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阳光心态 正道直行 >> 文章正文

什么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基础——听金一南将军讲《苦难辉煌》

来源: 大学网    作者:金一南   时间:2012年5月13日      点击:6896 讨论:12

(根据金一南将军2012年4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讲座整理,小标题为编者添加)

精彩内容导读

1:徐海东与毛泽东一面都没有见过;而陈赓与蒋介石原本有那么深的关系,却坚决不听老蒋指挥。这不就是中国共产党力量的来源吗?近代以来哪一个团体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拥有如此众多的为了胸中的主义和心中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的奋斗者?他们不为官,不为钱,不怕苦,不怕死,只为主义,只为信仰!

2:中国的社会主义,是一块土地、一块土地打下来的,甚至是一寸土地、一寸土地打下来的,浸透了鲜血!而且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锻炼了一批真正的党人!什么叫“真正的党人”?与当今不同,当年入党有什么好处?那就只有提着脑袋干革命!把一腔鲜血和整个生命托付给党!这就是我们党力量的来源!

3:苏共两万布尔什维克夺取全国政权,两百万布尔什维克获得卫国战争的胜利,两千万布尔什维克解体了!可见党的力量和党的人数没有任何关系!党的力量和党的信仰是正比的关系。一个党相信什么?为了什么?如果党人就为了自己首先富起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林彪、陈毅、陈赓、徐海东,会做出当年那样的选择吗?那还搞这个党干什么?

4:中国政权的合法性不正是那个时候的中国人用自己的“脚杆子”做出的选择吗?用“脚杆子”站到共产党一边!我们为什么能够胜利?仅仅是因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它里面的正义性才是我们力量的来源呵!那就是代表人民群众利益,与人民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

5:20世纪中华民族波澜壮阔的救国史,就是因为有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赓、徐海东这样的一批人,这是他们的心声,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声音。他们的心声不是根据别人的理论所获得的力量,而是发自自己内心的,是来自自己内心的良知!如今时代不一样了,我们还需要这样的心声吗?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样的心声,这样的时代又会属于谁?发展就是目的吗?那发展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一、“意外”的写作与“意外”的出版辉煌

据说《苦难辉煌》影响不小。但是我首先要讲两点:

第一点,我不是研究党史和军史的专家,我是研究国家安全战略的。当然研究战略必须得研究历史,所以我们研究历史是从这个角度开始的。后来中央党史研究室欧阳松主任就跟我讲:你获得了一个非常好的角度,就是用战略的观点来审视党史军史。这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学科最容易从边缘突破,多个学科的结合部可能是个突破点”。而这本书其实就是从战略学和历史、党史、军史的多学科结合所获得的一种突破。

第二点,苦难辉煌并不是一个最初就被看好的著作。对我个人来说,它不是一个计划中的作品,即不是那种“长期谋划、精心实施,最后达成一个轰动效应”的作品。相反,对于我个人而言,它就是一个“意外”,最初就是因为出版社的约稿,他们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影响。他们最初想得很简单,就是要写一组系列的东西,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越自卫还击、中印自卫还击等等,而我所写的只不过是这个系列当中的“之一”而已。出版社规定写15万字,最多不要超过20万字,当初就是临时领受了这么一个任务。我说“行,那就随便写一写吧。”可是这一写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出版社要求写15万字,而且要写的是长征;可是我写了10万字,红军却还没有开步走。按照上学时的话来讲就是“写偏了,跑题了。”于是,我赶紧跟出版社联系,跟他们说“糟了,长征这个题材,你们找别人写吧,我这儿写偏了。”人家就问“怎么写偏了?”我说“你们要求写15万字,我这儿字数快写完了,可是红军还没出发呢。”他们说“你先把稿子拿过来看一下。”结果看完之后,他们就说“稿子实在是太好了,就按照你的思路写下去,红军长征的事情我们找别人写吧,因为你的这个思路实在是太好了!”我就是顺着这样的思路一直写下去的。所以,我讲它不是个“计划中之作”,它是个“计划外”的连自己都始料未及的作品。

