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大道师说 天下为公 >> 文章正文

【视频】【中庸心解】遵道第六

来源: 大学网    作者:韩德强   时间:2014年12月03日      点击:2959 讨论:1

【遵道第六】原文

子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



【视频】【中庸心解】遵道第六(上)


 “素隐行怪”四个字讲起来是一部现代社会的历史

按说这一段听上去太短了,也没啥好讲的。比如后半段“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说的就是大家都不会“中庸”,可“中庸”是个好东西,我要一辈子按照“中庸”来做人做事,能够这么做的人非常少。那这说完了,我们还有啥事好干的?所以,这段后半段看上去没啥好说的。

前半段的后半段叫“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就是对于“循道而行”,有些人半途而废了,我是不会的。那说完了,还是跟我们关系不是很大,都是在说“循道”、“依乎中庸”多么重要,坚持这么做下去多么重要。那我们知道不就完了吗?我们努力做就是了。所以,这几句话看上去是没什么可说的。

但是,我当初为什么把它单列一段,想说一说呢?要害在于“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实际上,我要讲的就是“素隐行怪”四个字。这四个字讲起来是一部现代社会的历史,有这么厉害。

“隐”是什么?实际上在中国思想当中,这个“隐”有时候也是个好事。比如说我们在讲“慎独”的时候有“莫见乎隐,莫显乎微”,“隐”是指隐微、精微。所以,“素隐”有人理解为“索隐”,就是去探索隐微的东西。那岂不是就是好事吗?我们下一周要讲的那段中第一句话叫“君子之道费而隐”,又有一个“隐”字,所以这个“隐”是一个好事啊!更何况这句话最后那部分的表述,“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就是作为隐士的身份,整个世界不知道你,或者整个世界不理解你,但是你也不后悔,这个不就是“隐”的状态吗?那为什么在这里要讲“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

这就值得考虑。所以,这里“隐”有特殊的解释。这个特殊的解释,按我的体会,用“科学”来替代它好像是最合适的。但是,如果真把它解释成“科学”又有问题。难道孔夫子反对科学吗?现在杨振宁大概就是这个态度:你中国文化讲《周易》、讲《中庸》,这都是反科学的,都是让中国产生不了科学思想的。我如果把这个“隐”字解释成“索隐”,“索隐”岂不是发现吗?岂不是discover吗?探索精微的东西,那我们向分子、向原子、向核子、向夸克进军,岂不就是一个“索隐”的过程吗?当我们去探索这个微观世界的时候,当我们把人体生病的原因去往器官、细胞,向细胞核、基因、大分子去推进的时候,岂不是就是一个“索隐”的过程吗?

第二个词叫“行怪”。关键是什么叫“常”?没有“常”就不知道什么是“怪”。其实,孔夫子要活到今天,他会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什么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呢?比如我们的手机,你说奇怪不奇怪?很奇怪!一抄起电话就跟千里之外的亲人通上话了。这事孔夫子就没想到过。当年他在鲁国的时候,想给洛邑的老子打个电话,说我过两天到你这来拜访一趟,这在当时做不到。所以,我们有电话、有电报,这就是个怪事了。后来,从电话又到无绳电话,到现在3G、4G手机,都是怪事,而我们这个世界上是怪事层出不穷。所以,“素隐行怪”两个字里头含着整个现代科学技术史。你也可以说,现代社会的各种社会现象都含在这四个字里。

我要这么讲的话,基本上就是把孔夫子置于科学技术的对立面了。因为“索隐”是科学,“行怪”是技术,科学是发现,技术是创造。“发现”和“创造”这两件事情,都是“后世有述焉”。

我们大家从小到大学什么呀?学的可不就是科学技术嘛。我们上来就学“牛顿怎么吃手表”这些类似的故事,我们学到科学技术史上的很多怪人,而且这些怪人都是做出了重大发明创造的。他们留下了很多奇怪的故事,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太集中了,太集中了之后他就忘了旁边在发生什么,所以陈景润就撞到电线杆子上去了。

