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中国生态环境危急 >> 详细内容

四十一:热带亚热带山地“森林易主”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蒋高明    时间:2011年11月21日 21:59 240次浏览 0条评论 42次顶

《中国生态环境危急》连载之四十一:热带亚热带山地“森林易主”

蒋高明

2006年6月,福建霞浦县傅竹村出了一件怪事:在村民们不知情、不支持的情况下,村干部将具有重要水源涵养和生态公益功能的大片茂密次生林,以“荒山”名义出租给某林浆纸企业砍伐后营造速生桉树林,其堂而皇之的理由是荒山绿化。

在人们传统意识里,只要没有树林,即使长满了草和灌丛的山地也都还是荒山。长期以来,人们为了消灭荒山,加大了人工干扰的力度,如年年在同一个地方种树。实际上,像福建、云南、广西、广东、海南这样亚热带甚至热带山地,如果人不去干扰,严格封山,时间一长,就会育出良好的常绿阔叶林。我在香港、四川、广东就看到很多自然封育成林的例子。因此,消灭所谓“荒山”,实际上就是砍伐森林的雏形。

在利益集团眼里,只要不是他们想要的都是荒山。某国外纸业集团对外界宣称,其在云南承包的所有林浆纸基地“全部是荒山,整个云南100%都是荒山”。看来,只有他们的桉树成活了,才不算是荒山,因为桉树能够给他们生产钞票。我们不禁要问:云南的热带雨林、季雨林也是荒山么?

虽然国家在天然林保护方面的措施是很全面的,但是仍旧挡不住很多人,以“改造荒山”名义,以“绿化海防”名义,毁林造林,破坏天然林,营造人工纯林。如今,桉树林的疯狂扩张,可能就是新一轮生态灾难的前兆。

福建霞浦县傅竹村暴露的毁林现象,反应了中国的天然林破坏的新趋势。过去是因贫困而破坏环境,农民个体以零散的、渐进的蚕食式破坏天然林以“摆脱贫困”;今天,主要潮流却是“因富破坏型”,趁着政府招商引资热,商业造林公司抓住了林业系统干部谋求个人私利心理,通过各种手段,与林业部门、行政村两委紧密“合作”,加紧圈山,大面积破坏天然林。笔者了解到,只有有纸浆林分布的地方,本地森林就会遭到灭顶之灾。就在去撰写这些文字时,科技日报记者还对我透露了湖北某地,将上千亩本地亚热带森林以荒山名义放火烧了,改种植来自东北的樟子松以发展纸浆林!

傅竹村民为维护他们的生态环境与利益集团进行了一年多的斗争,理应得到当地林业部门的支持。然而,遗憾的是,当地林业部门的“胳膊肘”却“望外拐”,竟然威胁村民:“你们向哪里反映都是没有用的,我们可以从省到县里把你们的山林鉴定成没有林,看你们到哪里去叫冤”。看来,有没有林,是不是荒山,是权利部门说了算的。

即使荒山造林,也不能种桉树。桉树林的蓄水性很差,满足其生长要消耗大量的水分,造成林地和周边土地地下水位严重下降;同时,桉树人工林对林地养分消耗严重,破坏了养分平衡,造成地力衰退。因此,桉树有“抽水机”和“抽肥机”之恶名。此外,桉树还会产生化学他感物质抑制其他生物生长,造成生物多样性明显下降,这样形成的树林被称为“绿色荒漠”。

针对福建亚热带山地被毁后的生态后果,福建师范大学生态系教授杨玉盛在他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由于山高、坡陡、土壤抗蚀性差,加上降水量大,导致闽江流域山地生态系统具有较高的潜在脆弱性,但这种脆弱性在未受人类干扰的情况下并不会表现出来,而一旦受频繁的人类干扰,特别是原生的天然常绿阔叶林遭受破坏,则极易诱发这种脆弱性,导致普通暴雨就能造成洪涝灾害。闽江流域的防洪减灾首先要摆正治山与治水的关系,治水要先治山,治山要先兴林。虽然经济果木、人工纯林(杉林、松林、桉树林)都属于森林,但它的水源涵养能力比起天然林,要差很多。同样的降雨(甚至更少),造成的危害却比过去更为严重。我们计算过,降雨在200毫米之内的时候,天然林几乎都能够涵养,一旦降雨强度高及400毫米时,天然林就有点拦蓄不住了。如果是人工纯林或者果园,降雨在200毫米左右的时候,就出可能现大的洪水。

林浆纸企业试图向山地桉树林施肥来满足养分需求,依次达到长久利用的目的,殊不知这是更危险的做法。我国平原区农田所使用的化肥利用率只有40%,其余污染了环境。如果在有一定坡度的山地施肥,肥料损失将不可避免;且桉树,尤其是那些转基因桉树,林地生物量远大于农田,对于氮磷的需求更大,化肥损失会更大。这样,以森林水源为生的下游人群将遭受严重的化肥污染,江河和近海富营养化将更加剧。