而且书写出来之后,审查很艰难,经过了两年多的审查,终于获得了出版。出版了之后,为了保险起见,出版社又请了北京出版界的一些“大佬”,就是出版过白岩松、倪萍、王朔作品的那些人,基本上是出一本火一本,非常有“经验”,就让他们来评价这本书怎么样。他们看完之后就说“这本书顶多七千册,卖不出去!”出版社一听“七千册?那也就是打了一个平手,但是却费了那么大的劲。那就完全不值得了。”

那些“行家”讲这本书有几个缺点:

第一,52万字,书本太厚,字数太小。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谁有功夫捧着52万字的书,还是那么小的字。大家都忙得很,根本没有时间看。况且又涉及到党史、军史,没有多少人会有兴趣。

第二,里面连一张插图都没有。现在是一个连环画的时代,成人也在看连环画,可是这本书连一张插图都没有,谁看呵!

第三,开本太厚。现在都是小薄册子,口袋里一装就带走了,这大厚本,放都找不到地方放。

所以,他们判断“这书顶多7000册!”可是后来这本书的发行量,最近已经达到130万册了。这是出版社包括那些“大佬”们完全没有想到的。当然好几个出版界的重要人士(也是当初判断这本书“不行的”那些人),现在又来找我说“你这书写得太好了,你再帮我们写呵!”我说:第一,我就写了这么一本,就只有这一本,而且还是花了十好几年的功夫。第二,你让我再往下出,可能也很难,因为我需要大块的时间来写这个东西。当初我写这本书的时候还是一个团职干部,而且还是刚刚提成团职干部;可是等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我已经是个军职干部了!

所以,这本书真的不是一个计划之作,不是事先规划好的,也不是被别人看好的。但是它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影响,我觉得原因就在于他们(包括那些出版界的“大佬”)其实是低估了今天读者的需求!他们以为大家今天都是快餐文化,就是肯德基、麦当劳,吃完就甩掉。但是就像这本书的前言中所讲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觉得今天在温饱问题解决以后,仍然有很多人在思索这样的问题;我甚至觉得在温饱问题解决以后,就更加要思索这个问题!所以这本书才能获得这么大的销量,才会有这么多的人在关注它。我觉得它的基础来源就是这样的。

……

二、“那个时侯的人,那个时侯的党”

张国焘自绝于党,从历史上看其实是非常可惜的。我们今天党史对于当年一、四方面军的分裂的一般写法就是“张国焘南下走向失败、走向黑暗,毛泽东北上走向胜利、走向光明”。这样的写法其实都是我们今天的专家坐在空调屋子里喝着茶水写的。你要体会当年的那种艰难呵!张国焘率领83000红军南下,毛泽东率领7000红军北上。你说毛泽东“走向胜利,走向光明”;可是毛泽东把那一刻称为“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比大革命失败还要惨。那种分裂,只剩下7000人;7000人能搞多大局面?搞不了多大局面!7000人北上之后召开了俄界会议,讨论到哪里去。最后决定到与苏联接近的地方,就是为了生存!毛泽东甚至准备好了7000人被打散,重新做地下白区工作,完全从零开始。这是最坏的打算。

俄界会议开过后,到了甘肃省哈达铺,缴获了当地的邮局,通过邮局报纸上面阎锡山的一段讲话才发现陕北有块根据地。到陕北去!这是最绝境当中的柳暗花明呵!不是说中央红军从陕北出发,就认定要到陕北建立根据地的。中央红军一路磕得头破血流,摔得鼻青脸肿,最后在夹缝中发现了一线生机,那就是陕北根据地。我们说到陕北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是到达了陕北之后就发现又变成“山重水复疑无路了”,因为陕北根据地已经被红25军全部控制,而红25军是张国焘四方面军鄂豫皖苏区的一个重要的分支。也就是说陕北根据地不在中央红军控制之中,而是被四方面军控制。当时陕北红军的领导人高岗、刘志丹、习仲勋因为肃反扩大化都被抓起来做审查呢。此时张国焘在南方成立了伪中央,毛泽东带领的中共中央;也就是说中央已经分裂了,有两个中央。