我们大概看到科学家、发明家都往往有些怪的特点,比如达尔文跑到非洲的原始森林里头去。如果按照达尔文家里人的理解,达尔文是非常怪的——你跑原始森林干嘛呀?有吃的没有,有喝的没有啊?天天这个植物、那个动物,什么三叠纪、二叠纪之类的,这东西能当饭吃吗?最后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出来头发老长、胡子老长、衣衫褴褛,被蛇咬、被虫叮……但是他发现大自然的一些奥秘了,所以我们有达尔文的传记,有牛顿的传记。

对这些事情,我的意思是,“素隐行怪”它首先是件好事,而不见得是坏事。

我现在就是侧重想讲,它首先是件好事,然后再讲它有什么弊端。

“素隐行怪”跟“道”的区别

我给大家打个比方。我们每到晚会的时候,就会发现晚会有一个特点——把整个舞台的聚光灯就打到一个或几个人的身上。上万人的会场,聚光灯就打到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可能在唱歌,或者在跳舞。如果这个世界的聚光灯同时打到无数人身上,如果晚会干脆就没有聚光灯,这个舞台就不好看,你要看什么就变得不清楚,注意力就不集中了。当我们要去发现,要去创造什么的时候,我们得把整个世界给屏蔽掉,所以我们就得把聚光灯“啪”地打到一个点上去,我们的注意力就往一个方向去集中了,这才能“索隐”,才能不断地探索发现这个世界的奥秘。

但是,这一来就有缺陷,我们就不知道别人在干什么,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别的地方在发生什么。由于我把某个地方高度的聚焦、照亮,我就把某个局部搞清楚了,但是这个局部跟其它局部之间的道路就给阻断了。所以你会发现,实际上这些科学家不简单是比如说撞到电线杆子上,他可能就不认识地理的道路了,可能就生活不会自理了,这个世界别人在干什么可能就不太清楚了,他所从事的科学发明的工作在为谁服务,他也不管了。比如我们的朋友寒春,当她把目光聚焦到原子弹里去的时候,她非常欣喜、欢呼于原子弹的爆炸。她那个时候是搞清楚了原子弹研发的过程,这个局部她实际上是清楚的。但是,这个原子弹“嘭”扔到广岛去了,她才发现,这个事我可不乐意啊。也就是说,决定原子弹在什么地方使用、会产生什么效果这件事情,她就考虑不到。她一旦去考虑这个原子弹扔到什么地方的时候,她就愤怒了,她就觉得此前的工作被利用了。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毕竟是要知道自己所从事的那份工作跟别人有什么关系、有什么联系、有什么意义的。他可以一段时间聚焦,但如果长期聚焦,就切断了跟别人的联络线,“道”就不通了。当我们这个世界有无数人去做“索隐”的工作的时候,每个人都沉浸到各自的局部里,他就斩断了跟这个世界的联系,甚至是跟他自己家人的联系。他不关心,逐渐也不知道家人在想什么了,很多科学家的孩子就有可能变成被宠坏了的纨绔子弟,或者变成白痴了,或者有多动症了。所以,“索隐”之后,他跟这个世界的联系实际上是隔断了,而真隔断后就出现一个问题,不断探索探索就容易到不确定性的地带去了,所以我们后来就走到“相对论力学”去了。从“经典力学”到了“相对论力学”,从确定性的力学到了不确定性的量子力学,一旦走到不确定性地带,走到相对论的时候,许多科学家就受不了了,他想切断切不断了。现在从事核物理研究的一些科学家其实就很困惑,你说这夸克怎么理解?正电子、负电子怎么理解?正离子、负离子怎么理解?真的让人头疼啊。比如说大家去理解理解霍金,想建“统一场理论”的霍金,头疼着呢。

所以“索隐”这件事情首先有值得肯定之处,因为它实际上是科学的另一种表达。我们今天的那些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特别是科研院所,基本上就是在干“索隐”的事情。当然如果他们真干也好啊,现在其实好多人拿了“索隐”的经费去买房买车去了,这是等而下之的事情,咱不说,咱就说科研院所干得最漂亮的事儿,就是“索隐”。

