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中国生态环境危急 >> 详细内容

野外有没有华南虎?

作者:蒋高明    时间:2011年12月17日 09:58 716次浏览 0条评论 50次顶

《中国生态环境危急》连载之四十九:野外有没有华南虎?

蒋高明

(本节正式出版时有删节,此为原稿)

2007年10月12日,一个叫周正龙的农民几乎一夜之间成了名人,陕西省林业厅通过中央电视台向社会宣传,在陕西发现已经消失的华南虎,并公布是在陕西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村民周正龙拍摄到了一张野生华南虎的照片。这条新闻发表后,立即引起了科学界的质疑,其中,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以“虎叶比例”严重失调以“脑袋担保”照片有假,从此引起了关于华南虎事件的轩然大波,打虎派与挺虎派都动员了很大的力量,找出对自己有力的证据,其中也不乏人身攻击和口水战,最终,各种造假证据逐步被网友举证除了,华南虎周正龙以诈骗罪被判处2年6个月有期徒刑。其事件经过如下:

2007年

10月12日 陕西林业厅宣布野外发现华南虎 镇坪县文采村村民周正龙10月3日拍摄到华南虎。

10月12日,。但这一轰动性的消息随即引来广大网友质疑,指可能是纸老虎造假。

10月19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首席研究员傅德志,称自己以一个从事植物研究二十余年的权威科学家的身份,“敢以脑袋担保”照片有假。

10月22日,面对外界对于华南虎照片质疑声,周正龙随身携带底片,和陕西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一起,赴国家林业局当面汇报。

10月24日,国家林业局听取了陕西省林业厅及相关人员关于去年开始的华南虎调查工作及镇坪县野生华南虎照片情况的汇报,决定组织专家赴当地进行野生华南虎资源状况专项调查。

10月25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办公室主任、新闻发言人曹清尧表示:“国家林业局只是对保护区存不存在老虎这个事情,来做一个考察论证,照片真假并不是国家林业局需要确定的范围。我们没有研究这个问题。” “照片真假需要照片方面的权威来认定。当地有没老虎,到底该不该建自然保护区这是国家林业局该管的事。政府不能越位。”

10月29日,陕西省林业厅展示了周正龙拍摄的野生华南虎的胶卷(负片)、用胶卷冲洗放大的彩色照片,以及用数码相机拍摄的部分照片。新照片虎目圆睁,露出凶光,并依稀可看到部分虎尾。

10月29日,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首次就华南虎照片事件发表声明,称照片中华南虎的反应不合常情。

10月30日,陕西省林业厅官方称,关于华南虎照片的质疑都是来自民间的,从来就没有官方提出质疑,即使中科院有关专家认为照片有假,林业厅目前也没有接到任何正式的对华南虎的质疑。

11月8日,曾打过多个公益官司的青年法律学者郝劲松在向国家林业局发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国家林业局对陕西省林业厅的失职行为以及周正龙的造假欺骗行为进行查处,并要求国家林业局必须委托专业机构对照片一一鉴定。

11月11日,世界权威科学杂志《科学》正式刊出极具争议的华南虎照片,但该杂志并未对照片真假下定论。

11月15日,媒体透露,国家林业局4位专家到达镇坪县,开始对华南虎存在真实性的考察。

11月16日,一网友称“华老虎”的原型实为自家墙上年画。同时,义乌年画厂证实确曾生产过老虎年画。

11月20日,宝鸡律师正式向西安市公安局举报周正龙。

11月21日,陕西省林业厅首次回应年画老虎,建议通过刑事调查等渠道解决年画老虎与周正龙拍摄的照片之间引发的争议。

11月26日,有媒体公布周正龙拍摄的全套40张原始“野生华南虎”数码照片。周正龙表示要起诉“私自发布虎照”。

12月3日,来自六个方面的鉴定报告和专家意见汇总认为虎照为假。

12月3日,陕西省林业厅发表声明,未就照片鉴定做出回应。

12月4日,国家林业局称,华南虎照片中的老虎是真是假,是否是活体,都难以评估该地区野生华南虎的生存状况;国家林业局不会“越位”鉴定华南虎照片的真伪。

12月10日,围绕“华南虎照片”事件,青年法律学者郝劲松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国家林业局。郝劲松在诉状中请求法院撤销国家林业局此前对他作出的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并请求法院判令国家林业局受理其提出的复议申请。