当毛泽东带领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时,陕北红25军的军长徐海东与毛泽东一面都没有见过,如果他听张国焘的,那中央红军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于是毛泽东给徐海东写了封信,提出“借两千大洋,度过中央红军的难关。”借钱是一方面,试探是更重要的。徐海东接到信以后,把军供给部长找来问还有多少钱;军供给部长告诉徐海东,还有六千多块大洋。徐海东大笔一挥,不是借,而是“给”中央红军五千大洋!同时附了一封信:“红25军完全服从中央红军指挥!”毛泽东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后来反复讲“徐海东是于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在党和军队分裂的关键时刻,徐海东服从中共中央的领导,保证了党最后的弥合。所以毛泽东才说他“是有大功的人。”徐海东一生征战,九次负伤,其中六次重伤,因为伤势过重,整个解放战争没有参加,在养伤。1955年授军衔,徐海东讲“我没有参加解放战争,不授衔也可以。”毛泽东则坚持“徐海东于中国革命有大功,授衔大将!”大将排序,粟裕第一,因为战功卓著;徐海东第二,因为于中国革命有大功!

所以,我经常讲,中国革命的胜利,不仅是因为领袖集团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的胜利,还因为有一批如此忠勇的将领和共产党人!就像徐海东,与毛泽东一面都没有见过,却坚决服从中央领导;反观陈赓,与蒋介石有那么深的关系,却坚决不听老蒋指挥。你可以想象中国共产党中聚集的是一批怎样不寻常的人呵!

陈赓,黄埔一期毕业,而蒋介石最欣赏的就是黄埔一期生。黄埔一期生组织东征军,蒋自任东征军总司令,陈赓是东征军的连长,战功卓著。蒋介石又把陈赓这个连调为总司令部警卫连,因此陈赓就相当于蒋介石的卫队长。一次东征作战,黄埔军抵挡不及,全线溃退,老蒋当年四十出头,腿脚比较慢,来不及撤出重围,于是想掏枪自尽。陈赓冲上来背起蒋就跑,背着他跑了三里路,到了一条小河边,找了一条渡船,把他渡过去了,救了他一命。以陈赓与蒋介石的关系:从师生关系来看,蒋介石是校长,他是黄埔一期生;从上下级关系看,蒋是东征军总司令,他是总司令部警卫连连长;从个人关系看,他还曾经救过蒋的命。陈赓的这种经历就注定了他只要待在国民党阵营,那就是高官任做,骏马任骑,什么好事老蒋都忘不了他的。但是陈赓就不愿跟着老蒋干,因为他看不起老蒋。

陈赓去世比较早,所以我们一直解不开他为什么看不起蒋这个谜团。一直到前几年,一个台军的退役将领到大陆来访,他是蒋介石原来的贴身侍卫,是陈赓的老下级,称陈赓为“我的老班长”。他跟我们介绍了情况,才使得我们解开了陈赓当年为什么看不起蒋的谜团。他说当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因为一件事:陈赓就嫌蒋总司令不应该在指挥打仗之余,老是打开收音机收听上海的股市。陈赓就认为蒋不是真正的革命者。那时是革命、是战争、是造反、是救亡,而一个总司令一边指挥打仗,一边拧开收音机听上海股市赚了多少、赔了多少!因此,陈赓觉得老蒋不是真正的革命者,要革命不能跟着他干,于是就要走。可是怎么走?当时就想了一个最具中国人传统道德价值观念的借口:“老母病重速归”。陈赓后来跟别人说:“蒋那么聪明的脑瓜子,我哪里骗得了他呀。”蒋知道他要走,拉着个脸问“你真的要走?”陈赓说“我真的要走。”老蒋说“行,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