“隐”,有三类“隐”。第一类“隐”就是大自然的奥秘。我们从小学大自然的奥秘,学少儿百科,我们发现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动物植物,他们的行为让我们很惊异,我们少年时期的眼光就被牵引到大自然的奥秘当中去了。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太平洋的深海里有哪几种鱼类?小时候你可能知道的。多少人还知道天上的星座是怎么构成的,连线什么意思,跟天上的星星对应什么位置?小时候如果有人是天文爱好者,他是明白的。长大了之后发现天文知识好像没啥用,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天文知识实际上在日常生活当中用不上。至于说天文知识为我们制定历法起着作用,那个作用是间接的,我们直接用不到。

我们这个地球倒退20亿年是在干什么,倒退30亿年是在干什么,倒退1.5亿年是在干什么?地球演化的历史这些我们都学过,但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没多少用。我们小时候觉得这个世界这么奥秘,真的长大了,发现小时候学的所有关于这个世界特别神奇的东西我们现在都用不着。甚至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在日常生活当中数理化都基本用不着,我们学好小学数学差不多就够了。语文倒是天天要有,但是都没学好。

所以我们曾经相当长时间跟着“索隐”的路子去探索了。我记得学生物学的时候,有一个概念叫“界、门、纲、目、科、属、种”。动物界、植物界、微生物界,这个叫“界”,然后是比如说动物界里头什么门,什么科,什么属……比如说你还记得袋鼠是属于哪个科哪个属哪个种的?我们真搞清楚袋鼠属于哪个科哪个属哪个种有用吗?再比如说,牡丹是哪个本?假如是木本,木本和草本我们可能都知道。至于说纲,属于哪个纲哪个目哪个科,我们就都不太清楚了。清楚了又怎么样?你会发现关于动物界、植物界我们曾经学了非常丰富的知识,包括关于人体解剖我们学了非常丰富的知识,问题是我们现在都忘掉了。当然也有点用处,至少我们还知道“界、门、纲、目、科、属、种”,还知道人体、系统、器官、组织、细胞。完了之后有一个好处出来了,至少我们明白那是一个矛盾综合体,有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次次要矛盾,次次次要矛盾,次次次次要矛盾……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是非常丰富的,这个丰富的世界又是有规律可循的,我们留下这个印象我看就可以了。

这个世界是丰富的,是综合的,是个矛盾综合体,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些特点恰恰就是“道”。可是你真钻到其中一个领域里去之后,慢慢就丢掉了“道”了,可能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局限了,越来越狭隘了。所以为什么孔夫子对于“素隐”这件事情,“后世有述焉”他不是很欣赏,他不干呢?他怕陷到局限性里头去,怕陷到某个局部某个细节当中出不来。

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素隐”这件事情是比较容易入手的,去把握道,体道、悟道是难度比较大,比较让人纠结的。

我们学西方的科学技术,之所以从小的时候就可以学,而且还学的津津有味,是因为那个东西清晰、可标准化,有统一的概念、统一的术语,比较有确定性。所以我们很容易跟着去学“素隐”的东西,只不过学了之后发现跟我们日常生活关联不大,之后又把它忘掉了。

我们现在做日常工作,一片混沌需要我们去开创的时候其实是很让人郁闷的。说开创好了,一二三四五六七,每个步骤里头又有一二三四五六七条规范,这个就比较容易上手,做起来就觉得很容易切入。大的一二三四五六七不知道,那里头小的一二三四五六七也不知道,你就很晕。这是讲为什么孔子可能不太赞成“素隐”。

谨慎地对待“创新

第二讲“行怪”,“行怪”为什么孔子也不赞成?

