性的人民畜牲魔鬼恶劣行为,真是唱不尽新中国共产党这个魔鬼政府的老百姓穷人之苦!富人欢笑穷人愁人民公仆老总听开怀啊!老百姓穷人又是生活在万恶更加黑暗的新社会啊!
     请问中国政府还有没有天理,何时才能还我公道!我爸爸被共产党冤屈逼死、祖母被共产党谋杀、袓屋被共产党抢占、现有住宅被黑社会砸坏、小孩被人谋杀家里又被人暴窃抄家、我与家人又被人恐怖袭击抢劫群殴暴打追杀、我谋生的工具被人撞烂,又被共产党踢烂撞伤打伤、我又被共产党残刑虐待群殴暴打凌辱与抢我财物,还惨无人道把我抓进共产党地狱、被共产党冤枉判刑!我家在新中国共产党这60多年来一直惨案向谁申诉冤枉啊!原来中国共产党是这样无耻咸鱼翻身的站起来做主人,欺负穷人老百姓!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