陈赓走后真是一去不回!先是到苏联去学习,学习回来之后就到了上海,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做地下工作。后来中央委派陈赓进入张国焘领导的鄂豫皖苏区,在那里出任红军师师长。在一次作战中身负重伤,苏区无法救治,就把陈赓秘密送到上海救治。但是当他到了上海之后,恰逢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把我们在上海的所有联络点全部供出,陈赓在病床上被捕。老蒋一听陈赓被捕,马上布置:立即转院,找一个更好的医生给陈赓治伤。而且跟身边人交代:“这个人不要搞反共启示,不要搞登报声明,治好伤立即任用。”并且派人去通知陈赓:委员长马上来看你。陈赓躺在病床上说“我不见他!”人家说“马上就进来了,都走到门口了。”陈赓说当时没有办法,急中生智,床边有一张报纸,于是抓起报纸就贴在脸上,假装看报纸。老蒋进门后以为陈赓真的在看报纸,就悄悄地往左侧移动,陈赓在报缝中早已看见,就把报纸慢慢往左面挡;老蒋慢慢往右边移动,陈赓又把报纸挡在右边。就这么挡了一个来回,老蒋明白了。他也是聪明人:明白陈赓不见自己。于是苦笑一声,摔门离去。同时跟人交代了一句话:给他治好伤。老蒋一生杀共产党人无数,唯独放了陈赓一马。这是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一条基线,在这条基线面前,极富历史观的蒋介石也不敢逾越,他知道如果逾越了这条基线将来在历史上不好交代。就是“你救我一命,我放你一马。”

我经常讲,徐海东与毛泽东一面都没有见过;而陈赓与蒋介石原本有那么深的关系,却坚决不听老蒋指挥。这不就是中国共产党力量的来源吗?近代以来哪一个团体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拥有如此众多的为了胸中的主义和心中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的奋斗者?他们不为官,不为钱,不怕苦,不怕死,只为主义,只为信仰!还有一位大将王树声,也是这样的人。1927年-1928年他担任家乡农民自卫队的队长,一天晚上农会开会商量打土豪,就说“今天晚上打谁呢?”附近土豪都打光了,大家都沉默不知道打谁。于是,王树声沉默了半天说“打我姨夫吧,就我姨夫有钱,不打他打谁呀。”农会一听,“好,打你姨夫。谁去打?你去!因为你是农民自卫队队长,所以就得你去打。”于是,王树声带头翻墙进去,把门打开,还生怕姨妈认出来,弄了条毛巾把脸蒙上了。结果刚一进去,他姨妈就认出来了,说“三伢子,你干伤天害理的事!”

对于我们这些共产党人,你可以说他不和谐,不圆满,不包容,不开明;可是一批人就为了心中的那个梦,谁都不认,“六亲不认”,这不就是一个党最终的力量吗?这个党为什么能够从1921年建党,1949年就夺取全国政权?为什么1927年建军,22年后就是当初的那八百人却能够“横扫千军如卷席”?她的力量的来源在哪里?中国青年报曾经约我写一篇东西,就是让我谈一谈为什么写苦难辉煌。当时就写了一篇文章。后来中青报的编辑部主任就跟我讲“你写得非常好,但是其中有一句话必须得改,这句话不改可不行。”哪句话呢?就是“那个时侯的人,那个时候的党,真是一只咄咄逼人的真老虎!”我不解为什么这句话必须得改。他说“你如果不改的话,是不是会让人觉得我们现在是‘纸老虎’呢?”我说“我没有这样说呵!”他说“不能让别人看出这样的意思,所以必须得改,不改不行!”后来只好改了,改成“那个时候的人,那个时候的党,如此虎虎有生机。”

我经常讲,我们这个党,我们这个团体,我们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什么都比别人差,什么资源都没有,但是最后还能翻盘,就是因为有一批人——从领袖到战士,到各级指挥员,他们的那种英勇无畏的献身精神。这才是中国共产党最大的力量来源!我们从历史上看,历史给这个党的磨难,超过给所有的其它政治团体和党派。我们为新中国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新中国成立时党员人数400万,可是党员烈士就有370万!这是新中国重大的代价呵!这也就是当苏联东欧社会主义纷纷垮台,中国社会主义却岿然不动的基础!苏联十月革命是怎么搞成的?两万布尔什维克一夜武装暴动夺取圣彼得堡,占领圣彼得堡之后再把政权向别的地方蔓延。东欧的社会主义都是在苏联的坦克军帮助之下建立的,所以坦克一撤,社会主义也就垮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却是一块一块土地打下来的,甚至是一寸土地、一寸土地打下来的,浸透了鲜血!而且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锻炼了一批真正的党人!什么叫真正的党人?我在书中就引用了国防大学副教育长谭恩晋的一段回忆,他说1947年我在北平入党,就是一个晚上被叫到城墙根底下,负责同志只问了我一句话“怕不怕死?”我的回答就俩字“不怕!”然后他就说“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后来我跟谭副教育长讲:“你这就叫做‘一句顶一万句’。”我们今天入党,个人申请、上级审核、支部考察、大会通过,忙活了半天也不能搞清楚他为什么入党,因为今天入党好处多,可能提拔得快一些,掌握资源多一些。但是在当年入党有什么好处?那就只有提着脑袋干革命!把鲜血和生命托付给党。这就是我们党力量的来源!