12月14日,《科学》杂志又刊发华南虎年画图片,并配发短文介绍了近期中国摄影师协会和国家林业局的一些活动和反应。该杂志仍未发表任何鉴定性的评论。

12月18日,媒体报道,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郝劲松申请复议的行为并非具体行政行为,其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为由,裁定不予受理其起诉。

12月19日,在国家林业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林业局保护司司长卓榕生表示,国家林业局已要求陕西省林业厅委托国家专业鉴定机构对周正龙所拍摄的华南虎照片等原始材料依法进行鉴定,并如实公布鉴定结果。当日,陕西省林业厅信息宣传中心主任关克表示,陕西省林业厅已正式收到了国家林业局指示。林业厅正在积极贯彻落实国家林业局的指示,委托公众认可的鉴定机构对华南虎照片进行重新鉴定。

12月20日,媒体报道,有网友爆料称:2007年1月、2月间,镇坪县林业局曾向陕西省林业厅派遣的华南虎调查队送礼送钱。次日,镇坪县林业局局长覃大鹏向媒体回应:“账本一事是对镇坪和华南虎调查队的诬陷。”

12月24日,郝劲松正式向北京市高院提起诉状,请求指定北京市二中院受理诉国家林业局一案。

12月27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新闻办主任曹清尧在新华网作在线访谈时表示,华南虎照片的鉴定工作已取得了突破性的一步。陕西林业厅根据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人民政府的要求,已经将照片送到了国家权威机构来进行鉴定。广大网民、广大公众很快就会知道“虎照”的真伪。

12月29日,镇坪林业局一位陪同国家林业局上山寻虎的动管站技术人员张斌报料,国家林业局的专家们在镇坪再次发现虎讯、虎踪数起,其中包括一百多个疑似华南虎脚印,以及一副完整的疑似华南虎幼崽骨架等。

2008年  

1月7日,事件中被认为是华南虎原始图像来源的年画虎生产商骆光临向浙江义乌市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周正龙与关克侵犯名誉权,要求周正龙公开道歉并赔偿一万元,要求关克公开道歉并赔偿两万元。

2月4日,陕西省林业厅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发出《向社会公众的致歉信》。致歉信说,“在缺乏实体证据的情况下,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反映出我厅存在着工作作风漂浮、工作纪律涣散等问题。”并称,“关于华南虎照片的委托鉴定问题,按照国家林业局和省政府的要求,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我们将继续予以推进,一有结果我们接受国家专业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并如实向社会公布。”当天另有消息称,国家林业局某官员私下透露,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已在2月3日被停职。

2月20日,媒体报道称,国家林业局一位官员透露:虎照二次鉴定尚未开始。陕西省林业厅最初委托的鉴定机构是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但该鉴定中心不肯接受委托。此后,陕西省林业厅又找了几家鉴定机构,但“确实没有权威鉴定机构愿意沾这个事”。

3月4日,陕西省长袁纯清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被问到华南虎照问题,袁纯清表示陕西省政府对华南虎照事件的态度是“明确”的,“但是在即将开幕的两会上,我们应该把精力主要放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上,”袁纯清说。

3月7日,司法部副部长赵大程在列席全国政协界别联组讨论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虎照门”的有关问题、有关事实查清楚之后,将依照法律进行处理,这是毋庸置疑的。

3月10日,在媒体追问下,朱巨龙证实,自己还在上班,工作也没有调动。针对全国“两会”上华南虎形成的舆论焦点,朱巨龙笑称,自己没有什么压力。

4月10日,媒体披露,矗立在陕西镇坪县街头的巨幅广告牌:“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已经被悄然撤换。

5月8日,美国著名华人刑侦专家李昌钰博士在福建一场专题演讲中,否认了“华南虎”照片的真实性,并说:“照片后期处理得相当好,我只能说咱们中国农民很不错,PS的水平太高了。”