南方山地天然林被毁事件不仅仅只发生在亚热带,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热带森林也在劫难逃。2009年4月2日, 《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了这样一件事,生物多样性大省——云南省发生的砍伐热带雨林,营造单一树种,在西双版纳自治州景洪市景讷乡贺孔村,上千亩热带森林在十天内被砍光,用于发展所谓的橡胶产业。

由于大量砍伐热带雨林,西双版纳森林覆盖率,已从上世纪70年代的约70%下降到目前的50%以下,30年来共损失了约40万公顷季雨林,其中很多天然森林被改变为橡胶林。橡胶产业收入几乎占西双版纳州财政收入的一半。天然森林消失后,西双版纳3个国家级森林保护区日益变成孤岛。

除了云南,在森林资源丰富的广西、福建、海南等地,不断有砍伐天然林种植桉树、能源林的不幸消息传来。往往是新的树种没种上,成片的热带、亚热带森林就被毁灭了。目前,不法分子贪婪的目光早已盯上了中国稀有的森林资源。我们担心,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保护措施,中国森林将毁在旦夕。

长期以来,人们对森林的要求总是希望能够带来点什么实惠,要么提供木材,要么提供油料,要么生产干鲜果,要么提供工业原料,森林一直是作为林业来经营的,完全没有考虑到森林给人类带来的其它福祉。森林的生态功能,除了众所周知的涵养水源、释氧固碳、养分循环、净化环境、土壤保持、维持生物多样性等功能外,还给人类提供森林游憩、游览观光、净化心灵的精神享受,这些生态系统服务是用金钱买不到的。我们可在很短的时间内,以发展经济理由将森林改变为其它用途,但当我们有了足够的钞票,再来恢复森林的时候,其代价是异常大的。如果林地发生了水土流失,恢复森林甚至是不可能的,如北方许多山地森林已无法恢复,那里的土壤已经没有了,山体裸露出岩石成为兔秃山。“十年树木”,是指在有一定森林立地条件的前提下的笼统说法,如果森林更新能力丧失了,恢复森林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

十几年前,西方有个叫卡斯坦赞的学者,率先在全球提出生态服务功能的概念,并按照经济学的原理为不同生态系统“明码标价”。此风很快传到中国,上至院士,下到普通研究生,仿照他人做法,都试图对中国境内的森林、草原、湿地、荒漠等不同生态系统计算其服务价值。笔者研究小组也曾对北京西山的生态服务功能进行过计算。所算出来的从几千亿到几万亿的费用,国家没有办法买账,老百姓更不理会,花花绿绿的生态系统服务“账单”,发表在各种学术刊物上成了摆设。殊不知,中外专家们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自然生态系统连同演化了亿万年的生物多样性在内,同阳光、空气一样,是无价的。世上有些东西能够用金钱买到,有些根本是用金钱买不到的。试图以标价的形式唤醒人们对生态保护是徒劳的。

其实,对森林、草原、荒漠、山地、耕地最有感情是农民,是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地居民,他们对自然保护是发自内心的。这次砍伐云南热带雨林的是西双版纳州景洪市的两家公司,当地老百姓对于毁林活动是深恶痛绝的。云南是中国生物多样性大省,但屡次发生的毁林、无序开发水电事件,恰说明他们对生物多样性大省的理解是肤浅的,在经济开发面前,生态环境总是被放在脑后的。

我国是森林相对贫乏的国家,现有森林面积175万平方公里,但人均与世界差距巨大,人均森林面积和蓄积量排在世界的134位和122位;森林覆盖率虽号称18.2%,但森林质量不高,人工纯林占据一定的比重。中国有重要生态价值的是那些原生植被或次生植被,甚至荒山都有可能发育成森林。对于经历了战火、大跃进、开发热幸存下来的天然森林,我们怎么保护都不为过。这里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如何解决发展与保护的矛盾,实质上是如何考量官员政绩的问题。在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天然草原、荒漠区域,对于官员政绩的考核,绝对不能用GDP来衡量。

在云南等生物多样性丰富地区,对天然森林等自然植被的保护必须上升到国家行为的高度。热带森林不是云南的财富,而是国家的财富,任何打着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旗号、破坏森林的做法,都应当果断制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学网无关。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学网:http://www.haodaxue.net

TAG: 森林 亚热带
顶:42 踩:53
【已经有363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163票
感动
25票
酱油
26票
高兴
29票
难过
24票
搞笑
26票
愤怒
33票
无聊
3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精华推荐

点击排行

回复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