三、“如果党人就是为了自己先富起来,那还搞这个党干什么”

但是今天我们看到,当年的那批党人纷纷退出历史舞台了,几乎没有了。我们今天已经完成这种转化,叫“文化大革命以后入党,三中全会以后入党,六四以后入党,新世纪入党。”我们今天的党员人数八千万。我们讲“党的力量和党的人数成正比”,可事实又是怎样的?苏共两万布尔什维克夺取全国政权,两百万布尔什维克获得卫国战争的胜利,两千万布尔什维克解体了!党的力量和党的人数没有任何关系!党的力量和党的信仰是正比的关系。一个党信什么?为了什么?如果党人就为了自己首先富起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林彪、陈毅、陈赓、徐海东,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吗?那还搞这个党干什么?我们党从今天来看,一方面经济建设取得了极大的成就,另一方面我们面临众多的问题: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腐败问题,多种问题交织在一起,影响着我们今天这个执政党。同时就党内来看,新兴党员对党的认识也是今天非常大的问题。被列为2009年最牛的网络语言郑州规划局的副局长陆军的一句话“你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你看这些新一代的党员,三十多岁,硕士学历,完全符合我们组织部门今天对中青年干部考核的年龄、学历的要求。但是他对党的认识是什么呢?他认为“党就是执政党,就是统治者,你们就是被统治者,你们要弄清楚是站在统治者一边还是站在被统治者一边。”如果我们这样去认识党,那就是忘掉了我们党过去的力量从哪里来!也忘掉了我们究竟靠着什么才走到今天!

2001-2002年在美国讲学的时候,美国航天司令部的一个上校提了一个问题:任何政权都是选票选出来的,而你们叫“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政权是枪杆子打出来的,没有经过民主选举的程序,你们政权的合理性在哪里?我从两个方面去回答了他。第一个方面,用了西方的方式回答,就是不要辩解,不要解释,那是无力的,攻击是最好的防御。因此我就说:“据我了解美国的历史,你们建国的时候不就是东部十三个州吗?你们最初的国旗是十三颗星,可是今天你们的国旗是五十颗星呵!你告诉我,你们的哪一颗星是通过民主选举选出来的?”全场的美国军官自己就笑起来了。“你们美国一颗星、一颗星地增加:先打印第安人,再打墨西哥人,再打西班牙人,一个一个地扫除。一千多万的印第安人,今天还剩下多少?就是这些幸存者,土地也都是在美国人手里呵!你们能说自己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

而且如果说我们中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那蒋介石的枪杆子可比我们多得多呵!蒋介石手下的将领杜聿明曾经回忆当年的淮海战役,他说“我这儿哪里是与共产党军队作战呀,对面的粟裕部队就是十万人,可是后面跟的民工就有四五十万,老百姓推小车,推粮食,推弹药,推伤员。我三十万大军从徐州出来,沿途村庄老百姓全部跑光,粮食全部掩埋,水井用乱石头填了。我这是在与军队作战吗?”由此可见,中国政权的合法性不正是那个时候的中国人用自己的“脚杆子”做出的选择吗?用“脚杆子”站到共产党一边。我们为什么能够胜利?仅仅是因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它里面的正义性才是我们力量的来源呵!代表人民群众利益,与人民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

所以少奇同志讲“我们不怕美帝国主义,不怕蒋介石,但是只怕一件事,就是怕脱离群众。脱离群众就会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一样,在半空中被敌人勒死。”希腊神话中的安泰,被敌人砍掉了胳膊还会重新长出来,砍掉了腿还会重新长出来,谁拿他都没有办法。后来他们发现原来安泰的全部秘密就在于大地是他的母亲,他只要牢牢地往大地上一站,不管是跟谁作战,他的母亲大地都会通过他的双脚跟向他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这个秘密被发现之后,下一次交战时对手就花言巧语地向他接近,接近之后冷不防一下子把他抱起来,让他脱离了与大地母亲的联系,在空中把他勒死。所以我就经常讲:我们中国共产党一定不要被别人抱起来!我们也一定不要自己把自己抱起来!我们不能脱离了与大地的联系,不能脱离了与力量源泉的联系!