“素隐”是发现,是科学,科学有时候脱离实际,它只是发现而已。说苹果从树上掉下来,里头有重力、重力加速度,你发现了怎么样?苹果还不得掉下来。反正在掉下来,掉呗,我们就不管它了。科学实际上是无用的,有用的是什么?是技术。但科学之无用,它为技术之大用是准备基础的。科学越是把这个世界细分化,细分化以后重新综合的可能性就越大,技术创造的基础就越深。

比如说把晶体还原为分子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可以提纯,把某些分子给提纯出来,然后我们就有高纯度的这种物质、那种物质。这是把晶体分解了,或者把一般的物质分解了,其实就出来了提纯以后的新物质。自然界其实很少有比如说纯的黄金,纯的白银,或者纯的铜、纯的铝,它都是矿石,伴生了很多东西。但是我们有提纯技术,我们就提炼出99.99%的黄金来了。

或者我们再把一个分子分解,分解以后就出来原子。其实分子是由各种原子构成的,那我们就可以进行化学反应了,有化学反应了之后我们创造了各种新物质出来。不简单是现有物质当中的某个成分可以提炼出来了,而且新物质可以出来了。所以现在西医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化学药物,都是新物质,都是大自然当中没有的东西。而且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希望出现啥物质就出现啥物质,可以把煤变成油,可以让油里头出来航空煤油,可以出来汽油、柴油,靠的是什么?我们可以把油变成化纤,可以变成各种各样的塑料制品。这实际上是化学的作用,我们不把分子分解了,没有这个化学反应,其实我们没有这么多新物质出现。

然后我们把原子再打开,再打开之后就出来电子跟原子核。最外围的电子先飞出来,这一飞出来首先形成电流,电的流动可不就是其中有一个最外围的电子不断地跑出来吗?然后电流空缺对,就形成了电流,然后我们可以驱动发电机,可以照明。如果你不让电子跑出来的话,哪有灯光啊?强电弱电通通没有。

然后再打开原子,原子一打开,可能出来核电站,也可能出来原子弹。它首先出来的是什么?是射线。我们其实是通过射线,意识到原子是可以被打开的。什么γ射线,α射线,X射线,我们至少可以因为射线出现,照得见人体里面有几块骨头了。我们还活着就变成骷髅了,不太好听啊,实际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发现不是一定要死了才成骷髅,在X光照耀下我们就成了骷髅了。

所以科学的分解作用也很重要,分解得越细,综合的空间越大。

然后要去思考“行怪”的事情。科学和技术两个连在一起,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新生事物层出不穷。新生事物层出不穷这是从正面意义上讲,它另一方面的意义就是怪事层出不穷。比如说我们出来四条腿的鸡了,这是技术创新的结果啊。如果说为什么要出来四条腿的鸡,因为鸡腿值钱,干脆让它长四条腿。发现那个鸡翅膀更值钱,长六对翅膀的鸡就出来了。到底有没有我不太清楚啊,理论上可以有,“这个东西可以有”,本山的话是这么讲的。实际上现在两个头的人,六只翅膀的鸡,是可以有的,它属于创新的范围。问题是,这样的“新”,你接受不接受。

所以克隆技术以及其他一些技术的出现,往好了说叫“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往坏了说它也是“怪事层出不穷”。而有些东西它介于两者之间,比如说手机好不好?我们现在人手一台,它似乎是好事。但是究竟好不好现在也不是很说得清楚。我们拿手机打电话的时候,第一个受伤害的是耳朵,连着的是大脑,我们不知道我们的耳朵和大脑受到什么伤害,因为积累的结果还没出来。我们现在操起手机的时间也就十多年,操起大功率的3G、4G手机也就两三年、三四年的功夫,积累的结果实际上还没有出来。

再比如说汽车经历了百年的检验,一百多年来汽车在不断地更新,我们现在奥拓车的质量比一百多年前的奥迪车好多了。一百多年前的奥迪车,有没有另当别论啊,一百多年前是有凯迪拉克的。一百多年前的凯迪拉克实际上只是完成了汽车底盘平平地放到了四个轱辘上。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汽车底盘是凹下去的,两个轱辘不是平着放的,平着放的那是我们现在的三轮车,可是当初的汽车就是三轮车的水平,就那么简单。后来发现这样重心不稳,所以才让底盘凹进去。现在的汽油和一百多年前的汽油是非常不一样的,那时候实际上是高爆汽油,燃烧的烈度很大,砰砰砰地声音非常大,冒的烟也特别大。那不就是拖拉机嘛,所以刚诞生的汽车它比马车还不如,人们都会说这是什么怪物,但是后来汽车就把马车给替代了,那汽车总是好东西吧。汽车后来越来越走入家庭,再后来汽车一直让高速路遍布全球各地,那不更证明了是好东西了嘛。但是汽车把石油用光了的时候,还是好东西吗?

