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声援孔庆东 >> 详细内容

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来源: 大学网    作者:溪石    时间:2011年12月11日 10:10 1416次浏览 0条评论 78次顶

汉奸和卖国贼,这俩词绝对绝对是非常非常贬义的。不做李鸿章第二,因为汪精卫的名声臭得远扬,因为秦侩夫妇死后万世不得翻身。对于汉奸和卖国贼们,国人的一口唾沫就能活活地淹死他们,甚至对于引清兵入关的私欲私恨熏心的吴三桂,浩然的民族气节毫不犹豫地钉死他们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就是中华民族,这就是中华民族爱憎分明的重大原则的大问题。

可悲且可叹,这个民族又是盛产汉奸和卖国贼的。这个现象这个问题很是匪夷所思,高压电线下总是毙倒一大帮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精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热衷于研究解剖这群人的,得出貌似有些人情味道的论调,汉奸和卖国贼们是另类爱国的,是曲线爱民的,是高贵远见的。所以戏说历史,所以修正历史,所以平反历史,潘金莲好冤,武大好丑,西门庆是顶天立地的,武松是流氓痞子的。因此,李鸿章的心还是爱国的,汪精卫本可以成为民族耀眼的集大成者,说不定小日本早就成了中华民族的一员了。

不可否认这帮精英们无以伦比的智慧,也不敢断言这帮精英天生就甘沦为人人喊打的二狗子。《史纪》上:彼可取代之。或许民族的劣根性之源就出自于此句。

颇有微词“彼可取代之”,并不是不屑于正义地反抗暴政,也不是生来就有屈膝献媚的奴性。说国人的奴性,因为封建的礼教历时之长,影响之深,秩序社会的美好初衷,却成了至酷,成了奴役的枷锁,成了昏睡百年的雄狮。先知们的呐喊,先觉们的血拼,孔家店怒而被痛砸,顽疾还是须下猛药的,暴力革命的兴起,成了改造社会高昂代价的利器。在洪流滚滚中,革他人之命的激烈慷慨,革他人之命的痛快淋漓,随之革他人之命而既得利益的眉开眼笑,既得利益的呼风唤雨,私欲终于膨胀了,劣根终于发飙了,嘴里一个劲高歌猛进,兜里却忙揣着不义之财,手中紧握着不可一世的权杖,拼了老命护着救命的稻草,就是革不得自己命,就是准自己革得,别人革不得。

以中华之物博结他国之欢心,以他国之欢心固权利之安稳,以权利之安稳保一己之利益,这便是汉奸和卖国贼变通的人性。是的,人性是相通的,价值也是普世的,大爱更是无疆的,可人性的贪婪,人性的残暴,人性的排异,即便是最大声地最坚决地痛骂汉奸和卖国贼,行的以及损的恰恰是汉奸和卖国贼的勾当,脱离了大众性,脱离了历史性,脱离了本地性,这是站在不同阶级立场,从不同阶级利益,由不同阶级观念所决定,哪怕再怎么样粉饰人性向善也是虚伪的,注定滑向人性的反面,走向自我的毁灭。

秦侩跪久,有好事者搀扶着站了起来,或许仅仅是戏说,或许仅仅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青铁依旧无辜铸奸佞,任偷梁换柱,任指鹿为马,任隐天蔽日。

不做李鸿章第二,划线再分明,声明再高调,立场正了,又何必在意身后的影子。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的奇迹,也未必不可能由之打破记录而荣光胜任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学网无关。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学网:http://www.haodaxue.net

TAG: 爱民 历史 潘金莲 中华民族 才华横溢
顶:78 踩:54
【已经有306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65票
感动
33票
酱油
30票
高兴
37票
难过
34票
搞笑
34票
愤怒
33票
无聊
4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精华推荐

点击排行

回复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