当然今天我们也能看到,由于发展的不平衡,众多的社会问题和党内一些腐败的现象,当然还包括所谓的“价值多元化”,致使社会上出现了一种颠覆自己历史的倾向,这就叫解构历史、解构英雄。有人讲中国应该“告别革命”,辛亥革命就不应该搞,更别说毛泽东所领导的革命了。还有人说“中国共产党没有登记注册,不符合宪法要求,不是合法政府。”团中央书记陆昊说:“我们今天有些学者,把形式逻辑玩弄到极致,弃历史逻辑而不顾。历史逻辑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还有人讲“香港一百年殖民地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中国那么大,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能变成今天的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还有人讲“辛丑条约是西方对华的合理条约,‘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是正确做法。”美国拿到庚子赔款都觉得不过意,觉得于美国在中国争取人心不利,于是拿出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办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大学;办协和医院,搞医疗教育。美国人都觉得那赔款拿的心虚,可是中国的一些学者却出来说“你拿得对,应该拿!”今天还有人讲“鸦片战争是因为林则徐违反自由贸易准则,怎么把人家的鸦片给烧了?这就是违反自由贸易准则呀。”听一听这些言论和思想倾向,我们今天已经走得多远了呵!连英国人今天都不提鸦片战争,以毒品名义发动战争,太丢人了!今天全世界禁毒,不管是走到哪里,只要是因为贩毒被抓了,什么冰毒、海洛因、大麻,哪怕只是几克,那就是要判处极刑。可是英国以鸦片名义发动战争,他们自己都觉得丢脸,都不讲。可是我们的学者竟然站出来讲“没关系,是我们的人违反了自由贸易准则。”包括还有人讲“长征是败走逃亡,哪里是什么‘革命理想高于天’,不过是残酷的‘适者生存’而已。”

讲“告别革命”的是我们著名的理论家;讲“中共没有登记注册”的是著名大学的法学教授;讲“三百年殖民地”的已经被西方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讲“辛丑条约是西方对华合理条约”的是著名大学的著名历史教授;讲“长征是败走逃亡”的则是我们著名的报人,其父亲还是老红军。我们现在出现的这种现象叫“嬗变”,就是一批人在那里解构自己的历史,解构自己的英雄。“我们哪里有历史呵?哪里有英雄呵?没有!董存瑞就是被河南老乡给骗的。”我们看完这样的短信会一笑,可是那是在解构什么呢?是在解构我们的英雄。所谓“雷锋还带英格表,还穿皮夹克,不是什么艰苦朴素的人。”雷锋也就这样被解构了。我们就是在自己解构自己。过去讲“欲亡其国,先亡其史”,从“现在”开始不行,得先从“历史”掘起。我觉得如果从宗教来说,耶稣也是一个充满缺点的人,但是他一旦成为偶像,他就是任何人不能质疑的偶像。雷锋穿皮夹克怎么了?带英格表又怎么了?并不影响他做了大量的好事。我们通过这一点来否定他能说得通吗?我经常会讲“谁在演变我们?我们自己在结构自己呵!”

一位美国留学生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件事情,他说发现身边的中国同学都在骂自己的先人,似乎先人就没有好的,都有问题。岳飞?“岳飞是个大傻帽。你干政了,军人是不能干政的,你怎么参与政治了?因为岳飞干政,所以赵构处理岳飞就是应该的。”这位学者当然在网络上受到了猛烈的攻击,去年七八月份带着很多人到杭州岳王庙,给岳飞上香,跪拜。我就说他“何必要走到这一步呢?你当初是怎么认识你的历史的?是怎么自我诋毁的?是怎么自我解构的?就跟伐木头的一样,照着自己的脚跟砍,然后就跟着树枝一起落下来了。”

四、“没有了当年党人的那种心声,这个时代会属于谁”