5月12日,学者郝劲松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国家林业局递交申请,要求公开“虎照”信息。

5月26日,媒体披露,针对浙江义乌市威斯特彩印包装有限公司诉周正龙与陕西省林业厅宣传中心主任关克名誉权纠纷案件,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终审裁定周正龙提出的级别管辖异议不能成立,驳回上诉。此前,关克的上诉已被金华市中院驳回。义乌市法院将启动华南虎照案件庭审。

6月17日,国家林业局针对郝劲松要求公开关于华南虎照片信息的申请进行了答复,称“陕西镇坪华南虎照片等原始材料委托国家专业机构进行鉴定”,但对于二次鉴定何时结束并未答复。

6月23日,郝劲松到西安市莲湖区法院起诉陕西林业厅,要求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开相关信息。

6月24日,陕西省林业厅一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周正龙已于两周前因“私藏违禁物品”被陕西警方带走。知情人声称,周已经向警方坦白了作假的过程,该虎照的原型确实只是一张老虎图片。

6月26日,被视为“挺虎派”重要人士的北京师范大学刘里远教授向媒体称,周正龙于2008年4月拍到了华南虎的清晰脚印。

6月29日,陕西省政府新闻发言人、省政府办公厅、省公安厅、省监察厅的负责人出席新闻发布会,向公众通报“华南虎照片事件”调查处理情况。

事件结果  

11月17日,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旬阳县法院大审判庭对“华南虎照”造假者周正龙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经过长达12个多小时的庭审,安康市中院二审判决被告人周正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2000元;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总和刑期三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宣告缓刑,缓刑考验期三年,并处罚金2000元。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周正龙的“正龙拍虎”案件告终了,可是我们也要想:为什么周正龙这张那么简单可以认出是一张假的照片的华南虎照,却蒙骗过了陕西多个部门负责人呢?事件的责任人难道就只有周正龙吗?这也是我们要深思的地方。

华南虎事件结束后,因其影响巨大,现代新语汇衍生了一个新成语叫“正龙拍虎”,现代新词汇往往出自被社会广泛认可和关注并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公共事件或外来新语,“正龙拍虎”正是具备了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公共事件这一条件,同时也充分体现了语言出自生活这一最基本的语言形成规律。关于正龙拍虎的词条如下:

正龙拍虎 zhèng lóng pāi hǔ

释义:

① 某人或某集团为利益所驱动而做假,被揭穿后还抵死不认;

② 社会公信力缺失

“华南虎”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昭示了中国科学精神的极大弘扬:在科学和事实面前,造假者的“外衣”被一层层剥下,露出了其虚伪的“躯体”。经过近似白热化的较量,科学胜利了。

然而,这个胜利来之不易。我甚至认为,在科学昌明的今天,这个胜利多少有点“悲凉”味道,我们欢呼鼓舞不起来。周正龙拍摄时距“虎”最近距离3.9米,最远距离10.5米,其拍摄野生华南虎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这也正是傅教授质疑老虎头顶上的那片叶子有问题的最初原因。但是,即使在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面前,要给世人一个明白的说法却如此之难。在那艰难的8个月里,科学家担保了“脑袋”;美国《科学》两次刊登具有讽刺意味的消息使“家丑外扬”到全球;国家和地方政府召开了多次基本没有结果的新闻发布会;方方面面专家寻找证据;年画风波再掀高潮;法律的介入;网民的高调参与,等等。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傅教授是植物分类专家,打的却是动物方面的造假。一些动物方面的知识他显然缺乏,需要得到来自动物研究同行的声援。遗憾的是,这样的声音很少,反而招惹了许多人对其人身攻击,甚至一些著名的科学“打假斗士”也将矛头对准了说真话的傅德志。“华南虎照“事件充分暴露了我国科研工作者一个非常普遍的心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年鲁迅先生惊诧中国人的麻木,而今这个麻木心理正在腐蚀中国科学家的正义心灵。如果傅教授被众人的口水“淹死”了,他不再继续坚持的话,那么,镇坪县的华南虎可能早就活灵活现地出现了。有关方面执迷地野外寻虎、搞监控录像,其目的不言自明。

据陕西省方面的最终结论,镇坪县失去了对虎照最早、最有利的识破机会;本应勘验核实拍虎现场的镇坪县动管站干部李骞根本没有到现场;镇坪县动管站站长李评10月12日之前对虎照质疑,不仅没有引起重视,反而受到压制。陕西省林业厅对虎照鉴定“形式大于内容”:所请专家中有研究啮齿动物的、有研究金丝猴的、有研究鱼的,偏偏没有研究华南虎的。我们的疑问是,要是没有傅德志那样科学家的强烈质疑,上述鉴定结果不就成了既定事实?