这个时候就会发现很多新的东西,长远来讲是不太容易确定是不是好的东西的,这大概也是孔夫子对创新比较有戒心的地方,比较有担忧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古代文化容易对“创新”定义为“奇技淫巧”。奇怪的器械、过分的技巧不见得是好东西。说不见得是好东西,这话可能就比较恰当,说一定是坏东西这度就过了,因为还可能是好东西呢。“奇技淫巧”,越是奇特的东西越容易吸引眼球,越容易惹人喜爱,比看不见摸不着的“道”总是更容易引起轰动。所以孔夫子讲了两千年的道,没有人理解,手机一出来立刻就进入了千家万户。当然说立刻是快了点,那就是20年进入千家万户吧,在历史上20年岂不就是一刻嘛。

实际上有了孔夫子这一条以后,我们现在对待创新要有一个更加谨慎的态度,不是意味着一味求新、求变。我们光知道“创新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动力”,我们不知道创新也可能是毁灭人类的动力。所以一定要问:创的是什么新?怎么创新?为谁创新?有谁,为了什么样的动力去创新?这才能说得更清楚。单说一个创新,可能就是一个陷阱。这种态度是通过孔夫子“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来体现的。

话说到这里,假如杨振宁在现场的话,他会更激动,“说了中国古代文化反科学技术了吧!原来我只是单方面说,现在你这么一个热爱传统文化的人也来说这样的话,那不就坐实了中国古代文化保守、不注重创新嘛,这才导致中华文明落后嘛!”杨振宁可能就会这么说。

那我是怎么思考回答杨振宁这样的问题的呢?不是所有的创新我们都一定赞成,但是有一些创新还是可以的。但杨振宁马上会有一句话出来:“那你怎么区分哪些创新是可以的,哪些创新是不可以的?一种新的东西出来,你不给它一个试验实践的机会,你上来就先用一种保守谨慎的态度先把它否定了。”确实有这个问题,这也就是说我们整个人类社会,对待创新这件事情是处于试验状态中的,这个分寸究竟怎么把握是说不清楚的,到底度在哪里?就因为说不清楚,我们整个人类是处于试验当中的,所以得有这种谨慎地对待创新的态度,我认为这样还是最好的。

但是杨振宁马上就会出来说话,说:“好,你这个话可能比孔夫子进步一点,至少是谨慎地对待创新,不是把创新一棍子打死。‘素隐行怪’的事儿你首先承认它的合理性,其次是担心它对世界的割裂作用,担心创新出来的东西可能实际上是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导致世界的毁灭。但是你仍然没有说清楚怎么对待创新哪!”

我认为这里头有一个要害,“怎么对待创新”里面有一个“谁”怎么对待创新的问题,不是作为一个个体怎么对待创新的问题,因为作为一个个体对待创新是更容易接受的,更可以采取杨振宁的态度的——比如说我们的麦克风,我们的手机电脑,我们的汽车,我们的船舶飞机等等,作为个体或者作为一个单个的国家组织都是更容易去接受的,因为长远的事情考虑不到,对别人的危害考虑不到。比如出来了原子弹美国人就急着去试,你干嘛不先投到华盛顿试一试呢?试一试,行,美国是投到日本广岛去,他就没什么感觉,因为那死掉的就不是自己人。