20世纪中华民族波澜壮阔的救国史,就是因为有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赓、徐海东这样的一批人,这是他们的心声,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声音。他们的心声不是根据别人的理论所获得的力量,而是发自自己内心的,是来自自己内心的良知!如今时代不一样了,我们还需要这样的心声吗?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样的心声,这样的时代又会属于谁?发展就是目的吗?那发展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些思考是我在写苦难辉煌时一个基本的考虑点,当然,这些思考基本上都灌入到书里面去了。

这本书最后的合成和定稿是在2006年首次参加中美联合军演期间,因为在北京实在是太忙了,开会、讲课、调研、学术研究报告,根本没有大块的时间。那时候《苦难辉煌》写得差不多了,需要的是各部件的组装、最后链接、最后统稿,可就是没有时间。2006年8月参加中美联合军演,在海上航行了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从青岛出发,横跨太平洋,到达夏威夷,用了18天时间。夏威夷中美联合军演第一阶段演习四天,演习完了再从夏威夷跨越另一半太平洋,用了16天,达到美国西海岸的圣地亚哥,共34天。我们当时有两条军舰,我是在881舰上,就是在这条军舰的副舰长室,我完成了了《苦难辉煌》最后的定稿。后来大家就说“我们当时就奇怪你当时怎么整天猫在屋子里面不出来,你在里面干什么呢?”当时我就是每天下午四点钟出来,跟大家在甲板上散散步,然后就是上午、下午、晚上,上午、下午、晚上……都在完成《苦难辉煌》的定稿。因为在北京就不可能获得这种整块的、一周一周连起来的时间,因此横跨太平洋的34天时间成为《苦难辉煌》定稿的关键性时段。

到达美国西海岸圣地亚哥,中美联合军演顺利结束,《苦难辉煌》定稿完成,当时内心那种高兴难以形容。但是没有想到舰队从圣地亚哥编队出发,向加拿大的维多利亚港前进时,碰见了我们军舰下水以来前所未有的风浪。我下面有一段小录像,给大家看一下。这一段录像就是从前舷窗拍摄的,而这个前舷窗的位置离海面高度15米-17米,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个高度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舷窗外的巨浪直接扑上来。当时巨浪打上来的浪花,飞溅到我前面的钢化玻璃上的那种爆裂声,就跟子弹打过来一样。当时前舱钢化玻璃已被打碎,拥进80吨海水无法救援,因为规定所有人不能上甲板,上了甲板被卷到海里去是无法救援的。我当时拍摄的时候,前机关炮已被风浪打坏,信号灯被连根拔起。每一次巨浪与军舰的撞击,军舰的龙骨都在嘎吱嘎吱响,军舰的钢板也在嘎吱嘎吱响。这个风浪整整持续了两天半,是我们881舰自1979年下水以来前所未有的风浪。整整三天炊事班无法做饭,矿泉水、干吃面、压缩饼干、罐头,因为任何油和水都会从锅里泼出来。说实话那个时侯谁还顾得上吃饭呵!

当时我就想:“这回算是糟了,回不去了!这本书白写了!如果能有直升机救援,把我的笔记本吊走就行,我走不走无所谓!”

其实这么大的风浪,直升机是无法救援的。我们军舰没有办法,只好选与风浪90度的角度直角前进,任何的偏斜军舰都有可能侧翻。其实原本2006年,881舰应该进厂大修的;但是因为胡主席2006年初访美,达成中美联合军演协议,一条本来应该进场大修的船临时调了出来参加军演,军演完后再大修,结果就碰上了下水以来前所未有的风浪,对我们国产的装备构成了严峻的考验。当然得说,我们的装备,我们的海军官兵,经受住了这样的考验。整整两天半的风浪,龙骨嘎吱嘎吱响了两天半,钢板嘎吱嘎吱响了两天半,第三天在加拿大的维多利亚港外面,风浪戏剧性地退得一点都没有了。前面113舰前进,我们后面881舰看它的导引都看得清清楚楚,风浪全都没有了。

那一刻我跟我们881舰的老舰长站在指挥台上,老舰长感慨万千地跟我说了一句话,这话我至今都记得,也经常跟别人讲。老舰长讲:“幸亏我舰是1979年下水的,都是上海老工人的焊缝,那时候没有工程的层层转包!”这是我们老舰长当时跟我讲的话。所以,我经常跟我们国防工业组织讲这句话:不要以为我们所有成就都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就只有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就,新中国六十年,我们取得了重大成就!我们自己不要割裂自己的历史!