在长达8个月的科学与愚昧的博弈之中,“挺虎派“一方也动足了各种资源:金钱、权利、网络、良心与诚信,甚至还有科学家。至今北京师范大学的一名副教授还信誓旦旦地咬定“老虎”就是真的,因为它的“眼睛”还会动;周正龙承认造假是媒体逼迫的结果。一只原本不存在的老虎,引得无数人粉墨登场,戏乎?信乎?悲乎?

参与造假的周正龙已被司法机关拘捕,所诈骗的两万也将追回,这到应了“玩火者自焚“的那句老话。为严肃行政纪律,规范行政行为,陕西省及安康市监察机关根据有关规定,对镇坪县相关责任人员做出了严肃处理;对林业厅8名相关责任人也做了处分。这是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付出的代价,是他们视公众宽容为儿戏所付出的代价。

其实,中国的华南虎事件暴露仅是一个小的事件,在此之前发生的南非驯化华南虎野被傅德志教授揭露为欺诈事件,南非驯虎是中国境内连续“发现”华南虎(照片、录像等)的前导信号。我们抛开这些戏剧性的细节,抛开那些为了巨额利益而不惜铤而走险的欺诈不谈,那么,中国境内还有野生华南虎吗?如果没有了,那么,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面临的形式是什么呢?

从1990年到2000年,中国组织了三次比较大规模的华南虎调查。在华南地区几个省分别发现有虎的脚印、挂爪 (华南虎在迁徙通道里一般会做的标记,有两种类型,一个是在地上挂爪;一个是在树上挂爪,通常在地面挂爪的是雄虎,在树上挂爪的大部分是母虎) 这些华南虎特有的信息,证明野外还有华南虎的分布。 通过调查,专家论证当时发布的信息我们野外有25到30头华南虎在野外活动 后期在韶关分别做了些野外调查的活动,专家论证这里有5~6头华南虎活动;在在始兴车八岭、仁化、乐昌发现有华南虎的挂爪和脚印。在广东、湖南、江西三省交界丛林茂盛的地方是老虎容易出没的地方,部分地段已列为保护区范围。也就是说,中国境内即使有野生华南虎分布,其数量也少得可怜,在野外遇到的概率是很小的,且几十头的野外种群,难以支撑华南虎继续存活所需要的繁殖数量,“近亲结婚”,或者在野外相遇概率的减少,造成该物种在野外生存的能力逐年下降,华南虎保护的压力还是异常大的。

老虎,本是兽中之王,如今却在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中变得踪影难寻:华南虎几近灭绝、东北虎勉强生存、印支虎要靠微稀的脚印证明自己的存在。在福建梅花山华南虎保护区,近25年来无人能找到野生华南虎的踪迹。野生华南虎作为自然界生物链最上层的生物,需要70平方公里的森林才能生存,森林里还必须生存有200只梅花鹿、300只羚羊和150只野猪。

食量大、要求高、威武有余难以接近是华南虎保护的难点。目前全球共剩92只拥有谱系编号的华南虎,分布于全国16家单位和南非野化训练基地。华南虎几乎在野外灭绝,仅在各地动物园、繁殖基地里人工饲养着不到100只华南虎。然而,这些老虎已经成了人类的宠物,再也不具备当年的虎威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学网无关。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学网:http://www.haodaxue.net

TAG: 华南虎 生物多样性
顶:50 踩:56
【已经有243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46票
感动
27票
酱油
33票
高兴
28票
难过
28票
搞笑
27票
愤怒
24票
无聊
3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精华推荐

点击排行

回复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