作为单个的国家对待创新,如果创新的祸害发生在别人身上,他就更容易接受,祸害发生在未来他也更容易接受。对科学技术要有一个更慎重的态度,实际上是说作为“人类”要对科学技术有一个更慎重的态度。这就可以说清楚为什么我们现在有这么多国家一味地强调创新而不知谨慎,因为所有的国家都没有站在“人类”的高度去思考问题,都是说要用科学技术作为国与国之间综合竞争的一个手段,与其你创新不如我创新,与其我来承担后果不如你来承担后果。创新负面的后果让别人来承担,好处我来享受,也就是说这一套弱肉强食的逻辑才是要害。在这套弱肉强食的逻辑之下,科学技术就会被弱肉强食的逻辑所使用,所以创新就变成是无节制地为弱肉强食的逻辑服务,这是要害。

当明摆着知道某些创新对人类这个整体而言是有危险的,因为没有一个人类整体的立场,我们就阻止不了。比如转基因这个问题,转基因这个事情有风险,实际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不单是反转基因的科学家认识到了,即使是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们心里头也越来越含糊,他们知道这其中有问题。但是为什么转基因还是要推广呢?转基因作物还是要推广呢?比如美国的孟山都公司,他可能会说先让中国人做小白鼠,先在中国推广,咱们美国回头再说。可是中国现在和美国真的能分得开吗?你把中国13亿人当小白鼠了,最后你那3亿人真能够保得住吗?恐怕也是问题。

一旦说中国这里出了灭绝性灾难的时候,我们这里的转基因科学家也成长起来了,假如说转基因的危害、灭绝性的结果发生在百年之后,到未来五六十年的时候,我们出来了一代特别爱中国的或者就是要报复美国的一代科学家,悄悄地潜回到美国实验室里把转基因再给他转一把,完了让美国人也完蛋,那这也可以吧?你真的要把转基因当武器的话,就不要以为这个武器光是灭别人的,他绝对是双刃剑,是飞去来器,是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因为转基因是一个非常漫长复杂的事情,你能确定得了吗?

古代就有一种东西叫飞去来器,扔出去以后,一会儿就砸回到你自己身上,转基因很可能就是这种东西,非常短视。转基因武器是不是以后会砸到美国人身上这以后再说,先把中国人灭了,他们是这套逻辑。再有比如说美国军方听了以后会是什么态度呢?他们就特高兴,“哎哟,转基因也可以当武器呀,好”,生物武器、生物国防、生物战争,他们马上就会用到这方面去。因为这个世界现在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所以科学技术首先是为弱肉强食服务的,一般就是加剧弱肉强食的。实际上我们人类目前仍然缺乏智慧去对付科学技术的弊端问题,是因为我们首先还没有成为人类,我们还没有资格以人类的名义去更加谨慎地对待科学技术。

我估计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杨振宁大概会比较同意,看来孔子还是有道理的,孔子站的是更高的,因为孔子首先是要让这个世界不再成为弱肉强食的世界,然后我们再说怎么样“素隐行怪”,用科学技术造福于人类。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中庸心解

讨论交流

换一张
355551311 2015-02-26 23:33:29
联系邮箱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152591
邮箱数据http://user.qzone.qq.com/620723803
qq邮箱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757372
邮箱号码大全http://user.qzone.qq.com/399353097
邮箱地址http://user.qzone.qq.com/355551311/infocenter
邮箱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538542/infocenter
邮箱地址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381949/infocenter
邮箱搜索工具http://user.qzone.qq.com/539688794
qq邮箱数据库http://user.qzone.qq.com/537730483
qq邮箱搜索http://user.qzone.qq.com/509630746
edm广告http://user.qzone.qq.com/509342569
淘宝邮箱数据http://user.qzone.qq.com/293534586
邮箱号码大全http://user.qzone.qq.com/399353097
邮箱大全号码http://user.qzone.qq.com/399151612/infocenter
公司邮箱地址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420358
电子邮箱地址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174981
俏十岁面膜怎么样http://user.qzone.qq.com/572312186/infocenter
企业邮箱地址http://user.qzone.qq.com/659016249
电子邮箱号码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39978344
email地址大全http://user.qzone.qq.com/620758348
edm策划http://user.qzone.qq.com/509952466
联系邮箱号码大全http://user.qzone.qq.com/620785774/infocenter
电子邮箱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177493
qq电子邮箱大全http://user.qzone.qq.com/509313570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