当然,从这一点来看,这个风浪是我完全没有料到的,结果就经历了这么一场风浪。我觉得这种情形跟我们今天的国家是一样的。中国今天正在走入世界大国的序列,未来要经历的风浪,不管你能否想到,它都是无法避免的,甚至以后可能风会更高,浪会更急。我们全船的人能不能万众一心?如果当风浪来临的时候,我们船上的人想着:“他是白领,我是蓝领;他是领导者,我是被领导者;他平常拿的多,我平常拿得少。所以,让他去干吧,我就不干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倾覆是无疑的!当风浪真正来临的时候,我们这条大船能不能抗过风浪,能不能形成万众一心的凝聚点?

我们中华民族百年救亡、百年复兴!从1840年—1949年,整整一百年,所有先进的中国人,从林则徐,到洪秀全,到曾左李,到康梁,到孙中山,到毛泽东,就为了这三个字——救中国!挽救民族命运于危亡!我们历经艰险,1949年新中国成立,救亡的命题打了一结;从1949-2050,后一百年,发展中国,2050年完成伟大的民族复兴。前一百年我们历经坎坷,但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一直在坚守;后一百年我们也历经坎坷,也走过不少的弯路,也吃了不少的亏,但是我们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民族救亡和民族复兴,这是多少代中国人的梦想,也是我们的最根本的凝聚点!

最后我要讲,从1840-2050,中华民族的命运在这两百年内发生了或者将要发生何等重要的变化,而这一伟大变化,又是多少代人流血拼搏、牺牲奋斗的成果。真正认识这一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件,才能使我们真正地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避免幼稚、浮躁与浅薄,走向沉稳、厚重与成熟!而获得这样的基础,我们未来去完成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任何民族的复兴不仅是物质的,同时也是精神的。如果这个民族物质之轮很大,精神之轮很小,这个车轮就会原地打转;反之,也一样。只有精神和物质两个轮子匹配,这个车子才是有前进的方向可以选择的,是可以控制的。这是我们未来的根本性的追求,也是全体中国人的根本利益所在。

我今天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欢迎转载大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布尔什维克 蒋介石 中华民族

讨论交流

换一张
匿名网友 2012-08-09 23:44:37
写得让人拍案叫绝,发人深省
匿名网友 2012-07-24 15:10:02
我们热爱毛主席创立的中国共产党,我们热爱毛主席创立的新中国。这是所有有良心的中国人的心声!
匿名网友 2012-07-16 17:39:20
不要以为我们所有成就都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就只有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就,新中国六十年,我们取得了重大成就!我们自己不要割裂自己的历史!讲的多么衷恳呀,多么实事求是呀,这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匿名网友 2012-07-10 19:49:37
此文把毛泽东思想的背景.尤其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的灵魂.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府.军队的灵魂以充分论证展示.真是求是好文章.
匿名网友 2012-06-24 20:07:10
写得好,大赞!
匿名网友 2012-06-07 14:16:10
真话、实话、金话。今天的党真不是毛主席那时候的党。如果那时候搞民主投票选举,共产党和毛主席同样会胜选。
匿名网友 2012-06-06 21:32:18
我们热爱毛主席创立的中国共产党,我们热爱毛主席创立的新中国。怀念毛主席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匿名网友 2012-05-25 11:45:32
好书啊!醍醐灌顶!中国人现在需要如此旗帜鲜明、是非鲜明、客观公正的好书!
匿名网友 2012-05-21 11:19:40
难得一见的好书!难得一见的好文章!这才是真正的军人。
匿名网友 2012-05-18 21:41:48
好!!!!!!!!!!!!!!!!!!!!!!
匿名网友 2012-05-16 15:42:09
感谢金将军旗帜鲜明反对特别是
匿名网友 2012-05-14 19:53:49
好 写得好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今日头条

【视频】【中庸心解】思神十一

【思神十一】原文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